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巫术思维对中国的巨大危害

已有 551 次阅读3/12/2017 23:16 |系统分类:社会

巫术渗透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多数国人都有巫术思想,官员尤甚。2004年5月,中国科协公布的2003年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仅有1.98%的中国公众具备了“科学素养”。让人吃惊的是:这份被认为“基本说明了目前我国18至69岁公众的科学素养状况”的调查显示,13.3%的中国公众迷信。其中,20.4%的公众很信或有些信“求签”,26.6%的人相信“相面”,14.7%的人相信“星座预测”,4.8%的人相信“蝶仙或笔仙”,22.3%的人相信“周公解梦”。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程萍对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调查后发现,只有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迷信,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周公解梦”“星座预测”和“求签”等。部分官员中,对迷信活动的相信程度甚至高于一般公众。一些官员相信风水能改变运道,持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一,中国自古就有杀女婴的巫术恶习

 

近年来针扎女婴事件频繁被曝光,如2013年哈尔滨儿童医院接治一女婴,其体内前后两次共发现4根缝衣针,同年7月,江苏淮安市一名11个月的女婴也被发现体内有4根针,2011年北京天坛医院收治了一名5岁山东女童,并在其颅内、颈内和腹部发现三枚钢针。2014年10月21日,山东高唐一名11个月大女婴被扎16根钢针。不少网友纷纷将此类案件与当地杀女生男的迷信风俗联系在一起,而在哈尔滨针扎女婴一案中,身为作案凶手的女婴父亲在自首时已经承认,其作案动机就是迷信“针扎头胎女婴,下胎能生男孩”。心理学家武志红也曾提供一个类似的传说:“(针入大女生男孩)以及将女婴杀死埋在路上,让千万人碾压,看来都是出自同一种心理—让投胎的女魂不敢来投。”

 

自古以来,生女被视为贫穷的根源,殷商甲骨文中便写有“生男为嘉,生女为不嘉”由此产生的虐杀女婴现象,通常采用的方式是溺死,有专有名词谓之“洗儿”。战国末期,民间溺女便蔚成习俗,《韩非子》即记有“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元代《郑氏规范》中称:“世人生女,往往多淹杀”。及至晚清民初,残害女婴的恶习依然屡禁不止,有湖南长沙县志记载:“此邦风俗,向有溺女陋习,至今相沿,牢不可破。”民间溺女的原因不止贫困,更有迷信“溺女以求男”,即溺头胎女婴以利于下胎生子。清代江西临川县志称 贫乏之家因耻于卖女而溺之,不以为怪,“且有溺女以求子者,犹可痛恨”,道光五年浙江巡抚列举民间溺女理由也有此条。江西按察使对瑞金县溺女恶习提供了具体细节:“维富家巨族子弟、富少习于不经之说,谓生初胎生女不溺,则必连育三女,而得子必迟,故完婚即期得男,有生女者,当必抛溺。”即富家巨族多信风水,认为头胎生女如不溺死,会导致连生三胎女婴,因此要溺女以求速生男。

 

根据《中国巫术史》记载,中国上古时期就有用于诅咒的厌胜之术,即对画像、偶人等作法起到镇服、伤害对方的作用。后期还加入诅咒对象的头发、指甲等物,并在偶人身上写生辰八字,其中常使用钉、针一类的尖锐物做辅助。根据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的解释,这种古老的“交感巫术”普遍存在于世界上。如2009年,巴西一男子为报复前妻,根据当地伏都教巫术,他将两岁的继子当成了“巫术人偶”,偷偷往他体内戳进了50根缝衣针。使用针作为凶器,则不易被发现,方便以意外或慢性病为借口解释死因,从而规避风险。

 

巫医认为,针扎人体可驱鬼治病。上古时代巫、医一体,医疗行为通常以巫术形式出现。中国古代四大巫术:医相。“中医”就是其中的。唐代医家孙思邈称“古有汤救焉、有针灸焉、有禁咒焉、有符咒焉、有引导焉,斯之五法,皆急救之术也”。在巫文化最盛的商代,根据甲骨文显示就有针刺疗法,后来的汤药之法皆晚于针砭法。《科尔沁萨满教研究》提到,萨满教认为人做梦时灵魂会暂时离开躯体,这时鬼怪会附在孩童身上,使用银针扎体就可驱除鬼怪治好疾病。清末义和团运动让原本隐蔽的黑巫术公开登台,使华北农村巫术之风更泛滥。义和团运动期间,除了刀枪不入的降神巫术,拳民普遍使用人偶诅咒方式,在十字路口公开烧掉代表洋人的草人,以作为致胜手段。至民国时,这种巫术信仰已成为北方农村的一种广泛现象,如社会学家李景汉在《定县社会概况调查》中提到,乡民在请巫医治病时要请神磕头,巫医念咒驱邪时,要用桃木钉子在病人身上乱钉,病人若受苦开口嚷叫,即为妖魔附身的证据。

