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奴隶娃子孔丘为何深爱贵族奴隶主?

已有 984 次阅读4/16/2017 03:02 |系统分类:人物

文:胡觉照

母亲为什么不告诉孔子生父是谁?

    母亲颜征在一直到死,都没有给孔子说过,他父亲到底是谁。颜征在死后,孔子才从邻居一车夫口中,得知父亲是曾经做过陬邑大夫的叔梁纥。这让孔子既震惊更兴奋不已,原来自己具有贵族血统!孔子的贵族血统并不假,从叔梁纥上溯,可以追述到殷纣王庶出兄长微子启。周朝建立后,在“兴灭国,继绝世”组织路线指导下,周武王将微子启分封到河南商丘一带建立宋国,以继承殷商灭亡的绝世,成为拱卫周王室的诸侯国。微子启嫡传后代、理应继承大位的弗父何不曾继位,将国君让与宋历公。弗父何后代孔父嘉(孔子的六世祖)在宋国贵族内讧中被杀,其子逃亡到鲁国,以孔为姓氏,孔子父亲叔梁纥是孔父嘉的五世孙。鲁襄公时,叔梁纥在鲁国权臣孟献子处做过武士,因军功被封为陬邑大夫。用现在的职务换算,叔梁纥是陬邑市委书记、市长兼军分区司令,是大权独揽的封疆大吏。

    如此显赫的血统,母亲颜征在为什么不告诉孔子?

 原来,与叔梁纥显赫声势和养尊处优截然相反的是,颜征出身十分贫苦,是平民甚或是奴隶身份。史书记载,叔梁纥与颜征在“野合”而生下孔子。十七岁的颜征在,能爱上已经七十岁的叔梁纥?身份地位又是如此的悬殊,根本没有日久生情的交往条件!

 再从孔子少年时候的经历看他父母的关系。封疆大吏七十岁喜得贵子,是喜庆不过的喜庆事,正常情况下,襁褓之中的孔子,会被整个家族视为上天所施,麒麟相送,呵护备至,宠爱有加,然而却相反。孔子曾说过:“我小时候身份下贱,因此会做很多卑贱的劳作”(原文为:“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即是说,孔子出生后,并不曾生活在陬邑市长叔梁纥的朱门之内,而是同母亲流落在外苦度日月。母子两人为糊口奔忙,为生活所迫,孔子曾做过牧童,替季氏管理过粮草,做过吹鼓手,孔丘之所以名丘,因为头上骨骼如同高低不平的丘陵,从医学的角度看,这是自小营养不良,严重缺钙的结果。父亲是钟鸣鼎食的陬邑大夫,儿子却因营养不良严重缺钙,以至头颅发育不正常而生长畸形,显然叔梁纥是只求一时欢快而不负责任的老混账,从不曾理会这母子两人的死活。

 颜征在不说叔梁纥,据东汉经学家郑玄考证:“颜征在以同叔梁纥发生性关系为终生耻辱,所以不告诉孔子父亲是谁”(原文为:“征在耻之,不告。”)以此为耻的原因,显然不是妻子或小妾身份。也很难说成通奸,最可能的是强奸且在之后撒手不管。

    从邻居车夫口中得知父亲是叔梁纥,孔子立即将母亲骨骸与父亲的骨骸合葬 一起 。显然,孔子没有从苦难童年的苦难处境中,激励出对路过旧制度的叛逆性格,而是由羡慕贵族生活滋生出攀附心理,用父母合葬的礼仪,向世人彰示自己的贵族血统,故而不惜践踏母亲对叔梁家族的仇恨之情。

