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丛林社会的暴力所有制

已有 571 次阅读8/11/2017 09:05 |系统分类:历史

古中国社会的根本原则是皇权神圣不可侵犯;而西方社会的根本原则是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皇权神圣不可侵犯”就是暴力集团强加于社会的暴力所有制造成的。

 

一,“暴力国家”论的暴力所有制即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1.“契约国家”论与“暴力国家”论。

 

“契约国家”论起源于古希腊。契约论认为:国家是公民达成契约的结果,它要为公民服务。契约界定了公权力行使不得侵犯私有制,也限定了每个人相对于他人的活动边界(不得侵犯他人的私有权),这就为个人自由提供了空间。

 

马列的“暴力国家”论认为,国家是暴力的产物;成王败寇;国家是暴力集团向其他成员榨取收入的工具。暴力国家界定了国(王)有制产权,使暴力集团的收益最大化,最终导致经济破产而陷入内乱,不得不改朝换代或解散苏维埃。

 

诺思认为:阶级专政的国家是国家的病态形式。少数人压迫多数人和多数人压迫少数人都是非法的。保持社会秩序需要国家,官民矛盾或阶级矛盾是可以调和的。阶级压迫必然让位于阶级合作,阶级国家会消亡,但作为社会工具的中立性国家具有不朽性。民主国家不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民主国家是理性化的产物,是中性的,国家的主人就是全体公民。现代国家提供的基本服务是“博弈的基本规则”,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则和约束,我们将生活在丛林社会中。

 

2.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古中国贯彻天下王有的君主中心主义。“王”有制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由此,造成了中国人的奴才思维:君主是全社会最大的父家长,有权随意处置他的臣民。西方人很早就确立了个人享有的政治权力与其所尽的义务相一致的原则(权力越大者纳税义务越大,如梭伦改革),而儒家却确立了劳心者治人”的政治权力与其所尽的义务无关的原则(权力越大者义务越小,皇帝权力无穷大有杀人权而义务几乎为零)。

 

儒家神经错乱地认为是天子的父亲“天”养活了人类,因此人类要永远地跪谢君王。儒家非常热衷于宣传君主是民之父母,从外观上看十分温情、然而在当时,儿女只是父母的“动产”,是一种被占有的奴隶制关系。孟子说,子民老百姓(即野人)就应该养活君父统治者(君子)。以此为指导,韩愈在《原道》中歇斯底里地叫嚷:“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丝,作器皿,通货财,以其事上者也。”民若不能“以事其上,则诛”。也就是说:民若不能养活统治者,就格杀勿论。一个字,说明了中国的统治者可以滥杀无辜,而臣民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这就是《三国演义》里刘安杀老婆给刘备吃的原因,“野人必须养君子”啊!

 

*制政权是使用野蛮的武力而建立,勿需获得人民的同意就以武力统治人民。自专*制国家产生以来,国家就日益变成了纯粹的绞肉机。无数的奴隶在专制的枷锁下呻吟;无数的平民在专*制的绞肉机中挣扎。隋末唐初,朱粲(?-621)自称皇帝,他的部队以人肉做军粮。于是便把婴儿杀死,蒸熟以后当作食物。朱粲对士兵说:鲜美的食物,哪里还有超过人肉的?只要我们所到的地方有人,我还担心什么?后来每到一地,他就带领部下,将抢掠来的妇女和儿童煮成食物,分发给士兵。后来他竟发展到抽取人税,以弱小的男女补充军粮。黄巢军以巨大的石磨做原始的绞肉机,吃了60万活人。

 

朱元璋的军队就是吃人肉的野蛮之师,野蛮的朱元璋在开国之初曾屠杀了几名读书人及其九族,理由是他们遁入山林而不愿参加科举。在杀掉他们之后,朱元璋向国人宣布:“所有的中国人都是我的财产,都必须服从于我的意志”。他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我统治下的读书人不愿为我服务,就是与我作对。诛其身而籍其家,不为之过!”

 

曾国藩在家书里说:“君,天也;父,天也;夫,天也。君虽不仁,臣不可不忠;父虽不慈,子不可不孝;夫虽不贤,妻不可不顺”。在儒教的钳制下,国人在被暴君处死之际还得高呼“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这样一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了。中国的底层民众虽然能起义推翻暴君,迎来新的开明君主,但不久开明君主就蜕化为暴君,中国人从来就没有确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或无代表,不纳税”的原则,有的却是“玩皇粮国税,天经地义”,真是可悲、可叹、可怜的君权践踏人权的历史。

 

3.儒家缺乏私有制和人权理念。

 

中国传统社会实行的家族财产共有制,“父母在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个人的财产权的观念没有树立起来。古中国偷盗成风,甚至偷了邻居的羊,这时有正直小伙子挺身而出,揭露了自己父亲偷羊的事实。孔子却痛心疾首,指责小伙子不孝不正直。孔子的正直就是侵犯他人的私有财产,包庇罪恶、父子相隐、家丑不可外扬!从这个故事说明,古中国没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即使今天,整村农民哄抢他人财物、偷车现象不断地发生;说明今天的中国没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在日本,夜不闭户车不上锁,无人偷;因为日本拥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

 

