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拜龙的民族难以正义和民主

已有 905 次阅读3/8/2017 09:20 |系统分类:争鸣

台湾在美日压力下民主了,但台湾的汉人是电信诈骗的主力。福建也是电信诈骗、医疗诈骗的老窝。台湾的汉人来自福建,劣根性依旧。

 

以下是对林炎平的文章改编后的主要内容。

 

一,崇拜龙的民族是难以文明的

 

中国寺庙给人以感情上的卑下和理智上的服从;而古希腊神庙则给人以感情上的平等和理智上的升华。

 

古希腊神话里有怪,但这些怪没有引起他们的恐惧,更没有让希腊对其崇拜。希腊有战胜龙等怪兽的许多英雄:如杀死怪牛的忒修斯、杀死怪龙的伊阿宋、屠龙、杀海盗的大力士赫拉克利特,还有荷马史诗歌颂的众英雄。

 

古希腊崇拜的形象中没有怪兽,只有他们自己以及和他们的形象一模一样的神。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没有做到这点。在古埃及,在美索不达米亚,在印度,在印第安文明地区,在中国,都出现了图腾(动物)和图腾崇拜,而所有这些图腾彼此既大相径庭又如出一辙。它们不同的是各异的形象,相同的是酷似的恐惧。

 

龙形象源于毒蛇和吃人的鳄鱼。希腊人为了自由尊严,赤身裸体和恶龙搏斗。中国人苟且偷生,把生杀予夺的权利交给了龙,把自己的自由尊严交给了龙,自己做了缩头乌龟。一个崇拜吃人龙的民族是不可能文明的。中国有仁人志士,但是他们是一小撮如同凤毛麟角。于是,皇上用龙威吓百姓,百姓匍匐于地山呼万岁。趋炎附势的奴性就成了中国人的性格。

 

21世纪,还有中国人希望用狼图腾来让国人崇拜。他们没有勇气像古希腊人战胜这些怪兽。用狼图腾代替龙图腾,表达他们的心态,忍辱负重、巧取豪夺、刁钻古怪、背信弃义。在这些怪兽面前,不管是还是,他们永远是奴颜婢膝的奴才,只有在弱者面前他们才显现出作为奴才的另一面——吃人的野兽。

 

二,为了面子的虚荣,牺牲了原则和正义

 

面子的目的是为了招摇自己并不享有的地位,是为了虚构自己并不具备的德行,是为了遮掩自己根深蒂固的恐惧。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几乎没有奥林匹克精神,只有虚荣的中国——“面子。为了面子就顾不上手段的正义了。在普天同庆的奥运会开幕式上,那段声情并茂的假唱,不仅剥夺了一个具有美丽声音的女孩应得的认可,而且抹黑了另一个具有可人外表女孩的天真无邪。为了面子,让一个美妙的声音和一个靓丽的外貌结合起来展现给世界,即便以造假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在中国,大部分人对这样明目张胆的造假心照不宣,或者暗中鼓励,甚至欢呼喝彩。只有少数的有识之士对此忧心忡忡。

 

更加糟糕的是,现在居然有不少企业追捧那个登场假唱的女孩,让她作产品代言。在西方,企业对造假避之不及,唯恐和任何造假沾上什么边。但是在中国,却有很多企业对此如蝇逐臭。他们坚信,绝大多数国人吃这一套,悲哀的是,这判断很可能是对的。也就是说,国人对此等粉饰面子的伎俩确实有一套特色思维,他们认为这理所当然,甚至值得喝彩,至少无可厚非。他们,正是中国面子工程的土壤,而面子情结则是这面子工程的精神根源。

 

在酷爱面子而不顾尊严的长期实践中,国人逐渐丧失了原则和正义,丧失了是非标准。明恩溥在《中国人的德行》中剖析道:中国人最重的是面子,这种面子其实就是不重事实、只重形式的做戏。因此,中国人的问题,永远不是一个事实问题,而是一个格式问题,不是事实的对不对,而是格式的合不合。一切是非都在这个格式问题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子。于是,为了面子,内涵可以舍弃,原则可以牺牲、尊严可以践踏。

 