    原以为经过父母合葬的礼仪,自己贵族身份就能获得上层社会的承认。孰料,他穿着孝服去参加季孙氏举行的招待读书人的宴会时,被阳虎毫不留情地挡在门外,理由是:“季孙氏招待读书人,不招待你。”(原文为:“季孙氏飨士,非敢飨你。”)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4/16/2017 03:04
按属相说,平民、贱民中,属鸡的约占其总数的十二分之一,按命运说,却都属鸡,得靠无休无止地刨食果腹。孔子出身于贱民,当然摆脱不了鸡的命运。十七岁之前,他和母亲颜征在只能挣扎在生存线上,自小仰望贵族之礼亦即贵族奢侈颓废生活的少年人,在得知生父高贵的血统之后,跻身上流社会就成为矢志不移的愿望。这原本无可厚非,水向低处流,人向高处走是物人两方的必然属性。遗憾的是,孔子没有注重经邦纬世的才能锻炼,而是走了一条“复礼”的捷径。
幼时的孔子,虽然因营养不良造成头骨的缺陷,庆幸地是,上天给了他一强壮的体魄,加之贫困生活的磨砺,掌握了很多谋生手段,“吾少也贱,故能多鄙事”(见《论语·子罕》),既道出了生活的艰辛,也道出孔子诸多的生活本领。他当过牧童,看守过粮草,做过办丧事的吹鼓手。
改变孔子人生命运的第一个台阶,是进入鲁国大夫季氏家门做委吏,委吏相当于会计,是白领阶层,看来,他的贵公子身份得到了社会承认。“吾十五而学”是一个大约概念,准确地说,十七岁以前同母亲相依为命还不具备学习做官的经济条件和等级资格。他的学习生涯是从给季氏当委吏开始,之后又做过管理仓库的帐房,管理牧场的场长类。在孔子眼中,这些依然是羞于启口的“鄙事”,所以在笼统说给学生的同时,还要自我解嘲地补充道:“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同上)。他只所以甘心服役做这些鄙事,一方面为了糊口,一方面是为了见习做官的本领。虽为季氏家族的下人,但季氏是贵族豪门,孔子就有了接触社会上流人士的机会,在他二十七岁时,居然能见到郯国国君郯子,并拜他为师,向他学习古代的官制。
大概三十岁时候,孔子离开了季氏,开始了收徒讲学的教育生涯。所谓的“三十而立”有两重意思,其一是职业和生活自立,而不再寄食于季氏门下。其二是人生观已经形成,同时奠定了学问的基础并初具体系。应该说,这十五年见习做官和实际锻炼,是孔子人生观极为重要的阶段。孔子的教育思想姑且不论,本节所要考察的,则是他的学问特长及其特征。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了两件事情,其一是,鲁国大夫孟僖子临死时特别叮咛:“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吾闻将有达人者曰孔丘……我若获没,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使事之以学礼焉,以定其位”。说即南宫敬叔,何忌即孟懿子,两人都是孟僖子儿子,他们兄弟其后都成为孔子的学生。其二是,南宫敬叔奉鲁昭公之命朝觐周王时,他对周室繁琐的礼仪制度不甚了解,“请与孔子适周”(以上均见《史记·孔子世家》),即是说,请求昭公派孔子陪同前往,以免不懂礼仪出洋相。
由此可见,孔子的专长在熟悉并传播周礼。礼是什么?礼不仅是浩繁豪华的礼仪制度,更重要的是,通过礼仪,向人们渗透上尊下卑、千古不移的社会秩序。孔子由少年时期对周礼的心仪与模仿,已发展到成年之后首屈一指的礼学专家。而礼学在当时也逐渐成为最是红火的学问,春秋时,各国的大事唯祀与戎,祭祀犹高于军事,无论是正在上升抑或没落的贵族,都对礼崩乐坏的政治局面感到恐怖,这已威胁到他们统治地位的合法性。只有复礼,才能使动荡的社会秩序得以平静,他们的政治地位才能稳固。孔子窥测到这一需要,投专制统治者所好,顺利地踏上了成功之路。
之后,孔子不仅把克己与复礼联系起来,即约束克制自己的欲望,恢复周代的礼仪秩序,更把克己复礼与“仁”联系起来,“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见《论语·颜渊》)。
这里有一点必须拨正。中国史学界研究孔子的学者,依了某一种教条,总想给孔子定阶级成分。肯定者则冠之以新兴地主阶级的代表,否定者斥之为没落奴隶主阶级的辩护士。这些学者犯了同一个错,用虚无缥缈的标准做尺度。在上一世纪初国外史学界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人类并不没有奴隶制社会!这个结论没有错,自劳动力有了剩余产品,奴隶就必然存在因为养着比杀了合算。但奴隶永远是少数,平民、贱民占绝对优势,否则,奴隶与奴隶主就应该调换位置。在封建社会,奴隶并没有绝迹,“罪没为奴”的律条是其佐证。即令在我国建国之后,奴隶还存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是什么身份?奴隶嘛!今天也照样存在,黑砖窑、黑煤矿的窑主、矿主们都扮演了奴隶主角色,窑工、矿工中,很一些已沦为奴隶!各国监狱关押的犯人,其本质亦略同于奴隶,只是没有对应的奴隶主而已,这些存在着奴隶的社会,都不能称为奴隶社会。
只是我们把一个图书馆文化当成了宗教,把一两个学者当成了圣人和亚圣,既然圣人把人类社会分成了五种形态,所以就坚信奴隶社会的存在,也不容他人怀疑。在我以为,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形态仅只有两种即专制制度和民主制度。专制制度中,是由国王、皇帝、总统、执政、大元帅等独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众无人权。当民众处在死囚地位的时候,是千刀万剐,是寸磔,是腰斩,是杀头,是枪毙,是绞刑,还是注射药物已没有严格的区别。至于将来可能出现的比民主制度更为公平的社会,谁活着谁才能证明。《圣教序》中有一段名言:“像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别急着说儿孙的话了。这不是借题发挥,弄清了这一点,就容易看清孔子的政治倾向。
原来,孔子的学问,就是要求人们压抑自己的天性和正当欲望,遵奉周朝繁琐的礼仪制度,服从专制社会秩序的说教!他所谓的仁,即是上尊与下卑,上命与下从。古人说得好:“表纹质衰,礼繁心衰”。在周王朝即将成为历史的时刻,孔子学问的空洞、虚伪和反动已一目了然。
为了认识复礼的倒退实质,不妨引用当年姜子牙的一段感慨。周公旦因辅佐成王不能分身,故委托儿子伯禽代理鲁国封地。三年后伯禽返京向周公汇报,周公质问道:“怎么到这时候才来汇报?”伯禽说:“我以身作则,用周礼改变那里的风俗习惯和礼仪制度,居丧(武王之丧)三年然后才脱去孝服,所以来迟。”形成显明对比的,姜子牙去封地齐国赴任五个月之后,已返京汇报。周公问:“怎么这么快?”姜子牙说:“我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化简了君臣之礼(抛开了周礼,为武王服孝时间很短)。”
当听到伯禽迟返的理由时,姜子牙感慨地道:“嘿嘿!鲁国终将要成为我们齐国的附庸。不简化繁琐的礼仪,会丢失民心,脱离民众;平易地接近民众,民众才能心悦诚服”(以上均见《史记·鲁周公世家》)。姜子牙真有先见之明,止孔子时,鲁国早已成为齐国的属国,既想得到齐国的庇护,也得接受齐国的欺凌,儿皇帝确实不好当。
看看,周初政治家姜子牙已认识到,周礼是脱离民众、丢失人心的制度,是导致国家灭亡的制度。殊料五百年之后,孔子在礼仪祸国的事实面前,却还把它当宝贝一样捡了回来!是可悲?是可怜?还是可憎?相信读者都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2017 18:47 , Processed in 0.02434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