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诈术文化的起源和危害

已有 500 次阅读2/4/2018 00:45 |系统分类:时事

诈术文化的起源和危害
作者:关敏

提要:贪婪引起欺诈,欺诈导致专制,充满了巫术的儒家道家法家文化都以撒谎为基础,导致了国人思维方式的落后和道德底线的缺如。

一,国人造假的历史源远流长

2014年8月5日日本著名科学家笹井芳树(YoshikiSasai)因论文造假自杀,时年52岁。消息传到中国,引起许多人感慨:我国不仅学术造假多于日本,而且出了问题时,从个人到单位常常不仅不配合调查,而是相互包庇,逃避责任,甚至打压调查者……

对比这些故事,可以看出中国人比日本人狡猾。

事实上,国人造假的历史源远流长。据《新五代史.慕容彦超传》记载:大军阀慕容彦超就重用造假银子。宋末元初的周密在《癸辛杂识》记录,8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的汉人就已有了诸如“注水肉”之类的奸商技巧了;而且,酒、鸡、鹅、羊、鱼,甚至丝帛,各有各的造假作伪谋利之道。陋习由来已久矣。

中国人造假说谎,是文化惯性所致。孟子说过:为了“义”可以不必说出真话。“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翻译:大人说话不一定句句守信,做事不一定非有结果不可,只要合乎道义(忠君)就行。失去了“诚”与“信”,所谓的“义”等于今天的“为哥儿们两肋插刀”、“站稳了立场”、“姓D”……,是没有是非、正义的“哥儿们意气”。孔子在《论语·子路》曾指出:“言必行,行必果”的人是“小人”。 那么,儒者为什么“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呢?儒者从本质上说,他们只是一群动口不动手的“君子”,没有实际的行为能力,他们的“君子”之言,常常兑现不了。对于兑现不了的结果,聪明的儒者只要能给予一个合理性的解释就可以了。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人不讲诚信其实是与其主流文化有着密切关系的。

孔丘主张为了维护《礼乐》所规定的“亲、尊、长”的的权威,要求国人 “作伪证”,即他所谓的“子为父隐,臣为君隐”;要求人们造假即即“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避讳就是为别人隐瞒丑事,为别人说谎。避讳是为了维护尊长的权威。由于儒家倡导避讳,中国文化成了彻头彻尾的撒谎文化,且令国人神经兮兮,荒诞离奇。

“融四岁,能让梨”,“让”本来就是儒教所鼓吹的,最能体现其礼制精神的一个君子行为。但儒教的“让”不可能是“真让”,如果本性善良君子们处处真心实意地让人,就会处处让不知礼让的小人占尽便宜,最终会使小人骑在君子的头上,这岂不是乱了纲纪?为了维护乾坤纲纪,“让”只能是有分寸的,有技巧的“虚让”。“虚让”使得中国人具有了一种特有的虚伪、擅长“谦辞”、说假话的本领。但是,人的尊严是永远不会从谎言中产生的。从谎言中只能产生虚骄、浮浅、扭曲以及残暴等等人类最负面的罪行。我们的民族在弥天的谎言中浸淫的太过长久,以至于迷失在非人的荒原,自外于现代文明世界,在专制与偏执的泥淖里不能自拔,越陷越深。华人如果不彻底放弃狡猾的为人、狡猾的心态,树立诚实信用的原则,华族就难以入围世界优秀民族之林。

二,贪婪专制与巫术撒谎的孪生起源

人类进入部落联盟时期,开始出现剩余产品。而这时的联盟首领即酋长,在分配财物的时候,得了大头,萌发了贪欲。贪欲是个魔,越养越大,逐渐达到了膨胀的阶段。这时,酋长及其亲信开始为满足贪欲进行争斗。紧接着演变成为争夺酋长地位明里暗里的“耍手段”,甚至互相厮杀。

所谓的“禅让制”是个谎言,真正的过程是,舜通过阴谋诡计赶跑了尧,抢得了酋长职位;禹通过阴谋诡计赶跑了舜,抢得了酋长位子。禹这个人私心更大,更善于撒谎和欺骗,最终将酋长位置传给了他的儿子启,这便是“家天下”的专制制度诞生了。

