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目不识丁”的云南省长第三次读错字

已有 222 次阅读4/12/2017 00:58 |系统分类:人物

云南省长不识滇滇越铁路读真越

如今露面又出丑抚仙湖读忽悠湖。


痴国首都闹忽悠只怪当年好玩耍

认字爱读半边音饮鸩止渴岂能久?

 

曾因多次“读错字”而让自己身陷舆论风波中的云南省长阮成发,把饮鸩(zhèn)止渴念成了饮(jiu)止渴。据网民日前爆料,阮成发是在云南昆明五华山的现场报道上,把饮鸩止渴念成了饮(jiu)止渴。经梳理发现,这是公开报道以来,阮成发第三次念错字。

 

五华山为昆明市区最高峰,现为云南省人民政府驻地。2017年3月27日 上午,云南省政府召开全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省委副书记、省长阮成发强调,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上来,坚决整治旅游市场乱象,加快推动旅游产业转型升级,重塑云南旅游形象,擦亮云南旅游“金字招牌”。微博网友爆料称,“在五华山的现场报道中,云南省长说旅游零负团费是饮(jiu)止渴。”

 

饮鸩(zhèn)止渴古代中的毒鸟,用它的羽毛浸的酒喝了能毒死人。喝毒酒解渴。比喻用错误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难而不顾严重后果。饮鸩止渴和"杀鸡取卵";都指只顾眼前需要。但"杀鸡取卵"偏重损害了长远利益。而饮鸩止渴偏重指办法有害后果严重。"饮鸩止渴"常误写为"饮鸠止渴",应注意。拼音:jiū 词义:鸠鸽科部分种类的通称。我国有绿鸠、南鸠、鹃鸠和斑鸠等。

 

 

2016年12月13日,阮成发调任云南,任代理省长。在12月23日云南省第十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阮成发当选为省委副书记。

 

中国最美高铁沪昆高铁全线开通,昆明实现了高铁直达北上广。在2016年12月28日上午的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阮成发在念稿时两次把著名的“滇(dian)越铁路”读成“镇(zhen)越铁路”。网友纷纷表示,云南省长竟然不识云南简称“滇”,真是尴尬。

 

2017年1月21日,云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举行大会选举,阮成发当选为云南省长。

 

2017年2月20日下午,在北京,外交部和云南省政府联合举行的全球推介活动,阮成发把云南著名美景“抚仙湖”念成了“抚优湖”。

 

阮成发读错字引发网络热议。其中有网民称:云南省长不知道抚仙湖,太说不过去了;不识“滇”竟然到“滇”省当省长,真够讽刺。

 

主政武汉8年的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一直是个被高层认可在争议中获升的官员。一是年龄,按规定,副部级领导一般会在60岁左右退出“一线”岗位,生于1957年的阮成发现年59岁,可以说是赶上副部晋升正部的“末班车”。其次是在阮成发的的从政生涯中,他一直是个“能上能下”的官员。阮成发在担任武汉市长期间,因大搞建设曾获得“满城挖”绰号,而且他还曾陷入过被查的传闻风波,但这并没有影响其仕途。近期,他被异地调任云南被任命为云南代理省长。

 

公开资料显示,阮成发系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

 

 

 

