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最脏的民族禁止随地大小便,始于八国联军

已有 741 次阅读4/8/2017 19:20 |系统分类:生活

摘要]1900年夏,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然后,他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巨大的露天厕所之中。

八国联军进入紫禁城

文/谌旭彬(腾讯历史)


八国联军进京后,对京城随地大小便的风气,采取强硬手段严禁


1900年夏,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然后,他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巨大的露天厕所之中。


戏曲名家齐如山,在这座巨大的露天厕所中生活了多年。据他所见,清末之时,“北平城内,……各大街之甬路,都是高与人齐,矮者也有三四尺高,两旁的便道也很宽,但除小商棚摊之外,其余都是大小便的地方,满街都是屎尿。一下雨则都是水洼。”名妓赛金花,在接受刘半农的口述访谈时,也说:“北京的街道,那时太腌臢了,满街屎尿无人管。洋人最是嫌腻这个,便下了个命令,叫住户各自打扫门前的一段,倘有一点污秽,查出来是先打后罚,他们这种办法,固然太厉害些,可是北京的街道却赖以洁净了许多。后来西太后回銮抵京,看见街上比从前又整齐,又干净,很是喜欢,很夸赞洋人们能干。”


慈禧有没有“夸赞洋人们能干”,不得而知。但八国联军对北京城这座露天大厕所深恶痛绝,却是实情。联军入京时,一名叫做“仲芳”(这是此人的字,其姓、名不可考)的读书人,居住于宣武城南椿树二巷之“丛桂山房”,留下了一部日记,载有颇多联军强迫北京市民改变随地大小便陋习的情形。如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月初九日记:“德国在通衢出示安民,内有章程四条,其略曰:一德界内粮食,禁止出界外贩卖;一各巷街道令各户修垫平坦,打扫干净;一无论铺户住户,每日门前于七点钟各悬灯一盏,至十一点钟止;一各街巷俱不准出大小恭,违者重办。”


联军不许随地大小便,对北京市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十七日,仲芳氏记:“近来各界洋人,不许人在街巷出大小恭、泼倒净桶。大街以南美界内,各巷口皆设公厕,任人方便,并设立除粪公司,挨户捐钱,专司其事。德界无人倡办,家家颇甚受难。男人出恭,或借空房,或在数里之外,或半夜乘隙方便,赶紧扫除干净。女眷脏秽多在房中存积,无可如何,真所谓谚语‘活人被溺蹩死’也。”


颇多实在憋不住继续随地大小便者受到了联军的严惩。十一月十六日,仲芳氏记:“各国界内虽不准在沿街出恭,然俱建设茅厕,尚称方便。德界并无人倡率此举,凡出大小恭或往别界,或在家中。偶有在街上出恭,一经洋人撞见,百般毒打,近日受此凌辱者,不可计数。”


联军不仅仅只关注随地大小便。对京城随地堆放垃圾的现象,也同样深恶痛绝。十二月十八日,仲芳氏记:“惟烈风时起,尘沙败叶吹满门,必须时刻扫除干净,否(则)遇洋人巡查,即遭威吓。又炉灰秽土,街前不准堆积,无处可倒,家家存积院中。英美各界,均有公捐土车,挨门装运。惟德界无人倡率此举,似亦缺事耳。”


次年春夏之际,联军陆续撤离北京。北京市民再度获得随地大小便、随处堆放垃圾的自由。仲芳氏深感愉悦,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五月十四日记:“城内城外各段地面,即归还步军统领衙门五城巡缉,近日尚称安静,抢盗之案亦不甚多。……各街巷扫街、泼水、点灯、倒土、出恭、夜行等事,暂多松懈,不甚严查究责。究竟我兵同气连枝,互相怜悯,不比洋人横暴耳。”⑦