专制与撒谎是对孪生兄弟。伍猫说,“民主是一批奸诈者整出来的好东西,专制是一群善良人拿出来的坏主义!”伍猫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众所周知,孔子说过上智下愚,其实是上诈下愚!也就是说,专制是诈骗愚民的制度!愚民当然是骗子眼中的善良人! 民主是理性的正义制度,唯有理性的希腊人创造了此制度!其他民族都是被“上诈”的愚昧民族。

“上诈下愚”是专制社会的总纲!东方社会尤其是中国,首先出现的有黄帝吃掉蚩尤肉酱的专制统治,接着产生为专制服务的天尊地卑的阴阳学说,随后产生了为专制的商王朝服务的甲骨文!因此汉字一开始就是服务专制的诈骗奴隶们血汗的文字!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所以,汉字文化就是一种诈骗文化,儒家、道家、法家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传统文化,都是为专制服务的诈骗愚民文化。易经、论语、中医、道德经,等等,都是在骗民,使民更愚。这就是老子主张废弃文字回到“结绳而治”的愚昧时代的原因。

远古时代的撒谎和欺骗,还停留在较低级阶段。那时,与酋长同样受尊重的人——巫师诞生了。巫师是由那些聪明的、想象力丰富的人充当,老实人干不了这个行当。因为巫师要编造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神话来忽悠大家,智商低了不行。巫师一般是酋长身边的近人、能人,或者由酋长自己身兼巫师。通过一些杜撰的神话故事来忽悠、欺骗他人,目的是帮助酋长们巩固地位,捞取更多好处。酋长们为了更多地占有财物,撒谎说:是神让我保管多余的财产,我是“替天行道”按照天意给大家分配物品的,我的权力是天赋予的。因为那时人类尚在蒙昧阶段,很多人根本就不会思考问题。酋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巫师说的总有道理。巫圣假借各种“神”的超能力来巩固自己地位,忽悠人们自觉拥护酋长的领导。权力就此诞生了。

神话、教义都是未实证的东西,是人类的假设和愿望的体现。里面沉淀着撒谎和欺骗的成分。譬如:宣扬为了某种好处,信众在当下必须捐献;捐献的财物都归了教主或领袖。许多原始信仰的真实作用是圈定人的思维范围,即是通过强力人物划个圈圈,你的思想就在这个圈圈里面活动,不能出这个圈圈。所以,各种信仰和巫术实际上是对人类思想的禁锢,是排斥思想自由的。

三,老子以诈对诈是错上加错

老子完全不信任人的语言。他说,“道可道,非常道”,只要你说出来,就不是“常道”。中国人的真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只有被压制的才不用语言表达,如偷情男女的暗送秋波)。这实质上是否定了一切,否定了上帝,否定了真理、真相、真实、真话,也就是说:人们说出来的话全是“假、大、空”,所谓“人心隔肚皮”,“逢人不可说真话”。为什么这样,因为我们处在老子断定的“智慧出,有大伪”的社会。

可是老子对付虚伪办法却是“大伪”。《老子·三十六章》说:“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也就是说,你要想让对方收敛,就先让他张扬;你要想让对方削弱,就先让他加强;你要想废除对方,就先让他兴起;你要想剥夺对方,就先暂且给予。总之,必须先让对方扩张(张之)、强势(强之)、兴起(兴之)、得到(与之),然后才能收敛、削弱、废除、夺取。这,难道不是“大伪”?

老子的传人韩非在《说难》中举例:郑武公想打胡国,就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胡君,以麻痹对方。郑武公问群臣,“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说:“胡可伐。”武公说:“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武公佯怒而杀关其思。胡君闻之,视郑为至亲,遂不防备郑国。此时,郑国突然袭胡,把胡灭亡了。 这就是老子“欲取先与”的思想,却是以牺牲、践踏个人生命权利为代价的。可以随意践踏他人生命的古代,必然谎言流行。

