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反对权是民主政治的根本

已有 614 次阅读8/14/2017 04:40 |系统分类:科教

关敏

没有政治上的相互反对,民主就难以自存。最早在政权机关建立起相互反对制度的是希腊人,古罗马人完善了它。古罗马元老院最初是反对机制的温和形式。罗马元老们都是有独立人格和财产的贵族,他们不依赖于国王。所以,当罗慕路斯晚年日益专制独裁,不听元老院的劝告时,元老们遂雇用杀手将其秘密刺死。公元前510年,罗马结束了“王政”,选举两个人担任最高行政长官,两个执政官相互制约,一人可以撤消另外一人的命令。这就是一种行政上的相互反对制度。公元前494年创立的保民官制度更是这样一种反对机制。为应付国家危机,古罗马实行了独裁官(dictator)制度,可以说是对“我反对”制度的限制。正是独裁官制度和常备军制度最后埋葬了罗马共和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的民主制度也是被总统的独裁权力埋葬的。可见,反对权是民主制度的命门。没有反对的合法化与自由化,就没有民主!

 

是否存在公开的反对党派是民主与专*制的分水岭。民主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有大量的反对的声音。持反对立场的人们联合起来集体行动,就构成了反对派。反对派往往是少数派,民主政治恰恰要求尊重与保护少数。所以,反对派是民主政治的必然产物。反对派承担着重要的社会功能,诸如:利益聚合,推动辩论竞选、督政问责、储备领袖、缓解冲突等。正是存在着反对的政见,公民才可以在不同的主张、不同的政策选项等之间作出抉择。没有反对党派的存在,就不可能有竞选。所以,必须确认:反对任何政党都无罪,这样,各个政党间公开竞选才有可能,民主政治才有可能!

 

一,反对是公民的天职

 

人民最大即人民主权原则的主要内容有:1.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享有国家的主权,人民通过其代表制定宪法和法律;2.人民是国家的主体,人民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人民高于政府,高于任何党派;政府和党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不是目的,更不是神,不可能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人民有反政府权和改换政府的权利,人民有反党的权利,人民有选择、抛弃执政党的权利。可见,自由地挑选政府制度及其领导人是公民的天赋人权。既然人民可以自由选择,就有权拥护、也有权反对,有权赞美、也有权批评

 

关心政治是人的天职,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标志。早在古希腊时代人们就视人为政治的动物。作为政治人,只有持续不断地警惕、质疑、批评、监督执政党,参与财政预算的审批与审查才能使我们免受政府和执政党的剥削和压迫。可见,批评政府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因为公民是国家的主人。政治人是不相信政府的,因此,反对党派是永存的。

 

反对现象源于人们之间在利益、观念、文化等方面的差异造成。有差异必然带来不同的意见,赞成与反对也由此产生。反对是民主社会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

 

人权理论承认个人的自由,个人自由蕴含了反对的权利。反对的权利主要来自言论自由与结社自由:如果公民只允许说赞同执政者的话,那不叫有言论自由。如果只是执政党有立党的权利,那不叫有结社自由。言论自由首先就是持有不同政见的自由,批评执政者的自由。有言论自由,必然有人持反对意见;有结社自由,必然有人组织反对党。没有政治反对的合法化与自由化,不认可、包容反对行为,就没有民主政治!由此可以说,承认公民的反对权是民主政治的根本!

 

允许反对意见就会出现反对派。反对如果只是一个人,只能称为反对者,一群人反对,就是反对派,反对派结成党就是反对党。言论自由—→反对自由—→反对党自由!此公式表明了言论自由发展必然结果。游行示威、结社、选举、罢免不过是言论自由的深化与法律程序化而已!

