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可耻的邓小平时评

热度 1已有 506 次阅读3/3/2017 01:27 |系统分类:社会

1963年,中国发生了一件震撼世界的大事。由毛泽东策划、邓小平负责、康生主持撰写的《九苏共中央公开信》(简称《九》)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连续发表,在国际共运的低潮中掀起了一阵阵滔天巨浪。九篇文章如同九颗重磅炸弹,把苏联赫鲁晓夫现代修正主义者炸得体无完肤,人仰马翻。1964年中共还想写《10》,结果由于那《玖》已经把赫鲁晓夫轰下了台,只好作罢。多少年来,这件大事确实让国人引以自豪,扬眉吐气。

 

  然而,现在重温那义正词严豪气冲天的《玖》,不但让人自豪不起来,反而让人感到脸红,感到羞赧。因为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观点”,现在看来大都是正确的科学的,逐渐被人接受而又符合时代潮流的观点。而中共一再坚持的自以为绝对正确的一系列马克思主义观点,现在看来,大都是过时的错误的,脱离实际而又违背时代潮流,早已被国际主流意识所抛弃的观点。

 

  邓小平在19捌玖年会见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时说道,在当时的中苏论战中,我扮演了并不是无足轻重的角色,当时我们都说了一下空话。

 

  用“空话”对双方都进行了批评,各打五十大板,显示了邓小平“和稀泥”的无赖智慧。但反躬自省,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观点,其实大都是“实话”而并非是“空话”;而中共对其的批判语言,不仅是“空话”,而且是脱离实际、伤人害人的假话、毒话、坏话!

 

  中共首先猛烈批判的,是赫鲁晓夫对斯大林及其个人迷信的揭露批判和否定。

 

  在苏共二十大会议上,赫鲁晓夫代表苏共中央所作的秘密报告,无情地揭露了斯大林个人迷信造成的严重后果,对斯大林在30年代大清洗中实行的大屠杀予以愤怒的鞭挞和批判。在那次大清洗中,成千上万的党政军高级领导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予以枪决,全国的党代表、中央委员的70%被杀戮,元帅、将军、军长师长的80%被消灭,更有几百万党员干部和群众死于非命,还有大批的干部群众遭到监禁和流放。一桩桩用专制而卑鄙的手段制造的冤假错案遍布全国,令人触目惊心。赫鲁晓夫根据斯大林的罪行,称之为“凶手”“刑事犯”“沙皇式的暴君”“俄国历史上最大的独裁者”。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震惊了全世界,斯大林的神话形象轰然倒塌。中共起初对这个秘密报告有一定认可,对斯大林基本持否定态度。可是随着极左思想的膨胀和政治利益的需求,对斯大林又开始肯定和神化了。对赫鲁晓夫的观点又开始猛烈批判了。在这里竟然说,“我们越来越怀念斯大林”,赫鲁晓夫反对个人迷信,就是反对列宁的学说,是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功劳是第一位的,是功大于过。不但不能全盘否定,反而要全面肯定,斯大林依然是应当尊奉的世界革命的伟大领袖。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档案的解密,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揭露和批判越来越被苏联人民所认可,斯大林所犯的罪行实际上要比赫鲁晓夫揭露的严重的多,在苏联人民心目中,斯大林是堪比希特勒的杀人恶魔,是俄国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暴君。沙皇每年仅处决几十名罪犯,而斯大林每年竟处决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罪犯”!无论他功劳再大,如此滥杀无辜,制造无数血腥冤案,早已是罪恶滔天,罪加九等!罪恶早已超过了功劳,是过大于功!而中共在“玖”中对赫鲁晓夫的批判,对斯大林的热情赞扬和高度评价,早已被苏联和俄罗斯人民所抛弃,早已被真实的历史碰得头破血流。玖”自信满满地说:“赫鲁晓夫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权地位,把斯大林的遗体从列宁墓中搬走,但是想要利用自己的特权地位把斯大林的伟大形象从苏联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心目中搬走,那是永远不会成功的。”但是历史给中共以耳光,20多年后,历史成功地把斯大林的形象从苏联人民的心目中无情地搬走,彻底地搬走!而且,觉醒的人民仍在进一步清算斯大林的罪恶。2014年春天,愤怒的乌克兰人民不仅在全国各地推倒了几百座列宁雕像,而且政府部门准备搜集证据,以“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起诉斯大林,控告斯大林在上世纪30年代用恐怖和高压手段制造的大饥荒,饿死了1000万乌克兰人。要让斯大林等人承担责任。面对乌克兰人的愤怒控诉,九泉之下的“玖”理论家们不知该作何感想。反正作为普通的国人,实在感到尴尬羞愧!