按照鲁迅的观点,面子是中国人的病态精神纲领,其症状繁多,如官瘾、卖老、围观、中庸、情面、做戏、观斗、少坚信、无操守、善变化、能忘却、喜团圆、瞒和骗、爬与撞、捧与挖、不认真、主奴根性、眼光不远、糊涂主义、无是非观、二重思想、排斥异己,等等。其中最有普遍性、危害最甚的,则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

 

我在国外见到不少形形色色的中国人,有的时候到中国人开的餐馆去吃饭,到中国人开的商店去买东西,但是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笑脸很少。你就是买了东西付了钱,他的那个脸色还像是你白拿了他的东西没给钱。有一次就更加令我不解。到了巴黎一个华人面馆,我向服务员点菜,我开始用汉语对他说,但是他用法语回答我,由于我不懂法语,就用英语再次问他,他还是用法语对我说。我以为他不会说英语或汉语,就勉强用几个法语单词告诉他我要点的食品。过了一会,结果他开始和餐馆别的工作人员用汉语大声聊天了。这是一个会说汉语的人,听他的口音是大陆出来的,是北方省份的人。

 

我不知道这样的人在以如此态度对待中国人是出于什么动机和心理。可正是这些人,吆喝起爱国的口号最响亮,其实他们连邻居和路人都不关心,更不必说爱更加广泛含义的实体了。他之所以不用顾客和他都会说的语言,是因为他觉得说汉语有失身份,而对方会说英语他就更觉面子下不来,他就更加要说法语了,他要说一种你听不懂的语言,这他才有面子。

 

这样的人,其实在国人中很普遍,他们争先恐后地亡国(逃离中国),而又声嘶力竭地爱国,其实,他们只爱国,却不爱同胞,不爱他人。那,就是幌子,他们真正爱的是他们的面子。

 

面子,对于国人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应该说,所有的人都在乎面子,但很少有人像国人那样把面子置于原则和正义之上。

 

三,面子的代价——尊严和人格

 

尊严和面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面子和尊严之间,相隔着难以跨越的鸿沟,这就是原则。其实,国人把面子直接等同于尊严,这恰恰源于国人的缺少尊严。

 

中国男人恐怕是世界上最爱面子的,但也可能是最不要尊严的。自古中国男人对于其认为属于自己但是又移情别恋的女人的惩罚极其残酷。但在西方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通常是尊重对方的选择,如果做不到这点,则是争夺同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之间进行决斗。中国男人通常既做不到尊重女人选择的大度,更似乎绝无决斗的勇气,而只有残害自己女人的残忍。这样的心理可能在动物界也不入流。我在太行山上曾经晚上和羊群一起在农田里度过,清晨被沉重的钝器打击声惊醒,发现原来是几对公羊在角斗,声音便来自羊角的撞击。放羊的告诉我,它们是在争夺配偶,得胜的可以得到拥有母羊的权利,而失败的只好退出竞争。但是,在中国,似乎男人并无当面决斗的勇气,只有背后使坏的阴招。当然决斗并非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这过于残酷和野蛮,但是比起男人以残害自己追求的女人来维护自己的面子,却要有尊严得多。

 

比起残害女人,中国男人对自己的同类的提防和残害可能更胜一筹。他们一旦占有了女人又拥有了权力,就要阉割所有周围的男人。太监,就是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用这种方式,皇上就可以独占所有女人,哪怕是他并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染指的女人。把他人都变成太监的好处是,他皇上至少可以确信,已经没有别的男人和他争夺女人了。中国皇帝的所作所为很贴切地解释了中国男人的心态,一旦权力所及,便要剥夺他人的尊严和人格,为了他自己的面子,所有人都要牺牲尊严和人格。而他所可以信任和委以重任的,也只是这些被剥夺了尊严和人格的人。而这些太监,也用这种丧失尊严和人格的苟且方式换得权力和地位,并以此为虎作伥、为非作歹。

 

在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时候,船上的男人都主动让妇女和儿童先登上数量不多的救生艇,把生还的希望留给妇孺,把死亡的危险留给自己。最后所有的妇女儿童都获救了,而丧生的都是成年男人,包括船长。船长认为他理应最后一个离开自己的船,这是一种责任,也是尊严。对比在大地震中撇下学童逃生,而且不觉得任何羞愧的男人;对比那些在公共场合看到弱者受害而连呼救的勇气都没有的男人;对比那些在失火的剧院中堂而皇之让小学生坐着不动而自己先逃离火灾现场的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泰坦尼克号的绅士们和船长的所作所为解释了什么是尊严。由于大多数中国男人关心的仅仅是面子,因此在这样检验良心的场合,他们是无法及格的。

