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裆领盗一切糊?民国只有“人民最大”

已有 1409 次阅读8/14/2017 04:34 |系统分类:争鸣

民国没有“党领导一切”只有人民最大

作者:关每文

宋楚瑜说,中华民国的理想就是天大地大,人民最大。大陆的歌唱到:唱只山歌给黨听,我把黨来比母亲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这显然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前者是蔚蓝色的文明价值观,后者是土黄色的丛林价值观。丛林价值观深藏在道家始祖老子的书中。郭店本《老子》和帛书《老子》都是是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国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前三大都是虚的,唯有王大是实实在在的,尊君昭然。难怪帝王喜欢老子。在老子那里,民是刍狗贱货,上不了正席,不可能有民大!当然,古儒就在摆脱原始的丛林价值观,提出了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大思想,只是这个民大没有具体的民主制方案,无法落实兑现。孟子就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如今中国大陆竟然变成了酋为贵、社稷次之、民为轻。即:最大,国家为轻,人民更轻;显然偏离了古儒路线,彻底回归了丛林价值观。茅于轼说:国家的利益要服从人民的利益,绝不许叫人民为空洞的国家利益去牺牲。人民最大,人民为重,国家为轻,政党更轻。假如连这最基本的顺序都弄颠倒了,还侈谈什么建设现代化!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民主必然代替专制,竞选必然代替指定,自由必然代替禁评,这是任何党酋都阻挡不了的!

一,中华民国的人民最大理念

民主的根本出发点是人人平等,因此,由人组成的各政党也是平等的。政党平等是法治的必然要求。政党是独立的社会团体法人,政党之间互不隶属,彼此平等,互不干涉内部事务。一个民主的政党,必然是一个接受公民选择与批判的政党,必然是一个平等对待其它政党而排除自己专政的政党。任何党派不得在宪法中规定本党对他党和对社会的领导权。

《中华民国宪法》是以人人平等的普世价值为基石的文明宪法。19461225日国民大会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规定: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中华民国人民,无分男女、宗教、种族、阶级、党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民国宪法没有规定谁是领导党。太棒了!也就是说:民国宪法弘扬的是主权在民的人民最大原则和人人平等、阶级平等、黨派平等的平等原则。政治权力产生于平等,只能以平等的原则平等地获得;暴力抢夺、霸占并以宪法的形式永久垄断权力则违背了平等的原则1949后的宪法鼓吹是阶级特权——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党派特权——CCP领导人民,从而否定了主权在民的人民最大原则,导致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的马屁泛滥。所以,国人有必要了解人民最大原则。

人民最大原则的内容有:1.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享有国家的主权,人民通过其代表制定宪法和法律。2.人民是国家的主体,人民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人民高于政府,高于任何派。政府和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手段,不是目的,更不是神,不可能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人民有反政府权和更换政府的权利,人民有反的权利,人民有选择、抛弃执政党的权利。

国民政要吴敦义说,我始终相信,人民最大2008322日国民主席吴伯雄说:没有一独大,只有人民最大!只有人民手上的选票最大!2008527日吴伯雄率领国民党访问团在南京中山陵举行了谒陵仪式,随后挥毫题词:天下为公,人民最大。孙中山生前多次题词天下为公。孙中山的天下为公与美国林肯总统演说中的“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相通。孙中山曾解释道:我们三民主义的意思,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可见,民主政治就是天下为公(即公平正义)、人民做主、人民优先的政治;就是让政治回归到最素朴的民主轨道——of people(权为民所有,人民主权),by people(权为民所授所免),for people(利为民所谋)。也就是说:中华民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中华民国政府的权力的行使要经过人民的同意,政府要为人民服务。

二,自夸的先进性就是流氓霸道性

普世价值只承认人人平等,共却将人类分裂为对立的等级制。共霸道地自封为人类最优秀的先锋队,甚至是大救星妈妈,始终以自己先进性幌子,凌驾于人民性上。共裆吹嘘的所谓先进性,就是人为的制造三六九等的等级制,是为一小撮所谓的具有先进性的党棍独霸政权找借口!先锋队理论实际上是一种等级制和反大众的理论——这种打着无产阶级旗号的专制理论,实际上自相矛盾,却成了魁实行残酷专政的理论基础。这种理论把人分为高低不同的等级,实际是古代上智下愚的升级版。他们常挂着民主招牌,实际上违背了民主的根本原则——人人平等。人人平等是人的本性平等,不得以智力或道德高低而区别对待。人的本性是天生独立、无差别的,从来就没有先进落后代表被代表等属性。凭什么,共就是先锋队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毫无道理!把自己吹成先进,违背了人类文化中的谦卑精神。

人民最大、人民高于,这是当今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胡绩伟说:人民是的母亲。人民是第一位的。人民在之上,是理所当然的;把凌驾于人民之上,是万万不能允许的。必须服从人民的领导(中国人民领导权的体现是国会即人大,因此,党必须服从人大的领导),而不是人民 人大服从黨的领导党领导一切不仅违反了宪法(现行宪法删除了党领导一切的荒谬观念),而且违反了人性违反了人权!