 

二,中国人信仰实质是功利性的巫术

 

人类为了生存,凭借著对大自然的一些神秘和虚幻的认识,创造出各式各样的法术,期望能够寄托和实现某些愿望,这种法术一般通称为巫术。巫术信仰出现在八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安葬死者的仪式中。

 

巫术的思维特征是:一是相信万物都存在精灵鬼神,二是有些人能通灵,巫师或帝王能够指挥、祈求甚至恐吓神灵来做一些事情,中国由此产生了“天人合一”的整体主义思想;“天人合一”其实是天人未分。三是任意两件事物都可以通过神秘力量关联起来。巫术思维认为世界的道理在于相似,只要相似的就可以互相感应。比如扎个纸人写上谁的名字然后扎针,那人就被感应而得病招灾。中国古人由此产生了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互相转换的原始的巫术辩证法思维。这是巫术声称可以改变未来,预知未来的思想基础。

 

巫术思维代表着这个时期一种人类盲目自信乐观的思想方法。宗教和科学都认识到了人的有限性,都懂得了谦卑和诚实。而巫术恰恰相反,一直不承认人的有限性,总是期望用一些奇怪的符咒和仪式改变世界的进程,常常显得无知而又自负。古代文献中“人定胜天”的伟大气魄,就是巫术信仰的口号。

 

中国人历来就有很强的功利性,即便是在信仰选择上,也是趋向于可以带来实际的利益的。这就使得无论是宗教还是迷信活动,只要能够给人带来好处,通常就会有人相信。在中国人的这种心态之下,曾经花大力气与巫术分离的宗教在今天却有奇迹般的开始与迷信等走向一种内在的隐蔽的结合。这是因为:

 

首先,中国人巫术思维对鬼神的态度相当不端正。


西方宗教,世人对神灵是寄望于来世或身后世界,如基督教等,为了来世更好或死后上天堂,这辈子就必须关心灵魂的拯救,关注如何“摆脱世俗的困扰,如何理解生命的意义”等带有终极意义的哲学命题。然而,巫术是纯粹实用性的技艺,它更关心的是鬼神能否以及如何给自己当下的某个目的带来好处。这目的一般是非常具体,非常功利的,如病能否好能否发财某次出行是否顺利等等


为了达到这些目的,巫术使用者们往往对鬼神软硬兼施,恩威并用。如果说西方宗教对鬼神更多的是顶礼膜拜的态度,那么中国巫术对鬼神总是试图操纵、打击甚至消灭神灵,即便中国人对某些佛祖神灵敬香施钱,也类似于当今社会对贪官行贿一样,总是在祷告立即提出具体的要求。中国人认为“无官不贪”,做事情习惯于找关系走后门,其实在巫术中他们以鬼神的态度也是一模一样的。《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取经被阿难尊者们索贿,如来不但未加责怪,反而认为这是应当之事,这样的故事,恐怕也只有中国人能写得出来,也只有中国人看了会会心一笑吧。

 

其次巫术思维实际上是一种懒人及弱者思维。


中国人总希望通过某种仪式,获得鬼神的承诺,从而让自己不劳而获,或者能不受挫折少花精力而获。一次祷告就能让自己发财,一次烧香便能让合家平安,这样的潜意识恐怕还存在大量的国人心中,否则如今各大寺庙道观的香火也未见得有如此兴盛,更直观的是中国人对风水的趋之若鹜,风水先生大行其道,许多学校里研究周易的教授专家们也打起了风水的幌子,到社会上走穴捞钱为什么风水有如此大的市场?原因谁都明白,哪个人不想通过房子的布置或者祖上葬得好就能让自已飞黄腾达。佛教进入中国后,与这种懒人思维相结合,便产生了禅宗这个颇有中国特色的宗教形式。不用苦苦修行,只要一次“顿悟”,便能立地成佛,有这等好事,怎不会获得众人青睐?只可惜,许多人总忘了,悟出一个道理并不难,将道理化为实践却实在不易。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些劳苦过程,在巫术和禅宗里全然不要,巫术只要一次仪式,禅宗只要一次顿悟,你的生活便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种懒人思维,实际上反映了低层人民的急欲改变现状,却又过于急功近利,从而希望天上掉馅饼的弱者心态,这种心态在我们身边仍然不会少见,彩票业大大兴旺,麻将赌博全社会流行,一切都在于运气而不在于勤劳与科学……