1900年前后,随地大小便之风并非北京独有,上海、天津也不例外


八国联军侵入之前,市民随地大小便的现象,实非京城独有。在上海,郑观应1890年代之所见是:“余见上海租界街道宽阔平整而洁净,一入中国地界则污秽不堪,非牛溲马勃即垃圾臭泥,甚至老幼随处可以便溺,疮毒恶疾之人无处不有,虽呻吟仆地皆置不理,惟掩鼻而过之而已。可见有司之失政,富室之无良,何怪乎外人轻侮也。”


在山东营口,因俄国人强迫中国市民清理随地所拉之大便引发激烈冲突,《大公报》1902年曾刊文打抱不平。其文称:“查街除秽之俄兵,每见途巷之中,墙垣之下,有遗留之粪溺,皆不肯用铁锹掇除,辄逼迫左近商民,以手捧掬远移焉。……职是之故,深结众怨。后复有派人以手捧粪之事,遽被华民捧粪污,掷俄兵面目,遂远遁焉。俄人之看待华民,直奴隶之不若也。”⑨俄兵强迫随地大便的国人用手捧粪,国人则把粪扔到俄兵脸上,冲突由此而起。显然,据文章语气,作者对俄兵的痛恨,远超过了对国人随地大小便的厌恶。


在山海关,同据《大公报》的报道,1905年禁止随地大小便后,民众频频抱怨生活不方便:“人言藉藉,多称不便。缘各胡同内,皆系住户,距厕较远,既不得随意便溺,左近又无官厕……”⑩

在天津,王锡彤1898年的观感是:“道路之污秽,街巷之狭隘,殊出情理外。沿河两面居民便溺,所萃不能张目。”美国人阿林敦则称天津“直到1900年都被说成是厦门之外中国最肮脏的城市”。

1900年,天津,参与侵华的俄国士兵

八国联军撤走后,北京城公厕稀缺,天津城恢复“粪溺狼藉”之貌

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北京,当是中国近代史上首次全城禁止随地大小便。这种全城禁止,纯以武力威慑为后盾。时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曾见到“另一国人士为了宣扬他们清洁的信条,射杀任何在公众场所便溺的人”。(12)联军控制下的天津,也是同样的情形。天津文化人士储仁逊,曾目睹一名外国士兵在发现一名十余岁的中国少年随地大便后,用刺刀威胁少年以双手将大便捧至指定之处。(13)如此种种,与前引仲芳氏日记中所言“在街上出恭,一经洋人撞见,百般毒打”相一致,足见联军禁令的执行力度确实很大。


可惜的是,重返京城的清廷,并无意继承八国联军留下来的那些公厕。相比需要政府出资的公厕,他们更喜欢联军留下来的用于维持治安的巡捕制度,以及由道路两侧居民出资、出力维持的路灯制度、道路洒扫制度。据统计,直到1911年,北京城区仍只有官建公厕3座,私建公厕5座。(14)在天津,联军撤退后,负责接收的袁世凯虽然保留了官厕,但这种官厕,并不等同于公厕,据储仁逊讲,大便须收五文,小便须收两文。1902年,《大公报》如此报道联军离开后的天津:“洋官经理时,街道极为洁净,刻下则粪溺狼藉,又复旧观矣。”1904年,《大公报》又报道,天津街头“来往行人任便当街撒尿,并无人禁止”。


以上,既非欲“美化八国联军”——其侵略性质毋庸置疑;也非欲“丑化国人”——城市居民排泄物的处理,终究是一项须由政府统筹提供的公共服务。清廷高层并非不知北京城是一座巨大的露天厕所,也并非不知西方国家的城市卫生是如何情状。1860年年代,奉旨出洋的斌春、张德彝、志刚等人,已见识过巴黎的“净无尘埃”、英国厕所的“时时洗涤,极精洁”;1870年代,奉旨出洋的李圭、刘锡鸿,也已见识过伦敦的“洁净无秽气”,东京的“河渠深广洁净,道路开阔,时时洗涤之,经过处无纤毫秽物也”(15)……但在清末所有的新政举措中,公厕始终缺席。即便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实施了公厕制度,清廷也无意继承和延续。近年来,颇多学者和著作谈及晚清新政,多惋惜其改革诚意被革命所中断。然而,这样一个连公厕这类最基本的公共服务,都无意好好向民众提供的政府,欲证明其改革有诚意,恐怕也是很难罢。