 

当然,中国男人中也有英雄,但却寥若晨星。国人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信念多是为了教训他人的,他们希望别人都这么做,但是他们自己却绝不会这么想。轮到他们自己,这信条就变成了无道则隐——“适彼乐土”,逃也。这诗经就是孔子删定的,可见,他提倡像兔子一样地逃生。

 

很多国人,在社会底层的时候受人践踏,如果说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他们应该同情弱者,当有恻隐之心。但是,不!而是一旦有权有势就作威作福。即便是一个小品演员,成名之后,当红之时,谱摆得巨大,招收学员的仪式上居然要学生行跪拜礼。仅仅是小品演员,派头却远比那些古今中外的学术大师大多了。当年古希腊的柏拉图开办学园时根本没有要学生行什么礼,那些现代得了诺贝尔奖的大师们也没有要学生行什么礼,更不用说要别人跪下来行礼了。还好他仅仅是一个演员而已,要是这样的人成了皇帝那可怎么办?不幸的是,中国历代的皇帝也就是这么一群人。这才有数千年来的一成不变的野蛮统治。

 

但也真有那么多人愿意下跪。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尊这个当红的小品演员为师傅,这块招牌就是卖座的保证。为了发达,尊严算什么?下跪又何妨?

 

于是,一个为炫耀面子而践踏人格的主子和一群为发迹走红不惜尊严的奴才就合作演出了跪拜恩师的丑剧。一个满意名利双收,一群庆幸鸡犬升天;一个捞足了面子,一群给足了面子;一个践踏了人格,一个出卖了尊严。两厢情愿,一拍即合,中国的面子就这样屠杀了尊严和德行。我相信,如果那些跪拜的人将来有朝一日也有了那个小品演员的红度,他们也必然重演这部丑剧,只是他们成了受拜的人。历史的怪圈就这样轮回了下去,奴才的培育就这样代代相传了下去。

 

尊严背后必有原则,而面子后面也必藏利益。在中国有不少这样的境况,亦即你的面子必须以你的尊严作为代价,当你出卖了尊严,你就得到面子了;如果你想要面子,就不得不出卖尊严。这是一个引诱和迫使人出卖尊严的环境,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就不再在意尊严,而仅仅追求面子。他们为面子吵得面红耳赤,打得头破血流,争得剑拔弩张,但是,他们绝不会为尊严的丧失而感到一丝不安。

 

那个要求徒弟对自己拜谢,并且因此沾沾自喜甚至炫耀的小品名家和文人野夫,和那些对他行跪拜礼的徒弟们,解释了中国的一个根深蒂固的现象:要升迁和前途,不管有没有本事,都要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如果一个人不想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尊严,那么他的仕途和事业就会困难重重。今天的演艺界的潜规则,亦即女演员靠出卖色相得到扮演角色的机会,和这跪拜礼多么相似?只有你出卖人格和尊严,你才有前途;只要你敢于出卖全部的人格和尊严,你就前途无量了。好像这个原理还不仅仅适用于演艺界吧?

 

那个自告奋勇写《李白与杜甫》的高级文人,正是为了面子和利益出卖尊严和原则的典型。为了出人头地的面子和东山再起的利益,他不惜践踏尊严和原则,这样的无耻,堪称经典。

 

在这样的绝无道德和理智可言的行为背后,是对面子的崇尚和对尊严的践踏。面子和利益是许多国人最崇尚的理念,他们可以不要尊严和道德,但是绝对不能没有面子和利益。面子在国人的内心世界根深蒂固,其实面子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我们在后面的章节中要说的奴才。他们由于没有也不可能找到尊严,于是只好寻找尊严的外壳——面子。

 

四,面子的代价——实质和内涵,腐败的温床

 

对于一个人和一个民族来说,从其用于面子的物质和精神投入就可以看出其优先的是内涵还是面子。在中国,从上到下用在面子上的人力和财力占了社会和个人开销的很大比例。

 