 

三,宗教和巫术本质区别

 

宗教思维认为万物都由一个万能的神来主宰。宗教也承认神秘力量存在,是在形而上的层面上看待它的。

 

首先,按照逻辑思维推导出的一个唯一的至上神,由此否定了泛神论的万物有灵论。中国巫术文化坚信万物有灵论神秘力量的存在,所以,中国人崇拜龙图腾,认为中国人是龙的人。这完全是荒诞不经的原始思维。

 

其次,既然宇宙存在着至高无上的上帝,它的意志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祈祷或法术而改变。宗教认为,巫术就是对上帝的僭越和冒犯,所以,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禁止巫术动。巫术活动的关键是祭品,宗教活动的关键是祷告。在信奉基督教的西方国家,不会出现毛泽东似的个人崇拜个人崇拜是巫术思维的必然。巫术思维者希望冥冥中的鬼神或伟大领袖能帮助自己。

 

第三,宗教是试图探求上帝的真相,而巫术只在乎自己的法术是否有效。宗教有自身的一套观念体系,巫术则完全没有。巫师们从来没有试图让他们法术体系系统化逻辑化,因为他们不懂逻辑;只是对一些偶然事件之间的关系进行猜测,从来没有努力为自己的巫术寻找一种理性基础。

 

第四,宗教观念是公开的,要经受各方质疑的考验,经受不起质疑的观念都将被抛弃,经得起考验的观念和价值观保留下来成为社会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巫术则不然。历史上,巫术从来都是私人的秘密技巧(中医等巫术都是如此,什么祖传秘方,不可公开),甚至在巫师圈子里面都未曾形成共同的观念,更谈不上成为社会意识的组成部分。巫术始终只是一种技艺,不是宗教,更不可能是科学。巫术的思想是一切迷信的基础。

 

四,巫术思维阻碍了逻辑、科学和民主的生长

 

希腊哲学思维强调逻辑思辨,从而产生了古希腊科学,希腊科学是非功利的、内在的、确定性的知识,以演绎数学、形式逻辑和体系哲学为代表,但是缺乏实证精神。近代科学继承了希腊科学的确定性理想,但增加了主体性、力量性诉求,是逻辑和实证的有机结合。实证就是必须拿出证据来证明你的观点。逻辑是人们正确的思维形式,只有用正确的逻辑方法才能保证思维的正确。有很多理论在逻辑上就不通,可以把它们剔掉,没必要费事去研究了。近代科学的主要代表是数理实验科学。它通过实验取得科学知识的实际效果,通过数学取得科学知识的普遍有效性。数理实验科学的模式最早在物理学中取得成功,以牛顿力学为标志,后来相继在化学和生命科学中大展宏图。

    中国文化里巫术思维特征是:一是坚信神秘力量的存在,二是整个“天”都在这种神秘力量的支配之下,任何事情都可以与神秘力量联系起来。三是神秘力量具有不可尽知,不可演说的特征。中国的传统“学问”讲究“悟”,中国式的“悟”也仅仅是感受,悟的内容是说不出来的,只能“取象比类”,语词间相互循环定义,同义反复,无法用表示事物规律的逻辑方法把它“说”出来。只有用逻辑的方式表述出来的“悟”才是真正的人人可以“学习”的知识。

    《中国古代巫术》说“巫术的兴盛使中国传统思维方式中保留了更多的原始思维残余,由此形成了一种贬低概念分析,崇尚神秘直觉的风气。”因此,中国主流思维模式注重直觉体会,粗略地认识思维对象;仅满足于对经验的大致总结及对事物粗浅描述,缺乏精确分析。道家是中国人思维方式的集中代表,道家就是心中无数的糊涂虫。老子说,“少则得,多则惑”。也就是说越少越好,“无”最好,他的道就是“无”。这就缺乏数字化思维的“度”的把握,错误百出。如,病人吃药,必须达到剂量,少了治不了病,多了把人吃坏。哲学上说是要把握“度”,绝不会是懒人的越少越好和“大道至简”的越简越好。

 