编者按:原标题《中国近代全城禁止随地大小便,始于八国联军》;原文注释15条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4/15/2017 03:43
 日本最新的马桶盖,已经加入了不少新科技元素,譬如可以进行粪便尿液的自动检测,马上让你知道今天自己的尿酸是不是偏高,血糖如何?肠胃中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同时,坐在座便器上,还可以测出你的体温和血压。
回复 樊梨花 4/15/2017 03:45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2016-10-19 23:42阅读:83,994
  我认识的一家日本公司的社长,他每天早上7点钟到公司,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扫厕所。这位社长已经70多岁,他的公司有100多位员工,主要为丰田汽车公司生产汽车零部件。老先生打扫厕所,完全不戴手套,而是跪在地上用手洗。有一次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请一个清洁工,而是每天自己亲自打扫呢?他回了我一句话,说,这是因为厕所里有财神。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X
手洗厕所,是日本中小学的必修课。
  在我们中国人的印象中,厕所是一个肮脏的地方。于是,我们形成了一个习惯,越是肮脏的地方,越是不好好打扫。原因很简单,我们把厕所只是看作是一个人的排泄的地方,而没有把它看作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
  日本人不是这么想。这位社长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日本古代有八个神仙,有一次应邀一起去蓬莱仙岛赴宴,结果财神因为上厕所,没赶上宝船,等他赶到蓬莱仙岛时,七个神仙已经举杯欢宴,而且没给自己留位子,于是躲到了厕所里面。所以,日本的宝船上只有七位神仙,而不是八位。
  老社长讲的故事,是日本著名的七福神的故事,我听出来是中国古代“八仙过海”的故事的翻版。他这么一说,把八仙为何变成了七仙的原因讲清楚了。只是没有想到,第八个神仙,也是最重要的财神,居然被弄到了厕所里面。那么,财神居住的地方,你不每天把它弄干净,财气自然不会来。所以,老社长每天擦洗厕所,其实是一种烧香拜神的修行。
老社长讲的故事,是日本厕所文化的一个版本,另外一个版本,是传说自古以来,日本就有一位厕所神,她是一位女性,长得十分的美丽。她主管人类的生育,所以,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生出来的孩子才会漂漂亮亮。
  在日本福岛地区,家里孩子出生后的第21天,长辈要抱着婴儿连续到附近的3家邻居串门,把宝宝抱进邻居家的厕所,放上一枚5元硬币,请厕所神保佑孩子健康成长。在另一些地区,如果家里生的是女孩,会先在她额头写上“犬”字再抱进厕所,以让厕神保佑女孩将来像狗狗一样多子多孙。而在日本古代,厕所还被用来兼做产房,祈求厕所神保佑孩子肠胃强壮,健康成长。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不少人家过年时都要在厕所里祭神
  厕所神还主管收获,在日本一些地区,迄今还保留着这么一个风俗————
一家人坐在厕所前的一张草席上,向厕所神致意,每人吃一口饭,表示领受了厕所神的恩赐,期待全家平安,子孙满堂。
  所以,最近中国的网络上有一个帖子,说日本公司的白领怕别人看到他吃盒饭的难看的样子,于是躲到厕所里去吃。我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但是,如果一个人理解了日本自古以来,有在厕所门前吃饭祭神的习俗,那么,在厕所里吃饭,就不会有心理的抵抗感。