枇杷并非此琵琶”——同音词


  从前,有个纨袴子弟,自幼好吃懒做,不好好念书。长大以后,常因写错别字闹笑话。
  有一天他妻子说想吃枇杷。他从桌子上随手拿出一张纸,挥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写完后便招呼仆人去买枇杷。他妻子接过纸来一看,噗哧一声笑了。原来上面写的是“买琵琶五斤”。五个字写错了两个,将“枇杷”误写成“琵琶”。他妻子看过后,在后面题了一首打油诗:
  枇杷并非此琵琶,
  只怪当年识字差。
  倘若琵琶能结果,
  满城箫鼓尽飞花。
  这个纨袴子弟看过妻子的题诗,羞了个大红脸。
  “枇杷”和“琵琶”读音相同,都读pípá,是同音词。但“枇杷”是一种水果,而“琵琶”则是一种弦乐器,意义和写法完全不同。
  将“枇杷”误写成“琵琶”,属于同音误写而造成别字。写别字的危害性是很大的。因为别字既然是将甲字误写成乙字,就有引起误解的可能。试想,如果仆人买回一把五斤重的琵琶来,岂不闹出更大的笑话。
  汉字是表意文字。多数汉字的字形、字音、字义之间是有一定内在联系的。如:“枇”“杷”“琵”“琶”都是形声字。“枇”和“杷”有相同的声旁“巴”,所以“枇”和“琵”读音相同,“杷”和“琶”读音相同。“枇杷”二字的形旁是“木”,表示和树木有关,“枇杷”指一种果树或这种树上结的果实。“琵琶”二字的形旁是“玨”,表示两块玉石互相撞击,玉石撞击会发出美妙悦耳的声音,“琵琶”是一种乐器,能弹奏出悦耳的音响。
  熟悉汉字的结构,养成分析汉字的习惯,有助于消灭同音别字。
  有个农民怕自己种的西瓜被别人偷去,于是,他在田头立了一块牌子,上面写了一行字。
  有一天,一个过路人看了牌子后,下地摘了两个大西瓜,抱着就走。
  农民指着那人说:“站住,你偷了瓜就想走,回去看看田头的牌子吧!”
  过路人说:“我看过了,上面不是写着:下田摘瓜,发款十元!我还没有找你要钱哩!”
  让人白摘了两个大西瓜,还得向人家“发款十元”。究竟应当怪谁呢?虽然是个笑话,却说明了写别字的危害性。
  “发”与“罚”读音相近,也属于同音(音近)误写。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4/12/2017 01:13
2016年9月3日,杭州G20峰会正式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在演讲中他延续以往的用典风格引用了一段来自《国语·晋语四》的“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原意为降低关税整饬道路促进贸易放宽农政),演讲中,习近平将“通商宽农”误读为“通商宽衣”。

“通商宽衣”一词很快在朋友圈、新浪微博引起广泛讨论和转发,但之后相关内容受到审查,9月4日12时有网友反映“通商宽衣”已无法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截至9月5日14时,新浪微博已无法搜索到任何“通商宽衣”的相关结果
回复 樊梨花 4/13/2017 00:34
昨(20)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和云南省政府在北京举行“开放的中国:魅力云南 世界共享”全球推介活动,外交部长王毅、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先发表演讲,继而云南省长阮成发发表讲话,介绍“美丽七彩”的云南,诚邀世界共享云南魅力。
   
    拿着秘书准备好了的稿子,阮成发照本宣科,但没想到还是出错。念到“我们有中国最长的峡谷怒江大峡谷、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抚仙湖”时,居然把抚仙湖念成了“抚优湖”,幸阮省长发现及时,迅速改口重念一次,改了回来。
   
    作为云南省的封疆大吏,阮成发居然对云南名胜抚仙湖如此漠生,以致念成了“抚优湖”,令闻者无不哑然失色,立刻成为笑谈。网络和手机微信马上盛传一时。
回复 樊梨花 4/14/2017 04:53
12月27日,据说是中国最美高铁沪昆高铁全线开通,这使得昆明实现了可直达北上广的高铁。而在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中央新派的云南省代省长阮成发,在念稿时连续两次把著名的“滇越铁路”念成“镇越铁路”。