古希腊很早就产生了科学的数理逻辑思维。希腊航海强化了几何与天文学的知识,频繁的交易强化了数字思维。据说,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成员主要是一群贵族,他们喜欢音乐,他们发现“一根调好的琴弦,将会奏出一个高八度音。同样地,如果缩短 为四分之三,就奏出一个第四音;如果为三分之二,就奏出一个第五音。一个第四音和一个第五音一起成为一个八度音”,罗素说,“音乐上的发现极可能导出万物皆数的概念。因此要了解我们的周围世界,必须找出万物里的数。一旦掌握了数的结构,我们就控制了世界,这确实是一个最重要的观念。”说到这里,再顺便说一句,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这些人,把社会上的人分为三类,就像是到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去,一种是做交易的,一种是参与比赛的,还有一种是观众。做交易的人地位最低,而旁观者的地位最高,他们是理论界,是哲学家。在古希腊的时候,他们形成了这样的价值观:思考的人要高于那些从事实际工作的人。因为理性(思维)是人的本质。

 

离开数量关系来谈论事物或现象,将很快进入巫术、迷信和玄学的领地。人类的历史经验表明,在没有数字化思维的领地里,辩证法是永远的胜利者。即使辩证法声称自己是科学的和理性的,也常常是反科学和非理性的,这已经为历史所证明。缺乏数理逻辑的辩证法是前科学的范畴,早被西方和苏东世界抛弃了。可是在中国,它却成了“智慧”的代名词,比如书店和网上充斥着“领导工作的辩证法”、“企业管理的辩证法”、“人际交往的辩证法”、“谈恋爱的辩证法”等等说法,这里的“辩证法”就完全可以替换为“智慧”。这就是颠倒黑白,使中国人更加愚昧化。譬如:香港政府的财政预算报告非常精细,有很厚的一堆,有些项目,比如说,细化到一个接线员每天可能会接到多少通电话、折合多大的工作量等等,因此,他们用到的每一分钱都有交待,决不有丝毫的含糊。而内地的各级政府部门给出的预算报告就粗枝大叶多了,很多项目到底是干什么的?语焉不详,大而化之,这就为他们搞腐败预留了很多的余地。西方政治家说,关心公共财政开支,是民主政治的起点。我们都是纳税人,有权过问我们的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合理恰当,这就是民主政治最核心的地方。然而,由于中国人缺乏数量逻辑思维,关心公共财政的人非常少。

 

可见,中医、风水、星相、测字等巫术思维阻碍了中国的文明化和民主化。遗憾的是:中国的制度派只承认中国制度落后Q似地不承认中国文化落后其实,中国文化永远不可能长出好制度。例如,中医几千年,没有产生医院和医院制度,也没有产生医学院和学院制度。西方医学产生了这些制度,而且还产生了严格的食品药品监管制度。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文化就是原始人的阴阳丛林文化,国学中医都是中国人的精神鸦片永远不会结出好的果子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3/13/2017 00:49
可见,中医、风水、星相、测字等巫术思维阻碍了中国的文明化和民主化。遗憾的是:中国的制度派只承认中国制度落后,阿Q似地不承认中国文化落后。其实,中国文化永远不可能长出好制度。例如,中医几千年,没有产生医院和医院制度,也没有产生医学院和学院制度。西方医学产生了这些制度,而且还产生了严格的食品药品监管制度。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文化就是原始人的阴阳文化,中医、国学都是中国人的精神鸦片,永远不会产生好的制度。
回复 樊梨花 3/13/2017 00:55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文化就是原始人的阴阳丛林文化,国学中医都是中国人的精神鸦片,永远不会结出好的果子。
回复 樊梨花 3/13/2017 06:45
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辩证法
马克思唯物辩证法
原始人的阴阳巫术辩证法

统统反对
回复 樊梨花 3/13/2017 06:53
在西方历史上,科学有两个前后相继的形态,第一是希腊科学,第二是近代科学。希腊科学是非功利的、内在的、确定性的知识,源自希腊人对于自由人性的追求。这一科学形态的典型代表是演绎数学、形式逻辑和体系哲学。中国文化以功用为最高追求,因此,从一开始就与科学精神错过了。

    近代科学继承了希腊科学的确定性理想,但增加了主体性、力量性诉求,成为今天具有显著的实际用途、支配人类社会发展、决定人类未来命运的主导力量。

    近代科学的主要代表是数理实验科学。它通过实验取得科学知识的实际效果,通过数学取得科学知识的普遍有效性。数理实验科学的模式最早在物理学中取得成功,以牛顿力学为标志,后来相继在化学和生命科学中大展宏图。从19世纪开始,物理学、化学、生物学陆续转化为相应的技术,引发了相关的产业革命,兑现了数理科学早期的力求的理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03:50 , Processed in 0.02462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