  我们一些网友之所以对于日本人躲到厕所里吃饭感觉到一种变态,是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厕所是一个臭气冲天,肮脏不堪的地方。但是,在日本的许多办公大楼,或者在家里,厕所是一个最为干净的地方,甚至要超过厨房和客厅,因为厕所里,除了一箱子水,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没有异味,甚至还漂着淡雅的香水味。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看这位美女蹲在厕所里吃得多开心
  日本社会有一种说法,说看一个家庭主妇是不是勤快,就上他家看看厕所是不是干净。因为,一位勤快的家庭主妇,她每天总会把厕所擦洗的最干净。
  所以,我有一次去朋友家做客,上了一次洗手间,发现厕所里摆了一盆插花,看得出,这一盆花是很新鲜的。后来,女主人的孩子告诉我,这是妈妈一早上花店买来的。我就理解,这位女主人的一份心意,她知道客人会借用她们的厕所,因此,需要把厕所打扮的最为干净和温馨,这才体现出女主人的教养和勤奋。
  日本人对于厕所的崇拜,可以从他给厕所取名可以看出来。日文中,厕所称作为“御手洗”。在中国的汉字中,“御手洗”的“御”,多用于和皇帝有关的东西,譬如说皇帝的印章叫“御玺”,皇帝的宝座,叫“御座”。所以,日本人把汉字传入自己的国家后,他把厕所,也加了一个“御”字,如同尊敬皇上一样尊敬厕所,可见,日本人重视和尊敬“厕所文化”的程度有多深。
  现代的日本社会,也有人把厕所叫做“トイレ”,这是外来语,是根据英语的厕所发音改变过来的。所以,大家去日本,要找厕所的话,你就要英语的厕所单词发音,日本人全会给你指路。如果你用一个“WC”,估计100个日本人中,98个人是不知道的。但是你如果手写“御手洗”三个字的话,那么会显示你特有品味。因为,日本人会把“御手洗”当作有文化内涵的叫法。而“トイレ”只是一般的叫法。如果你将厕所直接叫做“便所”,那绝对是会被当成山沟沟里蹦出来的乡下人。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日本有不少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公共厕所里设置了女性专用的化妆室
  另外,在日语中,厕所还有一种叫法,叫“化妆室”,这通常是年轻女性使用的称呼。“化妆”一词取代了厕所的传统叫法,这是因为,现代的厕所空间,在方便和清洁以外,已经被赋予了新的功能和价值。日本厕所通常散发着淡淡香气,这香气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在厕所补妆的女士们。
  我觉得,日本人设计房子,最为合理的部分,是厕所与洗浴间的分离。日本除了单身公寓和酒店,因为面积小,实行厕所与洗浴一体化之外,在2室一厅以上的房间,厕所都是单独分离的。为什么厕所要分离?因为日本是一个岛国,空气湿润,而且一年中还有近一个月的梅雨季节,因此厕所很容易潮湿,一潮湿就容易生长细菌,感染人的生殖系统。所以,日本的房屋设计中,只要空间可以,一定会把厕所单独分隔出来,做成2平方米大小的一个独立的空间。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日本许多店铺的厕所演绎一种高级化,体现店家的品格。
  许多家庭会在厕所里放上香水,或者鲜花,男人们会放上自己爱读的书和杂志。把这2平方米的空间,打造成了一个温馨的空间。日本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曾经说过,他的许多创作的灵感,都来自于厕所。因为坐在这么一个封闭的独立的空间内,人最容易安静下来。那一个时候,创作的思路就会涌现出来。我的一位搞设计的朋友,他也告诉我,许多设计的理念,都是在厕所间里想出来的。
  当然,日本人喜欢呆厕所的另一个原因,是工作压力过大。坐在马桶盖上休息一下,可以找回人生的禅意,以此得到放松。
  日本著名的舞台设计家、杂文小说家妹尾河童先生曾经写过一本关于日本厕所的散文书,名为《窥视厕所》。书中共详细介绍了五十个私人家中厕所,厕所的主人有作家、演员、企业家等各行各业的人。妹尾河童先生对这些厕所做了仔细的描述,并画出了各个厕所的俯视图。里面的厕所令人大开眼界,厕所里装饰着主人收藏的瓷器、雕塑、八音盒甚至还有名画和古董。有的马桶本身就是带雕刻的艺术品,而厕所的踏垫更是各色各样,充满了艺术情趣。