更严重的是,儒家把很多明显的真理给颠倒了,比如说,“大河涨水小河满,大河没水小河干。”这种理论忽视个体利益和私有制的确立。孟子说有恒产者有恒心,即俗语说的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生追求,就不会作乱了。他的话并不表示儒家有了财产权的概念。财产权指处置自己财产的自由,他人不能干涉;所谓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也。儒家主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表明中国人没有真正的财产权。公元前320年,孟轲见魏王,魏王问他:你老人家千里而来,有什么利于我国的吗?孟轲答:大王何必说利,只说仁义就够了。大王说:怎么利我的国家?大臣们说:怎么利我的家族?平民说:怎么利我自己?上下都争夺利,你的王国就危险了。他的意思是:作为国君千万不能说什么利,如果老百姓都有利益了,就是都有财产权了,上下交征利,那国君还有什么财富可言,这就国危矣。国君只讲,让百姓只知奉献,这样,国君才是富有天下啊!可见,儒家是连财产权都不给百姓的:不能让穷人有财产权,否则帝王收税就有道义上的障碍。儒家以为国君征税是天经地义的,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交税还需要纳税人同意,更不会产生无代议士就不纳税”的理念和“人权”意识。当然,儒家反对横征暴敛,因为“苛政猛于虎”会危及百姓的生存。儒家只是一味地劝国君行仁政、轻徭薄赋,不要竭泽而渔逼得百姓造反;以免动乱的滔天巨浪吞噬了皇族。儒们总是替王作想。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民主的基础。民主制的始发原则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这个原则具体表现为——无代议士就不纳税。正是在无代议士就不纳税”旗帜的指引下,英国革命、法国革命都公开砍了国王的头并建立了共和国,美国革命也是以无代议士就不纳税而宣称英王是暴君。美国《独立宣言》没有特别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为在美洲殖民地,这已是不证自明的公理。法国的《人权宣言》特别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因为法国国王吞噬过胡格诺教徒的财产造成了内战。

 

但在中国,由于从来就没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所以,统治者剥夺私有财产的权力则具有绝对性和永恒性。汉武帝随意没收商人的财产,朱元璋整死商人……,如今,城管打死沿街经商的贫苦百姓,政府强撤民房逼死人命,都是起源于对私有财产的侵犯。

 

二,当代的暴力所有制

 

公有制实际是在“王”权所有制基础之上的对人权和人的财产权的全面剥夺。在公有制里,人身、人的意识及人的劳动成果完全受官僚控制。而奴隶社会里奴隶还有思想自由权。

 

马制是暴力所有制。1848年马规定其党的宗旨是暴力消灭私有制,剥夺他人的财产。共产意味着无恶不作,共产本身是抑善扬恶:你有产,我无产,那么我共你的产,我无产给你共。你勤劳,我懒惰,我共你产,我不劳而获,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抢了你的财产,不但不会被制裁,反而受到鼓励;你勤俭,积聚了财富,不但没有得到鼓励,反而引来杀身之祸,这不是泯灭人性吗?

 

1920年代PB起先是共产自己的产,拉起了一帮流氓无产者在自己的周围;自己的财产挥霍完后,就抢他人财产,为此,他象明末的张献忠一样,在海LF下达了七杀令,在的短短两个月中,1万多人被处死,杀得血流成河,还吃地主的肉。1948年林彪围困行长春城,造成很多人饿死街头,65万长春人相互吃得只剩下17万了,30多万人被相互吞食。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人类自进入文明社会以来的根本准则,是道德、廉洁、自由和幸福安宁生活的根本保证。消灭私有制意味着人类生活失去了根本准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乱了套。废除了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原则之后,必然是按权力分配,权高者垄断社会资源,农产品都被国家夺走,这就是苏俄饿死数千万农民、到处人吃人的原因。

 

消灭私有制不仅意味着罪恶与灾难,而且意味着人民猪狗不如。大跃进时,河南登的农民给骡子刷牙,掰开骡子的嘴,结果农民胳膊被咬骨折了。在湖南甚至出现了公社女饲养员给猪戴的事!1958129M说: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人死了有好处,可以做肥料1959年,曾当过土匪的河南固始县期思公社的书*记蒋学成创造了熬人油当化肥的办法,据反映熬了100多个小孩。1980年代中期,山西一位农民斗胆评论人民公社制度,他说:公社制度把我们农民像牲口一样死死拴在槽上。拴在槽上也可以,却不给草料吃。不给草料吃,又不让我们去找草料吃……”

 

2007年大陆媒体大量披露了山西黑砖窑案件:被拐骗被胁迫的工人们沦落为奴隶——没有自由、没有报酬、没有尊严、没有居所、甚至没有姓名的黑人”——比牲畜还惨。他们被非法拘禁长达数年,有人被殴打致死,有童工被活埋以及民工被搅拌机搅死等。可以说,一个砖窑厂就是一个微型的奴隶社会,比古希腊的奴隶制残酷几万倍!古希腊法律明文规定:不准奴隶主随意杀害甚至虐待奴隶的,如果奴隶受到奴隶主虐待和生命威胁,他可以跑到神庙去请求法律援助,在这种情况下,奴隶主不得进入神庙加以干涉。奴隶可以申诉,如果奴隶主认罪,奴隶可获得财产和自由。而黑砖窑老板认为,人只是赚钱的工具;人若不赚钱就应该被消灭。

 

乌克兰总统尤先科说:布裆就只能称为邪恶,不能叫别的……布裆极权需要的是绝对的权力,从而把人变成动物,忘记道德,忘记灵魂,成为非人类。

关敏原创于201788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3/2017 06:04 , Processed in 0.02169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