@十年砍柴:我替云南代省长辩一句:将“滇越铁路”念成“镇越铁路”,或是有意为之,体现省长的政治立场。南海不平静,越南跳得凶。必须镇住!
@laoyang945:云南省省长不认识滇字,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
@痴情乐趣:这么大的领导,如此缺乏常识,历史上的“滇越铁路”不知道,那有名的“滇池”他不知道吗?云南的简称他也不知道吗?又该怎么读?不识“滇”,竟然到“滇”省当省长,真够讽刺的了。
@不贰:报告~忘记给省长备注拼音了。
@飘舞凌乱:他在讲话中还说:一路一带…..
@马黑:查了查阮省长的学历,还挺高的:1982.02—1985.02,武汉大学经济管理系工业经济管理专业学习 1992.02—1993.06,湖北省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1989.02—1993.02,武汉大学哲学系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哲学硕士学位) 1998.03—2001.11,湖北省黄石市委副书记、市长(其间:1998.09—2001.06 华中师范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 最早那个学历没有学位,大概是干部培训之类?后面两个学位都是在职时拿到的,水份一定很大。
@民间老军医:识字少一样当领导,有的人识字更少,还当了更大的首长呢!
@nklw042:以省长讲话为标准。
@KevinSong:说明领导压根没看过稿子,上台前秘书给他上去就照读,当然这个文盲领导也是自己缺常识。
@股呱呱:十三划辣么复杂的字,也不在稿子上给标出拼音,秘书还想不想干了。
@缥缈:新常态了。
@唐山老C:这个可不是仅仅是读错了一个字。
回复 樊梨花 4/16/2017 20:14
沪昆客专昆明南至贵阳北段、云桂铁路昆明南至百色段正式通车 出发!云南驶入高铁时代 陈豪宣布通车 阮成发致词 李秀领等出席
来源:云南日报    2016-12-29 08:07:00   打印页面
      12月28日,云南铁路建设迎来了历史性时刻。上午10时,随着省委书记陈豪宣布“通车运营”,首趟沪昆客专昆明南—贵阳北段动车、云桂铁路昆明南—百色段动车笛声长鸣,同时驶出昆明南火车站,一路疾驰而去,宣告了南方古丝绸之路上的红土高原、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重要节点上的云南驶入高铁时代,云岭跨越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沪昆客专和云桂铁路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铁主通道重要组成部分,是我省通往中东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便捷大通道。沪昆客专途经上海、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云南6省市,全长2252公里;云桂铁路线路经云南昆明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至广西百色,到达南宁东站,正线全长710公里,与南宁至广州铁路共同形成昆明至广州的快速铁路通道。沪昆客专、云桂铁路通车运营标志着云南高铁从无到有,连入全路高铁大通道、大网络。
      省委副书记、代省长阮成发在通车仪式上致词。他说,高铁开通是云南铁路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百年沧桑巨变、百年梦想实现,云岭大地从此进入高铁时代,极大地缩短了与全国其他地区的时空距离,提升了云南在“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http://www.yn.gov.cn/yn_ynyw/201612/t20161229_27984.html

代省长念错字之后的事才更怪异  
2017-01-03 10:20:29|  分类: 新闻评论|举报|字号


  日前中国最美高铁沪昆高铁全线开通,昆明实现了高铁直达北上广。12月28日,在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刚晋升任云南代省长不久的阮成发在发表讲话时,连续两次把稿件上提及“滇(念dian)越铁路”的文字读成“镇(zhen)越铁路”。从而引得舆论一片哗然,也让阮成发再次陷入舆论风波。网友纷纷表示,云南省长竟然不知云南简称为“滇”,真是尴尬。

  本来,对这件事情,老曾不想发表评论的,因为在老曾看来,省长读错字这件事情,网上的新闻并没有更多的透露事件发生的背景和细节。究竟是原稿件写错了?还是代省长同志眼睛看花了?抑或是代省长同志确实不认识这个字?还是事件背后有什么玄妙的宫斗背景?在这些没有搞清楚之前,妄下评论,是不客观的事情。所以,在网上汹涌而起的舆情声中,我没有插嘴参言。如果是因为稿子写错或是眼睛看花了,代省长本人情有可原,也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事情;如果是确实不认识这个字,代省长同志就闹了个儿子把父亲的名字念错之类的尴尬,虽然于情于理有点那个,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错误,承认了它,并且正视它,不是多丢人的事情。舆情不是常说,要允许官员们说错话,死抠字眼终究不是让官员们轻松讲话的好办法。就算是真心承认一下错误,也不是要怀孕的事情。