老子的阴柔之术,上行下效,祸延两千年而不绝。老子反道德的邪恶思想和说谎话耍阴谋的手法已经成了我们民族文化心理的恶习。

四,专制诈术导致思维方式原始落后

以撒谎维持专制的统治者,往往利用原始思维方式推行愚民政策。中国历代的专制者,为愚弄人民故意强化原始思维中最原始的诗性思维,致使国人的思维仍然处在“前逻辑思维”的巫术思维阶段。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一种原始的感性思维或形象思维,这种思维方式导源于汉字。汉字是象形文字,大都来自直观形象造字。每个文字本身都是独立的互不联系的个体,是一个个完整形象的产物,字与字之间没有逻辑联系,概念词汇是近代以从外面引进的。这说明我们这个民族离不开直观形象思维,是没有逻辑思维和创造性思维能力的种群。形象思维的特点是模糊性——概念模糊、判断含糊,对事物的认识必然混沌,很难清晰地认知世界。概念模糊为偷换概念、转移话题和诡辩术留下空隙,也不可能讨论清楚任何问题。轻视概念不可能对范畴产生兴趣,也不可能上升为抽象的逻辑思维。如同一位老巫师对三位考生的打卦问卜,却是一言不发地只伸出一根手指头以示天机,这“一根”手指的模糊概念含糊着所有判断:可判断为三人中只有“一人”考中或落榜,也可判断为三人“一同”考中或落榜。老巫师“设计”的模糊概念导至的含糊判断等于是“无”判断,可三位考生却被设计师愚弄得五体投地,没有一个不磕头烧钱称其老神仙。

《老子》一书并非逻辑思维的产物,而是初民们的巫术诗性思维的聚合物。诗性思维又称原始思维,意指人类儿童时期所具有的特殊思考方式。其特征为主客不分,运用想象力将主观情感跳跃到到客观事物上,使客观事物成为主观情感的载体,从而创造出一个心物融合的“天人合一”的主体境界。譬如:“天有十日,人有十等”;就是把毫不相干的事硬扯到一起。这种乱比思维起源于《周易》。《周易》是本算命书,算命的“比”没有任何原则约束,完全是天马行空,像说相声般的随意。当人类大脑被“算命的乱比思维”占领了后,人类唯一可靠的“形式逻辑思维”便无立足之地。这就是老子一书无逻辑的根源!道家惯用的“阴阳”概念违反了概念划分的逻辑规则,也违反了分解整体的规则,完全是巫术类比的异想天开。

巫术诗性思维使国人热爱老子的说教,《老子》使国人成了初婴。心理学家说: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年龄,没有超过1岁,还停留在口欲期;其最有力证据,就是中国的吃文化非常之发达(“为腹不为目”的老子指示)。武志红说;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年龄,没超过6个月。这些当代中国人还是比2千年前的老子高估了中国人。

老子说,中国人心理年龄应为0。《道德经》第55章说: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

翻译:道德涵养浑厚的人,就好比刚生的婴儿。毒虫不螫咬他,猛兽不伤害他,凶恶的鸟不搏击他。婴儿的筋骨柔弱,但拳头却握得很牢固。他虽然不知道男女的交合之事,但他的小生殖器却勃然举起,这是因为精气充沛的缘故。

老子的目的是要人们复归于初婴。“赤子”最早是老子所用的比喻。孔颖达疏:“子生赤色,故言赤子。”原来婴儿刚生下来的时候是赤色的,故称“赤子”。赤子之心形容人的心地善良、纯洁。老子的意思就是要我们像刚出生的初婴一样,不争斗、不夺权。

老子的这段话是诗经的改写版。《诗·大雅·生民》说:姜原用自己的脚踏进巨人的足迹里,就怀孕了。后来生下一个没爹的孩子,便将他丢在小巷里,牛羊乳他不死。将他丢在树木间,伐木工救了他。将他丢在寒冰里,鸟翼覆盖温暖他。水鸟飞开时,后稷哇哇哭。哭声长又大,人们终于觉察到,小男孩不是普通人,于是把他抱回来,他就是周人的酋长后稷。

由此可见,老子的赤子之心不仅有不争斗、不夺权的涵义,还有期盼大救星的涵义。

结束语:大救星就是圣人,是与愚民相对的。哪里有愚民,哪里就有圣人!哪里有愚昧,哪里就有专制!贪婪引起欺诈,愚昧的社会让欺诈成功从而导致了专制,充满了巫术的儒家道家法家文化都以撒谎为基础的,导致了国人思维方式的落后和道德底线的缺如,形成了恶性循环。因此,要消除专制,必须消除愚昧,学习逻辑,学习普世文明!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1/2018 09:54 , Processed in 0.05483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