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的初夜权与共党的合法强奸权

已有 498 次阅读4/9/2017 00:05 |系统分类:社会

世界各地的初夜权叙述,绝大多数存在于文学作品或口头传说中,缺乏过硬的史料证据。中世纪的领主有很多权力,但并不包括他们对女农奴的“合法强奸”。毫无疑问,中世纪领主有时候会和女仆和女佃户生下私生子。例如14世纪英国的一位领主菲利普··索默维尔(Philip de Somerville)可能有五个私生子生活在他阿尔勒瓦斯(Alrewas)的庄园里。但同样毫无疑问的是,领主们的这种权力从来没有法律或不成文的传统的支持。领主可能会恐吓、诱骗、威胁、最终占有,但他们从来没有可以要求和女仆发生性关系的“权力”。一个相关的传说——将要上疆场的中世纪骑士会给妻子锁上“贞操带”——也没有事实依据。中世纪人从来没用过贞操带,也没有行使过初夜权。参考书目:朱迪斯·本内特  欧洲中世纪史 (豆瓣)

 

柬埔寨,越南国王有国内初夜权是真实的,国王可以和国内女人结婚前初夜,而且可以一段时间,不和国王见面的不得结婚,至于国王要不要初夜决定权力在国王。不过国王必须给一些陪嫁。

 

郭沫若认为,《诗经》时代,公子们对平民女子拥有初夜权。诗经《七月》就描述了姑娘们害怕公子们到来把她们带走。

 

中国苏鲁地区的初夜权资料则极为丰富可靠,充分反映了这一地区的社会状况。苏北涟水籍的严中平先生生前多次指出,由于中国地区之间差别极大,苏北就存在着初夜权的现象。应该说,这一现象源于苏北特殊的社会结构。

 

苏北的初夜权更多地发生在主佃之间。仪征学者刘师培指出:禾麦初熟,则田主向农民索租,居佃民之舍,食佃民之粟。……或淫其妻女。1928年的一份报告,徐海地区地主下乡,佃户们要献上妻女供其淫乐。苏北地主看中佃户的妻女,常以服役为名,召至家中随意奸淫。沭水、临沭一带地主对佃户打、骂、奸淫的事情也是层出不穷的。《申报》载,号称沭阳程震泰之半的顾七斤,垦良田七万有余亩,姬妾百。……此人好淫,远近妇人受其污者,莫点其数。曹县朱庄大地主朱凯臣拥有土地数千亩,任五方局团总,他看中的佃户女性均为其所奸淫。苏北宿迁极乐庵与寿山寺相似,和尚往往有妻妾多人。宿迁邵店圣寿寺的和尚几乎个个寻花问柳。当地俚语:庙前庙后十八家,都是和尚丈人家。

 

由于苏北鲁南是古代的鲁地,儒家传统影响较深,普通百姓往往羞于谈论涉性话题,加上初夜权本身存在着隐秘性,当事人多不愿对此加以张扬。并且,初夜权一词20世纪以后才成为汉语词汇。因此,对初夜权的准确叙述,多为新式知识分子。1940年代中期,据苏北土地改革工作者调查,地主对佃户的妻女,可以随意侮辱、霸占。……甚至有若干地区如宿迁北部,还保留初夜权制度,佃户娶妻,首先要让地主睏过,然后可以同房19424月,苏北新四军领导人邓子恢指出:贵族地主阶级的思想意识,包括可以自由奸淫以至霸占人家的妻女,可以享受初晚的权利。香港报人潘朗写道:农奴的新婚妻子,第一夜必须先陪地主睡,让地主老爷破瓜”“这风俗,在中国,在号称文风甚盛的苏北,也是存在。反之,佃农如果讨老婆而在新婚第一夜不把妻子送到地主老爷的床上,倒是大逆不道,是不道德

 

20世纪40年代担任沭阳农会会长、钱集区委书记的徐士善叙述:有次在沭阳张圩斗地主,晚上让他的佃户看管他。结果,夜里佃户用棍子把地主打死了。后来调查知道,原来佃户的媳妇,娶过来的头夜,被这位地主睡了。沭阳有的佃户向地主借贷娶亲,地主则以得到初夜权作为条件:沭阳胡集北老单圩地主单旭东佃户某某,儿子大了要带媳妇,因没有钱,向地主商量。地主说:不要愁,我替你想办法。但你要允许我一件事。佃户问他什么事,他说:你新儿媳带来,头一晚上我去,这你也赚便宜。你不允许,我只要想你儿媳,还能不给我吗?”佃户经过思考,没办法,答应了。地主借了三石小麦。

 

在共产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性资源也必须公有。按照马克思学说,消灭私有制和家庭是解放全人类的关键;共产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难道不包括同传统的一夫一妻制观念决裂吗?决裂后就成了俄共的“杯水主义”——性交象喝“杯水”一样的随便;到了陈独秀那里,性交象“点头”打招呼,是每日必行几次的革命仪式;到了法兰克福的马克思学派马尔库萨那里,干脆鼓吹“性解放”,搞彻底的“公妻制”了。

 

1917年俄国共产革命实行公有化,不仅对财产也包括对性资源实行公有化。革命者获得“全面解放”,以“性革命”方式“公有化”资产阶级及非革命妇女的行为十分普遍。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皆是,两性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为了实现崇高目标,手段可以不计。1920年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发表的小册子《家庭与共产主义国家》中写道:“出于工人阶级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阶级社会斗争的工具,并为这个斗争服务”。俄国小说中亦曾有女革命者充当妓女筹措革命经费的描写,卖淫被理解为对革命的献身。