国人的送礼确实达到了在所不惜的地步,西方人根本无法企及。后者的送礼绝大部分是象征性的,表达出良好的意愿和我记得你即可。一张贺卡,或者一个价值几美元的小纪念品,就可以了。这在国人普通老百姓看来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一些卖补药的就是吃准了国人这样的心态,狂轰滥炸的广告和豪华的装潢,就是为了送礼者有面子,同时也是为了受礼者有面子。那些补药无非就是一些吃不死人但是没有功效的东西,里面唯一有作用的也就是一些维生素之类的西药成分而已,用1%的价格就可以买到。买的人其实心知肚明,但是为了面子,就得买贵的送。面子重要,浪费就是小事了。

 

国内每年都生产大量的月饼以供中秋佳节人们的消费。现在的中国,中秋不如月饼重要,而月饼不如包装重要。月饼的包装极尽奢华,而那月饼本身的价值远不及包装费用。这些月饼,不是买来吃的,而是买来送人或者让人看的。只有如此奢华的包装,才可以体现自己的一片心意或者博得他人的赞赏,这就是面子。审视这样的包装趋势,我们有理由担心,总有一天,买椟还珠不再是一个荒谬。

 

老百姓尚且如此,显贵们就更加变本加厉了。他们也许是靠演地方小品成名的艺人,也许是靠几个矿井挖煤发财的小老板,他们子女的婚礼之排场让人瞠目结舌,以至就此令人产生为富不仁劫富济贫的想法也绝不为过。他们婚礼现场上庞大的车队简直可以和西方的国葬相媲美,只是其在奢华掩盖下的土得直掉渣子的气质却一览无余。

 

民间既然如此,宫廷当然更盛,他们的面子当然不能输给民间。慈禧太后的60大寿的庆典耗费白银1000万两,相当于北洋水师一年的军费,单是从颐和园回紫禁城所经道路的景点设置与装饰,就花去白银240万两,此外,慈禧为自己准备的首饰合白银38万两,衣服为黄金23万两。在慈禧眼中,这已经是非常节约了。她在为修颐和园如此辩护:所有的花费都是她节约下来的,想天下应共谅

 

满清皇室的节约当然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慈禧的一顿饭要有一百个菜,宫中每天的花费高达四万两白银。他们实际上并不需要如此大量和奢华的食品,而且这些食品也未必就对他们的口味。慈禧太后每顿面对山一般的佳肴只在很少的几个菜上动几筷子,其他绝大部分不是吃的,而是看的。如果慈禧太后仅仅吃一些她想吃的菜,那么她每顿饭四菜一汤也就足够了。但如果真的这样,那么她那太后和皇家的气派又如何彰显呢?她怎么把自己和普通的民众区别开呢?进而,她的面子又如何维护呢?

 

国人的旅游也特别有意思,和西方人的旅游方式很不相同。有一则流行的笑话这样形容国人的旅游,上车睡觉,停车撒尿,到点拍照,回家一问,啥也不知道。旅游重要的是拍照以证明自己曾经到此一游,做成相册向亲朋好友同事出示,而旅游真正的置于环境中的欣赏就不重要了。

 

和国人注重面子但是不注重内涵不同,西方人通常重视生活的内涵,而不仅仅是面子。即便是生活不很宽裕的西方人,也会在生活的质量上相当重视,而绝不仅仅是追求外表的体面。

 

西方人的行为通常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在他们自己吃饭时,哪怕就是野餐,也会在简陋的餐桌或者餐桌的替代品上铺上一块桌布,尽可能放上精致的餐具。因为这就是他们平常的习惯。但是对于仅仅注重面子的国人来说,既然没有外人,这些就都免了。一旦没有别人看,那么就是完全不同的做法了。

中国人的吃相,实在太难看了。只见几个中国留学生,嘴里塞的满满的,还大声说话,坐无坐相,吃无吃相。而加拿大的士官生在餐厅的另一侧就餐,上百人坐得整整齐齐的,听不到嘈杂,只有轻轻的刀叉碰撞声。中国人过去可以解释为,穷得食不果腹,所以狼吞虎咽。但是丰衣足食时,那副吃相依然如故。如今大陆餐馆里,喧哗,不顾别人;浪费,触目惊心;吃相,有如猪拱食槽;坐相,有如猴子上树。由于没有内心的高贵,最终外表的气派也无法成立。

