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大道至简”的辩证法祸国殃民

已有 611 次阅读2/26/2017 09:09 |系统分类:争鸣

的思形式逻辑,离逻辑就会像庄子做蝴蝶中国梦辩证法通过偷换概念的方法建立起一套反逻辑辩证逻辑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覆了人的思。任何人如果用辩证法去思考问题,他必然是一个指鹿为马阴谋家或者是一个是非不分的糊涂蛋。一个国家如果辩证法盛行,个国家必然黑白不分,是非倒,理性缺失,道德沦丧,科技慢。如果用辩证法去指社会必然堕入万劫不的深渊。

 

一,辩证是专制领袖的最爱

 

辩证法是反逻辑、反科学的诡辩法。辩证法号称“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为虎作伥的帮凶如果制制度弱肉,阻碍文明程。中国的辩证人士而出问题要一分二,制制度也有极的一面,也不是一无是至少中文明古国几千年,可是西方人比不了的。如果你医学属于科学,必接受科学的指中医是无用的非科学,阻碍文明程。辩证人士又而出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中医必有好的一面,因此不能全否定中医比如,中医治好了某人的病可是,代双盲比医学疗与病愈之并无直接的因果系,传统中医并无医,最多只起一些安慰的作用。中医粉双盲法医学的成就,只是用无关问题局。辩证法就这么成了中国人拒科学拒文明的万能的理武器

 

律是偷换概念的结果。左手和右手是不可能相互渗透而一的一万年左手也不会成右手、右手也不可能成左手。辩证左手和右手既立又左手和右手在“手”面是立的,在人个整体中就一了。手的讨论在不到人的面上来了。辩证认为一切事物有矛盾的两个方面,实际上很多事物并没有矛盾的两个方面。数上的0就没有什么对立面。地球上的赤道也没有立面。万有引力也没有什么对立面。辩证认为就是矛盾,两点之可以无限分割成两个立面,就是所“一分”。像高低大小这样连续的事物在理上是可以无限两分的,如果不是连续的事物就不可以无限两分。比如上的两点之可以无限地分下去,操上的列就不可以无限分下去。如果你一直分下去,必然会出只有空没有人的情况。可“一分”的粹胡扯。

 

一的矛盾分析法把非矛盾硬成矛盾,把真矛盾又说成非矛盾辩证法就是指鹿为马倒黑白。既然黑白之可以一,把黑成白,白成黑就理成章了。比如真和假是矛盾的,黑白分明,但是辩证要全面地、辩证地看问题,黑的就可以成白的了。粮食亩产超万斤是一个很容易判断的真假问题辩证说虽然他撒了,但是他是要肯定的,谁认为就是否定人民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于是撒谎这么一个道德坏的事情就成了大干社会主进步力量。辩证法在里把真假判断的问题偷换成了群众情的价判断问题这种颠倒黑白的辩证法到来会所有人都分不清什是黑什是白,什是真什是假。当老毛就粮食这么高而起愁来,赶快号召人民放肚皮吃,一天三要改一天五等等。

 

辩证法是反逻辑诡辩术的正常思背道而辩证法不为西方理论界所认同,费尔巴哈抛弃了黑格尔的辩证法,马恩却却把黑格尔的唯心辩证法改造成了唯物辩证法。辩证法受到极权领袖的钟爱。因为诡辩可以混淆是非倒黑白,莫衷一是,最后只能由袖来拍板,于是就可以由他一个人了算。1958年10 月泽东武昌湖客舍李达谈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是不是克思主个口号同世一切事物一,也有两重性(即“一分性)。一重性是讲发挥人的主性,是有道理的。另一重性,如果想到的事都能做到,甚至上就能做到,那就不科学了。李说:在不能两重性两重性就等于肯定个口号。两人争了起来。人的主性不是无限大的。在一定条件下无限大。果,辩证跃进变饥荒饿4中国人李达因此在文革被斗死。所以,顾准说“中国人是天生的辩证法家,可是辩证法把中国人坑害苦了”(《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9月第1版,第416页)

 

二,辩证法是原始人把握世界的模式

 

唯物辩证法有三大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列宁说,“可以把辩证法简化为关于对立面的统一的学说”。为什么这样简化?因为辩证法就是一种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辩证法就是关于世界普遍联系与永恒发展的科学”。对立统一当然不只是某两个事物之间或某个事物内部的对立统一,而是万事万物内部、之间普遍的对立统一。因而,对立统一就成为整个世界的编织机,把所有时空中的万事万物都编制成一个整体了。

 

而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就是原始人的思维方式,具有混沌性笼统性、意象性和求同性等特点唯物辩证法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可见,唯物辩证法不过是原始人的朴素辩证法升级版,是人类思维的返祖现象。

 