  但是,接下来的故事就不好玩了。据网传:云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内部通报称,这是一起严重的工作事故。责任主要在于秘书在起草讲话稿时,没有严格遵守相关文件要求使用拼音输入法,没有在生僻字后标注拼音或用同音字代替而导致。这种处理方式,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理喻了——如果“滇”都算生僻字,那可怜的秘书们,今后写讲稿就只有用拼音字母来写了,或干脆用另一个汉字注音了。不知道领导们会不会像把括号里“此处停顿,有掌声”念出来那样,把“得衣安颠”念出来,要知道,这四个字,比“滇”也简单不到哪里去?在中国,初中一年级以上的孩子,应该都认识那个字,为了对这句话负责,我曾经问过十个小学三年级至初中二年级的孩子,没有一个孩子将它读成别的字。

  即便如此,对于官员们读错字,老曾一点都不生气。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于部分年龄较大或者异地新任职干部,在会议或讲话中念错字也都是常有的事情。但对于念错字之后发生的事情,就让人感到愤怒和不可思议了。如果读错字算是错,那么,拒不认错,还将此事件定性为“事故”,并采用代省长生病,全体工作人员吃药的方式,将莫须有的责任,放到下级工作人员头上,然后层层加码,床上叠床地进行变态和苛刻的所谓工作流程补位,就太无耻了。

  如果读错了字是蠢或笨,那么,将读错字的责任,胡乱加诸于旁人,指鹿为马地不承认错误,那么,就是恶了。对于这种恶,我们一定要警惕,并且抱以最直观的厌恶和抨击。

  我知道这篇文字也许很快就会不见,但封得了我的文字,封不了我的想法——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愿意承认,那个念成dian(得衣安颠)的“滇”字,是生僻字,它是中国一个重要省份的简称,小学三年级的孩子都认识。
http://sq.k12.com.cn/discuz/thread-728845-1-1.html
回复 樊梨花 4/17/2017 02:21
其实这还不算是太糟糕的。记得几年前,我们这里有一位分管语言文字工作的副区长,在全区中小学生的“朗读比赛颁奖大会”致辞时,把“诵(song)读”读为“涌(yong)读” ...


   aimin 先生好。
  让把“诵(song)读”错为“涌(yong)读”这样的人分管语言文字工作,岂不是亵渎了语言文字?
  提拔他的人理当检讨。

哪位可试试搜搜能否找出李鹏总理当年的讲话录音,请他给大家解释下,为什么从他嘴里冒出的“阐述”总是“闪树”(读音)

外交部云南全球推介活动在北京举行 王毅陈豪致辞 阮成发推介
http://news.163.com/17/0221/08/CDPK7EIA000187VG.html
回复 樊梨花 4/17/2017 02:38
其实这还不算是太糟糕的。记得几年前,我们这里有一位分管语言文字工作的副区长,在全区中小学生的“朗读比赛颁奖大会”致辞时,把“诵(song)读”读为“涌(yong)读” ...


   aimin 先生好。
  让把“诵(song)读”错为“涌(yong)读”这样的人分管语言文字工作,岂不是亵渎了语言文字?
  提拔他的人理当检讨。

哪位可试试搜搜能否找出李鹏总理当年的讲话录音,请他给大家解释下,为什么从他嘴里冒出的“阐述”总是“闪树”(读音)

外交部云南全球推介活动在北京举行 王毅陈豪致辞 阮成发推介
http://news.163.com/17/0221/08/CDPK7EIA000187VG.html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4/2017 02:48 , Processed in 0.05619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