 

在西方,政府的楼宇通常和民间的建筑基本相称,一些小城市的市政厅几乎就是一幢普通的小房子,西方的教堂和神殿可以非常讲究,而政府却绝不奢侈。但是在中国,政府建筑就完全不同,即使是非常贫穷的小县城小镇子,政府建筑的奢侈也显然和民间建筑甚至学校的简陋形成了太大的反差。

 

在西方,即便很隆重的宴会也很简单,但是在中国,就是很平常的聚餐也很奢侈。国内餐馆每年浪费成百上千亿。

 

国内的剪彩仪式特别多,而且通常用很大的布料,甚至丝绸,中间还有精心制作价格不菲的一朵大红花,一把特大的剪刀,一剪刀下去,国人叫好的同时,老外就会觉得可惜。西方的剪彩通常使用的是很窄的一条人造丝带,宽不过5厘米,非常简朴,但是简朴中体现着尊严,这尊严背后的原则就是纳税人的钱政府不能乱花,即便是私营企业,那么钱也应该用在更加应该的地方,比如员工的工资和设备。而国人的剪彩在轰轰烈烈中为的就是面子。

 

我不知道国人为面子而在所不惜的风俗是上行下效的还是至下而上的。总之,上下都如此,中间也绝不例外。一个县太爷,一个知府,出行都要前呼后拥,车队浩浩荡荡。一个穷乡僻壤的区政府,也盖一个极尽奢华的大楼,恨不得做一个美国总统梦,于是把大楼也盖成了白宫的样子。这倒不是不能做一个美国梦,其实这样的胆量倒是很值得欣赏的,只是,如果真的想做这样的梦,那么也向美国学一点人家的廉洁、厚道和平等,别的更高深的暂且不做要求。但是,这梦做到这里,他们必定一身冷汗,猛然醒来,庆幸:还好,只是一个梦。

 

国人习惯生活在面子之中,以面子衡量他们的取舍。死要面子活受罪,这是国人世世代代的写照。这是国人的生存哲学,也是道德标准。上至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芸芸众生,几乎都遵循了这样一个面子原则,正是在这样的处世哲学和道德标准的影响下,中国对于历代统治者的评价才会如此不可思议。

 

在中国,被褒扬的统治者绝大部分是那些最残暴的帝王。面对着秦始皇的巨大坟墓和兵马俑,让他们感到震惊的,不是秦始皇当政时对于百姓的奴役和残暴,不是秦始皇关心自己死后的特权胜过民众生存之恶劣,也不是秦始皇对于自己坟墓的营造胜过他人住宅之卑鄙,他们并不对这样的历史罪恶感到愤怒和厌恶,而是为分享了秦始皇为他们挣得的面子而产生感激和共鸣。对于他们来说,毕竟秦始皇用这样的残暴建造的地下宫殿为他们挣到了难得的面子,正是秦始皇的陪葬和陵寝,让外国人对于中国的文化遗产叹为观止。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这是对人民的残害和对理性的践踏。但是绝大多数国人不这样想,他们在意的就是秦始皇给他们挣到了面子,这就足够了,他们就可以因此为秦始皇歌功颂德了。国人对于暴君往往会给予历史的赞誉,越残暴,就越有人赞美,简直匪夷所思。

 

国人的面子情结,不仅仅统治者如此,作为构成这个民族的个体也如此。因此,这是一个广泛而深刻的民族性格问题。

 

面子的目的是为了招摇自己并不享有的地位,是为了虚构自己并不具备的德行,是为了遮掩自己根深蒂固的恐惧。于是,用牺牲尊严的途径去获得面子只能是一种奴性的表现。也正是这样的心态,使得国人很少可以为失败的竞争者真心地喝彩。不为别的,只为精彩的奉献和竭诚的努力,但是国人绝大多数不能做到这点。

 