  说到日本的厕所,我们一定要聊聊日本的厕所里,都有一些什么新鲜的玩意儿。
  去年,中国社会的一大话题,是日本的马桶盖。这个马桶盖自然不是一般的马桶盖,而是高级智能的马桶盖。
  马桶盖其实不是日本人发明的,而是美国人原先给痔疮患者的清洗工具。后来日本人发现,这玩意儿好,至少可以减少痔疮的发生率,于是把它引进,并加以改造。所以日本社会自从有了这一种可以清洗的座便器后,痔疮的发病率出现了大幅的下降。
  那么,当今的日本社会,智能化的马桶盖已经进化到什么样的程度呢?当你打开厕所门,原本盖着的马桶盖会自动掀起,并根据你的动作,迅速判断出你是来大的,还是小的,因此决定是不是要把坐的那一层也帮你掀起来。当你落座后,会有优美的音乐流淌出来。而座便器是温暖的,那怕是冰天雪地的时节,也不会冻坏你的屁股。自然,冲洗用的水也是温水,水温可以自动调节。冲洗的力度和水量,冲洗的位置前后也可以调节。冲洗的按钮,有两个,一个是专门给女性用的。当然,当你完事后,座便器四周会吹出暖风,把你屁股烘干,而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日本最新的马桶盖,已经加入了不少新科技元素,譬如可以进行粪便尿液的自动检测,马上让你知道今天自己的尿酸是不是偏高,血糖如何?肠胃中是不是有什么疾病。同时,坐在座便器上,还可以测出你的体温和血压。
  为了让女性上厕所避免尴尬,日本知名的卫浴品牌TOTO东陶公司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发的一款明星产品,叫“音姬”,“音姬”的体积比手掌略大,人们只要轻触红外线开关,它就会自动播放25秒钟的流水乐声。在25秒的时间内,如再次触摸机器,乐声就会自动延长。“音姬”的出现,获得了日本广大女性的无数好评,因为潺潺的流水乐声会遮盖如厕的声音。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这就是传说中的“音姬”
  日本在所有的公共厕所,无论是地铁车站,还是办公楼餐厅,卫生纸是一个标准的配备。而且往往都是放着好几卷。当然在日本不用担心有人会偷这些卫生纸,因为许多的日本人知道,你拿走了卫生纸,那就会给许多人增添麻烦,是一个很不道德的问题。日本的卫生纸因为没有任何添加剂,可完全融于水,所以不担心马桶堵塞问题。最重要的是纯天然,对皮肤无害,不用担心我们的屁屁会莫名其妙的粘了许多荧光粉。
  我们常说“看人看细节”,其实看什么都是“细节为王”。日本各类厕所,无论大小新旧,让人感到舒心方便。透过这些细节的安排,我们看到的是日本的一种厕所文化,而这一种文化的背后,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以及细致入微的人文关怀。
日本人为何敢在厕所里吃东西
日本一些供老年人或残疾人使用的厕所,设备最为齐全。
  “松下政经塾”是日本培养政治家的摇篮,它有一句名言:“政治家离不开选民如同离不开厕所,对待厕所与对待选民一样重要。”松下政经塾的教务长曾在学校的公共厕所里举行过一次开学典礼,那位教务长在亲手清理完马桶后,竟用双手从马桶里捧出一捧水,当众一饮而尽,告诉学生们一个道理,你把厕所擦洗好了,你就会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做人做事的道理。
日本有一首上过红白歌会的歌,叫《厕所之神》;每年的11月10日是日本全国的厕所节。
看完这一篇文章,大家是不是应该在今天下班后回家,把自己家里的厕所好好地擦洗一遍呢?你如果想象,财神就在厕所里,你一定不会有抵抗感。而对于自己女儿,你要告诉她:“把厕所打扫得越干净,将来长大了会越漂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7 12:01 , Processed in 0.03905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