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胡适不如徐志摩表明了中国文化的共产命

已有 1480 次阅读9/29/2017 01:25 |系统分类:文化

胡适不如徐志摩表明了中国文化的共产命

 

1920年,徐志摩宁可不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也要横渡大西洋,到英国跟罗素去念书。徐志摩把罗素比为20世纪的伏尔泰,可见其“高山景行,私所仰慕”。罗素在英国时是个基尔特(即行业协会)社会主义者,出于对苏俄价值观的认同,1920年他随同英国工党代表团去苏联考察。这一去不打紧,所谓乘兴去,失望回,不但没有接受其洗礼,反而把对苏俄的看法写成了批评性的《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徐志摩不但读过此书,同样,也为它写过评论。其中,罗素的看法在徐志摩笔下得到了呈现一是以布尔什维克的方法达到共主义,人类要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另一是即使付出如此代价,它所要达到的结果是否一蹴而就,也无法让人相信。

 

1920秋,徐志摩英国结识了英国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韦尔斯。1920年韦尔斯往苏俄游历十余天,并见到了列宁。归来他把他的见闻写成游记,刊登在伦敦的《星期日快报》上。徐志摩读后,特意写评论,发在国内的《改造》杂志上当韦尔斯去参观一所小学时,问学生平时学不学英文,学生一齐回答:学。又问,你们最喜欢的英国文学家是谁,大家一起回答:韦尔斯。进而问,你们喜欢他的什么书,于是学生立即背诵韦氏著作,达十多种。韦尔斯很不高兴,他相信这些学生是“受治”。后来,他特意不知会苏俄接待方,独自来到一所条件比前面更好的学校,又把那些问题一一提出,结果该校学生一概曰否。接着,韦尔斯又来到该校的藏书室,书架上没有一本自己的书。韦尔斯明白了,原来是戏弄。于是,徐志摩写道:“苏俄之招待外国名人,往往事前预备,暴长掩短,类如此也。”

 

19253月,28岁的徐志摩到欧洲旅游,过苏俄,在莫斯科停3天,当徐去参观裂宁遗体,一进门看到的是一具地球模型,徐惊悚:“从北极到南极,从东极到西极(姑且这么说),一体是血色,旁边一把血染的镰刀,一个血染的锤子。那样大胆的空前的预言,摩西见了都许会失色”。徐评论裂宁派:“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莫斯科?这里没有光荣的古迹,有的是血污的近迹;这里没有繁华的幻景,有的是斑驳的寺院;这里没有和暖的阳光,有的是泥泞的市街;这里没有人道的喜色,有的是伟大的恐怕、惨酷、虚无的暗示。”途经苏俄西伯利亚等地,发现“入境愈深,当地人民的苦况益发的明显”。“空前的预言”、“空前的社会制度”,为了空前,历史遍体血污。

 

徐志摩回国后,1925101日主持《晨报副刊》。1925106日,由刘勉己负责的《社会周刊》刊登了北大教授陈启修的文章《帝国主义有白色和赤色之别吗?》。陈认为:苏联尽管是赤,但不是帝国主义。苏俄为什么不是帝国主义,因为帝国主义的现代特征是拥有雄厚的财政资本。苏俄恰恰资本匮乏,因此,称它为帝国主义,“简直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了”。108日,副刊刊登了张奚若的《苏俄究竟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张奚若认为苏俄是我们的敌人。

 

1925年11月29日下午,首都学生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国民大会,其中的一支布裆队伍下午5时冲入晨报馆,将馆举火焚毁经历这一劫难之后,尽管徐志摩在《灾后小言》中曾经声明:“火烧得了木头盖的屋子,烧不了我心头无形的信仰”

 

1925年12月初,胡适、陈独秀在上海在亚东图书馆谈到烧北京《晨报》馆的事,争了起来。“仲甫,这次火烧《晨报》,也符合你的争自由主张吗?”胡适说。

 

“你以为《晨报》不该烧吗?”陈独秀反问他。

 

胡适震怒地说,“仲甫,以前你脑子里还有一点容忍异己的东西,这样下去,这个社会怕要变得更残忍更惨酷了。”

 

1926年7月,胡适游历苏俄后思想左转,开始公开宣传苏俄的成就。对此,徐志摩给胡适写信质疑胡适对苏俄的看法。作为自由主义者,对于独,两人都是深恶痛疾的,但胡适认为苏俄可以通过“狄克推多式”的新教育来造就一个民治政府,而徐志摩则不认同苏俄式的新教育可以造就一个民治政府。

吊诡的是,当徐志摩询问胡适看到了什么样子的苏俄式教育时,推崇苏俄新教育的胡适却没有看到新教育的内容,他所看到的是苏俄教育的统计。由此,徐志摩判定胡适被苏俄的假象蒙蔽了,而胡适之所以被蒙蔽,除了胡适呆的时间短(只三天)外,还有就是苏俄政府的刻意蒙蔽。徐志摩说:苏俄新教育化教育胡适在苏俄受了假象的迷惑,并没有看清苏俄教育的本质。

 

胡适、陈独秀直到1940年前后才认清苏联的本质。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了。德国人考茨基等人在裂宁刚开始掌握俄罗斯政权的前后就认清了他的本质并给予了批判。中国人却歌颂之,独秀从来没批评过裂宁。这是价值观差异导致的不同结果。中国一直无人权价值观,正因为中国文化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文化,才与裂宁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臭味相投。那些从俄罗斯回到中国的人士见过裂宁杀人无数他们是权力狂认为杀人是获得权力的途径所以大力提倡共主义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1/2018 12:16 , Processed in 0.06917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