 

 中共批判调门最高的,批判力度最大的,是赫鲁晓夫的“三和两全”,即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议会道路)和全民国家全民党。我们的理论家认为,赫鲁晓夫这种修正主义观点,是向帝国主义投降,是和资本主义同流合污,是在麻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人民的斗争意志。谁实行这种修正主义路线,革命事业就会遭到失败;谁反对这种路线,革命事业就会胜利。

  

和平共处,原本就是中共在国际会议提出来的,曾在国际上产生了良好的影响。然而被阶级斗争烧红了眼的中共领袖们,一反过去的正确观点,提出了充满火药味的好斗的观点。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平共处”已经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政党所接受,已经成了世界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的世界各国,都需要和平共处,互惠互利,共同发展。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届党和政府,坚持“和为贵”,和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各国搞好关系,和平共处。给世界以良好形象,使中国快速发展。而在30多年前我们自认为最“马列”的“和帝国主义反动派一直斗下去”的观点,早已被视为荒谬,抛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赫鲁晓夫在冷战思维甚嚣尘上,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年代,敢于冲破马列主义的藩篱,提出和世界各国和平共处的思想,是多么超凡、务实!具有何等的理论勇气和智慧!而中共却死抱着马列阶级斗争的教条,对人家正确的观点进行严厉的批判,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又是多么冷酷而有害!

 

  中共痛加挞伐赫鲁晓夫的另一个修正主义观点,就是和平过渡,议会道路。赫氏认为,在资产阶级国家里,按照资产阶级选举法,无产阶级可以通过合法渠道取得议会中的多数。“工人阶级只要把农民、知识分子和一切爱国力量团结到自己的周围,就可以击败反动的反人民的势力,取得议会中的多数,进而夺取政权。”这叫“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中共对这种观点十分气愤,指斥这是不折不扣的修正主义观点,这种观点瓦解人民的意志,麻痹人民的斗志,只能使无产阶级永远陷于被奴役的地位。然后引经据典,高调亮出我们的观点——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规律;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暴力革命;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能改造;暴力革命是社会主义社会诞生的助产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这一条条带着暴力和血腥的理论,曾经把世界好多地方搞得天翻地覆。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确实是马列主义的经典理论,也有苏共和中共的成功经验。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暴力革命武装斗争制造的血腥恐怖,对社会生产力造成的极大破坏,被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逐渐认识而予以摈弃,而不流血的政治斗争,用和平的谈判的办法,通过议会选举、民众讨论或者法律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赢得合法地位,来解决矛盾纠纷,已成了世界潮流的主要趋势。马丁、甘地、金大中、曼德拉等平民领袖,之所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崇敬,就是因为他们摈弃暴力,采用和平宽容的手段,解决了重大的社会矛盾,使各国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

 

  所以,中共在六七十年代猛烈批判赫鲁晓夫的和平过渡思想,竭力鼓吹的暴力革命,坚持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理论,实在是不合时宜,有违世情,贻害他人。

 

  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中共的暴力革命理论在当时也颇有市场。中共向世界各地输出革命,主要是输出暴力革命理论,附带输出革命人才和武器,支持各国的造反派打打杀杀,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给世界不少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带来严重危害。后来,这些奉行“毛主义”的造反派几乎全部遭到了失败,失败后又遭到政府和人民的强烈谴责和清算,落下了遗臭万年的名声。

 

1960年代中共向东南亚“输出红色革命”,援助印尼、马来、泰国、缅甸、柬埔寨等国共产党进行“毛氏纳粹革命”。1965年9月30日,印尼共产党发动武装政变,次日即告失败,之后有约50万共产党被印尼政府军及平民所杀,其中大部分是华人,印尼由此开始了大规模排华,史称“九三0事件”。难怪当时中国政府不敢抗议,随便印尼屠杀华人!

  

至于赫鲁晓夫的“全民国家全民党”,至今都让中共的批判令人羞愧无地。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政党是全体人民的政党,这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吗?有什么错的?竟让中共视为反动,大力批判?原来根据马列和毛泽东的理论,国家和社会是有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国家,党只能是无产阶级的政党。主张“全民国家全民党”便是混淆了阶级,取消了阶级斗争,麻痹无产阶级的斗争意志。

 

  现在看来,赫鲁晓夫的“两全论”符合人性,顺应潮流,逐渐被主流社会所认可。而中共的阶级斗争理论,搞得人与人之间打打杀杀,剑拔弩张,运动一个接一个,一阵阵腥风血雨之后,人们忽然发现,这完全是我们的领袖带着个人目的、抱着马列教条,故意挑动人们互相争斗、胡乱折腾的闹剧。闹来闹去,闹得国家失了元气,闹得人们生活困窘,闹得社会不得安宁!

 

  最让人厌恶的是“叁”《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吗?》,这篇义正词严、锋芒毕露的文章,现在越读越让人感到难堪,越读越觉得赫鲁晓夫思想之开放,眼光之独到;越读越觉得南斯拉夫铁托集团改革之大胆,政策之务实;越读越觉得当时中共思想之僵化,左倾教条之严重!

 

  50年代初期,铁托集团结合本国实际,发现斯大林模式的严重弊端,对由苏联引进的社会主义集体化和计划经济进行了大胆改革。遭到斯大林的嫉恨,斯指责铁托是修正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叛徒。斯去世后,赫鲁晓夫认为南斯拉夫的改革是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

 

  于是中共认为抓住了赫鲁晓夫变修的证据,指责他将资本主义已经复辟的南斯拉夫定性我社会主义国家,说明赫鲁晓夫也同样背叛了马列主义,是现代修正主义的“领路人”。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1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7 03:52 , Processed in 0.02091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