的先进性实质就是代表人民的广泛性及其对人权坚守性!性是否正确(坚守人权,是否代表人民,只能由人民来检验。只有获得了人民多数票的才能暂时称代表了人民;那些未获得多数票的不能自称代表了人民,否则就是强奸民意。可见,先进要由大众的票决承认。如果不由群众来决定,那就根本谈不上民主政治。民主制度的前提是:统治者的权力并非出自某些更高的、人民所不能企及的品质,而是仅仅出自被统治者的委托和信任。在民主制度下,没有任何派胆敢自封为先进领导。你是不是领导、能不能执政,只能由选票来决定。

任何派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人民的票决。通过台湾的选举,我们看到,人民用手中的选票把不中意的执政赶下台,也可将在野扶上位。蔡英文说,做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知道权力不是天赋,而是向人民借来的,如果做得不好,时间到的时候,人民就会把借给我的权力收回去。从相互竞争的不同政中,选择适合执政的政,是人民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任何派上台执政的领导权都必须经过人民票决授予,凡是未经人民票决程序的所谓的领导权都是非法的、缺德的。依靠机枪坦克上台的政黨都是反人类的流氓集团——1918年初列宁就用机枪扼杀了人民票决出的议会而开始了恐怖统治。蔡英文说:当一个组织不允许你选择和罢免时,它一定会把谎言说成真理。当一个组织不允许你监督和质疑时,它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罪恶。当一个政权用暴力打压合理诉求时,它一定是强权流氓。希特勒当年曾以优等民族理论要统治世界,给国际社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共裆以先进阶级消灭落后阶级的运动,更是给人类造成了空前绝后的巨大灾难。74年后,苏联人实现了竞选,共就在苏联东欧灭亡了。

可是,东亚的共黨却霸道地宣称:性高于人性,高于人民性,处于社会的顶峰地位。共总是自称先进性反复地强调:先进党注定要教育、领导落后的群众。这说明共裆一直以优秀自居,歧视侮辱广大的人民群众和其他党派。共自封的领导权充分暴露它是一种凌驾于社会普遍利益之上的专制特权,对一切它不满意的异议、异动,都一律实行专政、暴力镇压直至整死异议者它们的逻辑是:我是共,因此我代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最高利益;你若反对我,你就是人民的敌人,因此是反动派,必须予以消灭;自由的人民因此沦为行尸走肉的奴隶!

古华人深信,党就是结党营私的黑社会,所以,反黨就是天赋人权,是社会正义之必然。汉字的贬义非常强,如乱黨死黨结黨营私黨同伐异狐群狗黨等等都不是什么好词。可是,为了伟光正的神话,把黨简写成党,也就是特别喜欢给少儿洗脑的意思,从而造就红卫兵似的脑残。

一切自我标榜为先进分子的人统统都是独夫民贼。正如奥巴马竞选总统连任演说时说道:任何政布都不具有先进性,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只要不受制约,他们一定会成为犯罪率最高的人群,会成为人民的敌人。确实如此。据法学教授陈忠林的研究,从1999-2003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报告等相关数据可以算出,中国普通民众犯罪率为1/400;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为2/400。而司法机关人员犯罪率为6/400。换言之,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率比普通民众的犯罪率高一倍;而惩治犯罪的司法人员的犯罪率则是普通民众的6倍。可见,国家工作人员与司法人员是最需要防范的犯罪群体,还什么先进性可言?可见,先锋队理论是自欺欺人的三垄断极权理论。

领导是反民主的,凡是它坚持领导(即控制)的领域,均与民主背道而驰。20071226日胡锦涛要求法官、检察官始终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贺卫方说:若党的利益人民利益宪法法律彼此不容,究竟以谁为至上?德国总统高克指出,权力决不应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高于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政党,法律以人的尊严为最高准则。共黨国家,高于法(1982年,有人问彭眞,究竟是大还是法大?他想了一会儿说:应该是大),就是说共国家是非法的国家。

 三,反党是天赋人权,废除反党罪才能民主

常识告诉我们,政府不是国家,反对任何一届政府都不是反对国家;恰恰相反,反对政府的非法政策正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反对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正如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所说:异议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形式(Dissent is the highest form of patriotism。因为:反对、异议是一个人的个性本质。你在反对、你有异议就说明你在思想,你活出了个体性的式样和价值。爱国主义不是爱任何领袖、政府和政党。正相反,对领袖、政府和政党发出异议才是爱国。这是因为:反对是说明你有主见,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且,你还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把你思考过的精彩之处贡献出来给人们分享。那些始终不知道反对为何物,不会有自己的观点、不懂得异议的人,只知道随大流、听话的人必然缺乏爱心和责任心。