为了维护这至关重要的面子,年复一年,代又一代,国人很多在高压下成了盆景类的东西,美观但侏儒,外观靓丽却内涵畸形。这可能也是盆景源于中国,且流行于东方,但不能流行于西方的理由。凭着这样在压抑的无奈中挣扎出来的逆来顺受,倒也活得八面玲珑,虽然被压抑成了侏儒,但还是在这极其有限的尺度上威风凛凛。那巴掌大的迎客松在面盆大的高山上也活灵活现、几可乱真。人的心理也是可以这样被扭曲的,心理上的侏儒和精神上的懦夫,和此异曲同工。为了面子,就不必要尊严了;既然可以得到利益,就不必坚持原则了。实质和内涵,当然就更算不上什么了。

 

五,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

 

在奥运会的申办期间,北京把国际奥委会官员可能路经和视察的地方的草都用涂料喷成绿色。当时由于季节的原因,北京的草都是枯黄的。

 

无独有偶,云南一个县城为了上级视察时看到绿水青山,于是把开采石料而植被遭到破坏的山体用油漆喷成绿色,结果不仅费用不菲,而且把本来活着的植物也搞死了。指责云南用油漆搞绿化一定是苍白的,因为其可以解释为上行下效:既然你们搞奥运会可以用涂料来搞绿化糊弄老外,为什么我就不能用涂料搞绿化来糊弄上级呢?

 

面子也自然成了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和政绩的象征,那些更大手笔的面子工程使得那个滑稽的用涂料进行的荒山绿色工程相形见绌。全国各地有各种各样的面子建筑,从歌剧院艺术中心和各种各样的地标建筑从各个角度诠释了面子工程的含义。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富丽堂皇,单单舞台设施就烧掉上亿人民币。其冰上舞台更是娇贵,自开张后仅仅用过一次。这个豪华剧院的使用费用极其昂贵,维修费用也是天文数字。华丽的剧院昂然耸立,而老百姓却被教育、医疗、住屋等三座大山压弯了腰。

 

既然北京上海建造大剧院,别的地方也上行下效。杭州大剧院,投资9亿元;宁波大剧院,投资6亿元;绍兴大剧院,投资3亿;东莞大剧院,投资6亿元;河南艺术中心,投资9亿元;湖北武汉琴台大剧院,投资10亿元……修建剧院的风气方兴未艾,一些更加有创意的烧钱建筑也上了议事日程。

 

山东的济宁要建所谓的中华标志城,代价300亿,这些新造的古迹就真的是必要的吗?建造这些地标式和标志性建筑成了各级政府的至爱,剧院和这些标志性建筑真的是公民的优先需要吗?真的比民生还更优先吗?

 

在西方,政府最清楚的是,钱是人家纳税人的,不能乱花。政府的官员对此决不含糊,首先从道义上不能乱花纳税人的钱,其次你要是乱花了,很快你就要下台了,没准还让你对簿公堂。但是中国的这些地方父母官从来没有纳税人的概念,至于纳税人的钱,他们就更加不会理会了。只要是他们掌控的,就是他们的东西,他们眼里根本没有纳税人。由于他们的权力不来自于人民,于是他们也就不必对人民负责,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就这样,他们自己的办公楼可以固若金汤、极尽奢华,而学校却因此岌岌可危、简陋不堪。阜阳的一个区,尚未脱离贫困,党委书记的办公楼和办公室却建成了豪华白宫,贫穷的地区和如此豪华的政府楼宇形成了极不和谐的反差,对比国外那些富裕的城市和殷实的居民但是简单的政府办公楼来,这些大手笔不得不令人作呕。

 

那些豪华的建筑可能和奢侈的排场一样,未必就是伟大的证据。不错,一个人民具有尊严的时代和社会有伟大的建筑,这是一种伟大本质的外在流露。比如古希腊雅典的卫城,是一个伟大文明的代表,而秦始皇的陵寝,只是一个丑恶的症状。一个民族最大的悲剧不是丢失了面子,和面子后面的实惠,而是遗弃了使得尊严得以成立的原则,从而,也遗弃了尊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3/24/2017 00:52
十月革命〞百年, 俄呼吁处理列宁尸体,竟提出〝让中共掏钱〞

2017年是前苏联共产党党魁列宁发动〝十月革命〞的100周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呼吁推倒莫斯科红场的列宁墓,重新安葬列宁遗体。并称,中共喜欢列宁,转葬费可以让中共掏钱。