 

二,反对党是纠错报警器

 

按照专*制的说法:命令畅通,令行禁止,就能保证效率;但这只有在命令绝对正确的条件下才成立。绝对正确的命令几乎没有。有人说,如果反对派的主张是错的,那反对的声音和反对党派有存在的必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即便是反对派的主张是完全错误的,反对的声音和反对派也绝对应该存在。这是因为:坚持自己的主张是反对者的基本权利与自由。只要他们不主张或动用暴力来推翻民主政体,只要不采取暴力的或犯罪的形式来进行反对,他们都有权存在。况且,也不能要求,反对的声音总是正确的;更不能认为,不持正确的观点就不能提出反对的意见。如果只有正确异见才能提出来,那就没有反对了。正确与错误不能由权力大小来裁定,多数派不等于正确派。有些问题,甚至永远分不出对错。

 

即使政府说的做的都对,民间仍然有批评、反对的权利。即使是正确的命令,让它在执行前遇到一些阻力也是可取的。权力制衡体制中常常出现议而不决的僵局,但为了安全,在议案的通过时竖起一道或者更多的障碍是必要的,以便让当事人作进一步的思考,正如城市交通出于安全需要通过各种措施限制车速,而不是让汽车危险地加足马力飞速奔驰。一个社会是否文明,关键看它是否建立起政权机关的相互制约即反对的制度,从而给国家这部机器安装上安全阀或刹车装置,免得国家机器横冲直闯伤害无辜。

 

能否容纳反对派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关键。合法的反对活动使社会中源于利益分化的大规模冲突通过一定的政治程序条理化,使对立的各方都能拥有其政治代表,避免了歧见的累积,平衡了各方的利益。承认合法的内部反对派的组织比那些看上去统一的组织,拥有更多的来自其成员的忠诚。以工人斗争为例:工会不是革命力量的推动因素,而是资本主义的制度稳定器。在那些工人可以建立强大的工会、政治上可以发言的国家,各方利益都受到合理兼顾和尊重,瓦解性的政治分歧是最不可能出现的。可见:民主是释放、缓和、化解冲突的一种渐进性制度结构,反对行为在其合法的场合所造成的分歧有助于社会和组织的统一,有利于形成和谐的制度环境。反对派是大陆社会这个高压锅上的安全阀门!

 

合法反对是避免多数专*制的解毒机制,是民主政治的标志。民主社会在强调多数决定的同时,必须保护少数派的反对权利,使多数不至于陷于执迷和疯狂。

 

只有通过相互反对才能保证政治廉洁。任你怎样的党内民主、怎样的反腐倡廉机制系,都没有反对党来得干脆彻底。反对派遏制了执政党的腐败,是执政党的最好的苦口良药。

 

民主政治的一个巨大的优越性,就是它有纠错机制,它能在民主政治的框架内自我纠正错误。反对党是民主政的纠错装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报警器。

 

三,民主政治只有对手没有敌人

 

在民主政治下,政治领域中的各方,不论有多大的分歧,在激烈的赞成与反对背后,还要有一个根本的共识,即认同民主政治,忠诚于民主制度及其基本价值。这就是忠诚的反对,即在忠诚于民主的基础之上进行反对。在英国,反对党是英王陛下忠诚的反对党,是女王陛下可供选择的政府,它有一个影子内阁,即反对党按照内阁的模式建立一套工作班子,定期开会,研究、决定他们的政策和策略,随时准备承担政府的责任。英国下院的执政党坐在议长右侧,反对党坐在议长左侧,由议长维持秩序。一旦大选反对党获胜,双方就互换座位,有如足球下半场双方易半场再战,游戏规则井然有序。因此可以断言:政治就是竞赛,在赛场上是对手,在场下就是朋友。赞成与反对的各方,不必互相喜欢对方,但是要容忍对方,承认对方有参与政治的权利,要给对方相应的礼遇与尊重。只有对暴力革命者而言,“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才是首要的问题。

 

对民主人士而言,没有永恒的敌人,没有永恒的朋友。假如反对活动是普遍的,就很难形成稳定僵化的“多数”局面。面对不同的政策选择,“多数”作为一种临时性同盟随时变化,两个人在某个问题上意见一致,而在另外的问题上可能相互反对,只存在就某个问题而言的多数,而不可能有一个在社会中居于永恒优势的多数。这样,实际上人人都是多数派,又是少数派(即反对派)。所以,在民主政治的框架之内,没有敌人,只有对手。民主的选举不是生死存亡之战,而是在竞争为公众服务的机会。

 

总之,反对党派的存在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标志之一。反对是民主政治所必需,反对的声音和反对的党派是人类政治文明演进的动力。可以说,没有反对党派,就只有丛林独*裁!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4/2017 10:47 , Processed in 0.0213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