 

1990年第10期俄国《祖国》杂志揭露了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动。1918年在萨拉托夫政府发布法令要求:“从1918年3月1日起,废止对17-32岁的妇女的私人占有权。”1918年3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登峰造极。当地共党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并在大街上张贴:“16至25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机关说明”。该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它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10个16-20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加盖公章);许可证签署人:总司令伊华谢夫。按照该城党组织的决定,红军士兵“公有化”了60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校女生。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中,4名姑娘当场被强奸,有25名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共产党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有一些女孩后来被释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奸了一个女孩,然后放了她。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时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奸杀,尸体扔进河里。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女生连续12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最终被枪杀。

 

1958年毛泽东搞大跃进,实行太平天国的男女分居政策,女营女工成了共党的性奴。康生在大跃进时期曾经提出过解体家庭的主张。就是把孩子统一交给育儿院,丈夫住男宿舍,妻子住女宿舍。康生认为家庭是私心的来源,只有把家庭解体了,才能够杜绝私心,才能够培育大公无私的共产主义世界观。当时农村就迈出了家庭解体的第一步,不准自己家做饭,统一吃食堂,结果饿死了5千万人。文革时期许多干部被发配到五七干校,也是把家庭都解体了,男女分住不同的宿舍。幸亏红太阳陨落了,还没来得及全面推广。倒是毛泽东的虔诚信徒波尔布特在柬埔寨实现了,结果30%以上的人民被杀害,柬埔寨陷入巨大的灾难之中。

 

1958年9~10月,上海奉贤县成立了11个人民公社,农村人口全被共产入社。社员生活一律军事化,按师、团、营、连、排、班的军事编制,把社员编入其中。吃食堂,住大铺,夫妻分手,母子别离。为彻底解放妇女,废除家庭私有制,各公社要组织幼儿园、托儿所。在“共产风”一风吹的情况下,一切财产归公。每个人只剩下换洗衣物,打在一个小包袱里,随身带着走。用不着的统统打烂、烧毁,以割断“资本主义尾巴”。社员房子充了公,公社还不放心,怕见物思旧。在集中居住后,各公社还放火烧了一些空房子。仅仅为了实现“共产共居”,断绝社员还家之念,全县就拆烧民房2147间。

 

奉贤县委要求社员吃在地头、干在地里、睡在田头。各公社在田头搭起草棚,集体扎营集体睡,以便爬起来就出工劳动,干到半夜爬上铺就睡觉。江南的夏夜,蚊叮虫咬,社员们受尽了活罪。被“解放”出来的女社员,统统编入各娘子军连,参加大兵团作战,累死累活。许多妇女劳累过度,造成子宫下垂、流产、闭经、不育、浮肿等病,直至大批死亡。

 

参加人民公社的妇女,许多人成为干部的性奴隶和玩物。废除家庭,夫妻分居,偶尔有夫妇俩相约野地交合,一旦发现,就会受到批斗甚至毒打。新寺公社在大跃进中,干部批斗、毒打过23对野合夫妻。干部们在公社化之初,有家室者也是偷偷摸摸,找间空屋求欢作乐。到了后来,干部们不仅夫妻有乐,甚至以减少劳动任务,安排轻松活路,入党、入团、提干,小恩小惠,多发一点粮食等等手段,淫人妻女。据统计,新寺公社党委成员,40%有作风问题。全县大队干部中,27%犯“男女作风问题”。有的干部,开始还只是寻找已婚妇女偶尔奸淫,后来则“专挑三拣四,引诱有姿色的姑娘”。

 

据奉贤县委1961年的汇报材料称:从1959年1960年夏,奉贤县公社一级干部中39%有男女作风问题。有的干部长期霸占军婚、女教师和少女。新寺公社一干部玩弄女性15人。有的被奸淫后给一双袜子、几块糖果、几包饼干或几斤大米。新寺公社社员编了一首顺口溜:“如今干部不一般,白天吃喝晚上玩。开口就骂举手打,社员难过鬼门关。鬼子爱抢花姑娘,干部围着女人转。十八姑娘看上眼,上床一碗大米饭……”。泰日公社大饥荒年代,竟发生丈夫刚饿死,死尸还停在屋里,生产队长第二天就掖着米袋进门先占人妻后占女的事件。

 

县公安局于三月和八九月间,先后两次在南桥镇举办“儿童集训班”。集训班公安干部利用职权之便,对2名集训少女进行猥亵、强奸。据当时对被集训过的88名儿童调查了解,受过捆绑、吊打、扯耳朵、抽皮带、煽耳光、晒毒太阳、罚跪和性虐待等刑罚的就有85人。

 

据中共上海市委工作组奉命复查,奉贤因干部严重违法乱纪,强迫命令,直接造成死亡的共102人,其中死于“劳改”、“集训”的23人(打死7人,自杀16人);全县被送入“劳改队”进行强迫劳动改造的共有5700多人。无辜被撤职、停职的干部有660余人。

 

邓小平及其党羽的统治时期,共产党干部都二奶成群,还特别爱强奸小学生中学生等幼女。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03:47 , Processed in 0.01175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