民主的关键是反对的自由,正是反对的自由导致了不同的施政方案的涌现、导致了党派政策的不同,从而为人民自由选择代表民意的党奠定了基础。承认公民的反对权是民主政治的根本!民主制不但认可、包容反对行为,而且以合法化的反对为其制度框架。与专制体制不同,民主中的共识是由相互反对的竞争来达成的。民主的维持要求不能出现僵化的多数专制。假如反对活动是普遍的,就很难形成稳定的多数局面。面对不同的政策选择,多数作为一种临时性同盟随时变化,两个人在某个问题上意见一致,而在另外的问题上可能相互反对,只存在就某个问题而言的多数,而不可能有一个在社会中居于永恒优势的多数。这样,实际上人人都是多数派,又是少数派(即反对派)。

反对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源,世界文明进步全靠反对。反对是很平常的事。辩论会上,有正方,就有反方;下象棋、围棋,打足球,对手就处处要与你反着来,这不就是反对吗?正是对手的反对促使你水平的提高!可以断言,消灭了反对就不可能进步,就只会停滞、倒退。美国政治制度彻底开放反对党空间,反对党成了社会变革的动力。纠纷与冲突,在美国就象棒球对垒与小城镇集会那样平常。每当尖锐抗衡时,美国的政治体系不是瘫痪,而是更有活力。1936年,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新政受到商人、银行家、金融家的猛烈攻击和漫骂,面对麦迪逊广场花园骚动的人群,他公然声明,他们对我的憎恨,是无可非议的,我欢迎他们的怨恨!”20061120日布什说:人们举行抗议——这是好迹象,这是健康社会的迹象。可以断言:没有反对党派,美国不可能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反对与异议的前提是:人类认知是有局限性的,每一个人都仅仅掌握了部分真理,人的认知是不足的。拒绝反对,就是把自己看作为伟、光、正式的权威代表或终极真理的化身,属于理性的自负。柏杨说过:掌握权柄的人认为:只要没有人指出他的错误,他就永远没有错误。所谓的不许妄议中央之说,显然是基于党魁的优越感,容不得任何人批判当权者的错误,并让极权制度死灰复燃。所以,每当党魁的讲话发布后,各行各业就只有学习贯彻的份!难道党魁就是万能的神?在中国,大多数人已习惯了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把任何对政府的批评意见、反对意见一概视为造反,斥为反动。也就是说:不能反对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危害国家;就是制造不稳定;就是大逆不道;就是杀头的罪行。在这种观念占主流的形势下,就不可能有反对党和反对派,就不可能产生公平竞争的民主了。

从普世价值和法律上来说,公民都有结社自由权,党就是公民实现结社自由后的一部分人的组织而已。一部分人(政党)有权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却无权把自己的政治主张强加给全体公民。任何政党都只是一个政治团体,每个人有参加与否的自由,当然也有赞同或不赞同之自由,拥党与反党也就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民主社会里,质疑、批评、反对任何党都是每个公民的天赋权利,没有哪个党不许他人怀疑和反对的。你的政策主张合人的意,人家就赞成;你的政策主张不合人的意,人家就反对。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民主意味着人们能畅所欲言;能自由地教育儿女;能享有宗教自由;不会受到秘密警察动辄半夜三更来敲门骚扰,因为司法是独立的;民主还意味着,人们可以组成政治团体反对现行政府。这些便是民主的基本要素。可见,民主社会反政府合法,反党就更合法无罪了。

民主社会,公民有结社自由,反党结党都是天赋人权,是无罪的。《世界人权宣言》第20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任何人不得迫使隶属于某一团体。 只要不采取暴力形式,任何和平的、公开的对执政党的反对都是人民的天赋权利,是无罪的。所以,不许反党就是反人类,就是人类公敌!不能反对的政党是因为它垄断了政权,成了赤裸裸的暴力集团;不许反党只能证明生活在地狱,是一党专政的极权主义。在美国,民主党反对共和党,共和党反对民主党,是受法律保护的200多年来,也没听说有什么颠覆罪!马克思为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成立了共党第一国际,更没有被西方国家判颠覆罪!在台湾,国民党反民进党、民进党反国民党,都是天经地义的。政党无权要求公民无条件地支持它,除非它是黑社会。惟有共裆政府有反党罪,可见,共裆就是黑社会。徐四民说:大陆中国多年来有一个反党罪的概念,这在海外是不容易理解的。黑社会定出的罪名,本来就是反人类的行为,人类岂能赞同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反党的确切涵义是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政策、措施及其党官腐败!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正是公民的天赋人权!公民是主人,党是为公民服务的仆人;主人有100%的权利挑剔、批评公仆主义和政策。任何人和任何组织都不是神,不可能100%的正确。既然如此,人们反对某党的主义、主张、政策、措施及其党官腐败,就是天赋人权,何罪之有?反党是反对某党的消极面、错误面和腐败面,不是针对某个党员、某个具体的人,当然不会与每个党员过不去。今天的反对某党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基础上的反对,完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人权。所以,必须踢走反党罪,否则就无民主。



请微信扫码予以鼓励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3/2017 05:54 , Processed in 0.02968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