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自由民主党议员苏哈廖夫,近晶,给上议院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写信,要求拆除位于莫斯科红场的列宁墓。他说,2017年正值纪念1917年的俄国〝10月革命〞100周年,围绕下葬列宁的有关争论应该到此结束了。

3月上旬正好是十月革命的前奏,俄国二月革命爆发100周年。二月革命导致末代沙皇下台,结束了3百多年罗曼诺夫王朝在俄国的统治。俄罗斯东正12日发声明,呼吁从莫斯科红场清除掉列宁遗体,下葬列宁。

声明说,列宁遗体是20世纪制造迫害和折磨主要凶手的象征,下葬列宁后,俄罗斯更应该把一些主要城市、州和街道重新命名,恢复这些地方的历史名称。

俄罗斯〝Lenta新闻社〞13号报导,俄乌兰乌德市政府正在研究这一提议,将市中心的巨型列宁头像拆掉,换成佛雕像。该倡议得到数千名当地民众签署。

有俄罗斯专家表示,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列宁的遗体问题已经不感兴趣了,但是一些中国人却非常喜欢它,他们到俄罗斯旅游一定要到红场看列宁墓。

REN电视台表示,既然中国人那么喜欢列宁遗体,转葬费可以让中方掏钱。有俄罗斯评论人士则建议说:最好的列宁遗体处理方式是:〝应该把列宁遗体送给中国人。〞

大陆撰稿人朱欣欣:〝这说明在列宁的故乡:俄罗斯,列宁已经被彻底的抛弃了,之所以被抛弃,关键在于列宁的真实历史,真实的面目,已经为俄罗斯所了解。〞

朱欣欣认为,现在有些国家也只是藉着列宁和马克思,这些所谓共产主义的领袖,所谓的思想家,只是做一个招牌罢了。

据报导,从苏联解体前夕的上个世纪80年代末至今,围绕下葬列宁的讨论在俄罗斯社会一直持续。在叶利钦时代,当时的俄罗斯东正教大牧手阿列克谢二世也曾呼吁下葬列宁,他说,不应把红场变成墓地。

朱欣欣:〝俄罗斯移走这个列宁墓不仅仅是一个关于一个尸体的问题,最关键的表明一种历史的态度,就是对列宁,这种残暴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这种专制的制度,进行一个彻底的决裂,这是俄罗斯的一个态度。〞

朱欣欣说,尽管俄罗斯曾经是一个推崇极权的强人统治,但现在已经踏上了民主的道路,是不可能再回到列宁的独裁专制的时代了。

列宁1870年出生在辛比尔斯克城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一位虔诚的东正教徒,列宁在喀山国立大学时,因为参加一项反沙皇的学生骚动,遭大学除名。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记载,列宁在1891年搬到首都圣彼得堡,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高级干部,主张马克思主义。1896年,列宁因为煽动叛乱而遭逮捕,流放到西伯利亚3年。

获释以后,列宁搬去德国,1903年,列宁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将自己的追随者分裂出来,称为〝布尔什维克〞党。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列宁却私下接受正打算击溃俄国的德国政府资助,号召人们推翻沙皇退位后选出的临时政府,并在1917年发动了〝十月革命〞,推翻当时的民选政府,杀掉沙皇全家,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开始了他的红色恐怖统治。

列宁发动的三年内战,牺牲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他的农村政策使俄国在1921年陷入大饥荒,饿死520万人。他用军事手段和毒气来镇压工人农民反抗;10年间消灭了1万名神职人员;建立秘密警察组织〝契卡〞迫害知识份子,1918年苏俄建立了其第一个劳改营。

俄国经济也在布尔什维克党的执政下陷入灾难。1921年苏俄的工业生产水平,已经下降到不及1913年沙皇时代的五分之一,政府故意滥发纸币,意在消灭人们的存款,结果物价飞涨,到1923年,苏俄的物价比1917年前已经涨了一万万倍。

列宁在1924年初死亡,以色列神经系统科学家团队透过历史文献研究,认为列宁可能死于梅毒。然而列宁的红色恐怖统治被斯大林进一步在俄国继承,并扩展到海外最终祸及中国。

去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两次批评列宁推行红色恐怖,在一战时为了权力卖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7 11:57 , Processed in 0.02810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