原始社会的人们的认识能力低下,不会细致入微地分析,他们只会通过十分有限的经验加上丰富的想像力,主观臆测、独断论地把握世界。古希腊人用“四元素”即火、土、气、水的流变、组合来说明整个世界;中国古人则用“阴阳五行说”来说明世界。这些模式都是一些不完全的经验归纳加上主观想象的产物。对原始人类来说,最经典的把握世界的模式就是辩证法。在古希腊的前苏格拉底时期,辩证法思想非常丰富!早期的米利都学派已指出了蕴含于世界本原中的两种对立力量如冷和热、凝聚与疏散等这些对立力量化生万物;毕达哥拉斯学派还提出了:奇与偶、一与多、左与右、静与动、明与暗、善与恶等十对对立的范畴;到赫拉克利特就明确地概括出对立面的统一是运动变化的根源,认为世界就是由矛盾原则所支配、化生:“战争是万有之父和万有之王”。可以说,古希腊人的辩证法思想之丰富,比与他们同时代的中国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明显,单说中国人是天生的辩证法家,是不全面的,西方人也是天生的辩证法家。但是没有人说“辩证法把西方人坑害苦了”,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中国人特别崇拜师祖,述而不作,严格遵循祖宗的思想路线,无法突破祖宗定下的框架,所以,被祖宗的辩证法思想束缚而无所作为。古希腊人却以超越祖师为能事(如米利都学派学生超越老师,雅典学派亚里士多德超越柏拉图),所以,他们迅速地突破了辩证法的束缚。辩证法是古人通过极为有限的经验归纳加上极为大胆的主观臆测编造出来的思考世界的模式,它连严格的综合命题都算不上,只是有些神话巫术色彩。但在一些逻辑极为贫乏的人群中,却被当成了永恒的真理。这些人们热衷于“有无相生,难易相成”、“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等等玄妙命题,以为知道了这些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一切问题。中国人就是抱着这几条老祖宗的“秘诀”念叨了几千年,缔造了一个“停滞的帝国”。恰如顾准先生所说:“辩证法把中国人坑害苦了”。

 

三,中国人是天生的辩证法家

 

顾准是基于中国文化的特点说的。中国文化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汉语中含有丰富的辩证法的因素,比如汉语中的“吉凶、祸福、得失、进退……”汉语把相反的字组成新的词,这个词本身就包含着辩证法。比如,进退一词,一切的变化无非是进、退两种情形。汉语以为这是把变化的物理形式都说完了。其他民族的语言是不会把相反的词汇这样组成新词的,英语词组中间要加“and”,也就是说,英语单词不会把相反的词看成一个整体,每个词是独立的。汉语却是“大道至简”,词组中间不加“和”。比如,“得失”,应该是“得和失”,彼此是独立的。得是得,失是失。得是一种形式,失是一种形式。汉语直接把二者都算是一种形式,源于追求“至简”的思维懒惰造成了辩证法。

 

充满辩证法的汉语实质上是一种含糊语言。古汉字“乱”包含了混乱和秩序(治)的意思,“易” 包含了变和不变(恒)的意思。汉字包括了对立的两极,这样,要把握汉语的真意实在难。汉语是世界上最模棱两可的语言,没有动词的时态变化,这个最喜欢讲“阴阳”的民族,其名词没有阴阳变化(“她”字是西方语言影响的百年前的产物)。中国人看不到独立存在,比如,好和坏就是“好歹”,中国人把二者算一个词,这个词就是矛盾的,不会把“好”看成是一种独立的现象,把“坏”看成是独立的现象。

 

中国人思维的特点是,把两个极端都混合起来,以最终的结果看效果。对于未来,也是“吉凶”,是不确定的,模棱两可的。所以,中国人的信仰很难建立。因为对什么都是“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处于深度的怀疑之中……。

 

中国人故意追求“不确定性”,还自得其乐的,譬如“庄子梦蝶”的故事,醒来无法确定自己是人还是蝶。在道家、儒家那里,语言没有确定性,仁义礼智信是相互包含的,自我的状态没有确定性,自我对他者的礼仪没有确定性,也就是“随机应变”的,也就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任何事情都没有“准”,怎么都行,怎么都不行,最终陷入模棱两可的或然性,只能由权威人物强制裁决。中国文化号称“中庸之道”,其实只是不置可否的随大流的口号。因为把握最佳点“中”的前提是把握“全”。古人不可能把握“全”和两极,也就不知道“中”的位置。这样,中庸之道是做不到的。在这样或然性的背景下,是不会产生科学的。因为科学是确定性的。这就是顾准所说的,辩证法把中国人坑害苦了的原因吧。

 

既然汉语是充满辩证法的语言,那么中国人几乎都是不自觉的辩证法家。中国人思考问题总是从矛盾入手,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别的语言中,矛盾仅仅是思想的一个点,没有矛盾一样可以思考。从《易经》、《老子》、《论语》、《孙子兵法》、《庄子》的思考看,中国古人是专门寻找“矛盾”才思考的。阴阳是一对矛盾,和而不同是矛盾的,哀而不伤是矛盾,战争中进退是矛盾,庄子思考的“是非”是矛盾……中国人很难真正的展开思考的过程。因为一开始就被矛盾揪住不放,就像一抬脚就掉进泥沼不可自拔。中国人的思考不是真正的思考。因为这里的矛盾不是真正存在的,而是人为规定的。这样子想来想去,还是白想。结果是什么效果也没有。这也是中国人思维原地打转的原因。

 

辩证法为什么在中国人的思考中是不利的?甚至害苦了中国人?就是因为在矛盾的各种幻影叠加中,思考实际是自找麻烦,实际是什么事情也没有。也就是说,中国人思考的“矛盾”实际是主观的规定。而不是现实中的矛盾。什么“居安思危”、忧患意识,这都是假想的。因为安全和危机是各自独立的,但是中国人会把二者无条件地加在一起。如老子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把祸福搅在一起,不知道是福是祸。这样,人们的思维就糊涂了。谁也不敢从祸中求福,但是在福中又害怕祸。这就是中国人思维的特点:穷也担忧,富也担忧。中国人总是强调“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国人认为忧患是欢乐的起点,欢乐也会引起忧患。中国人就是这样自己折磨自己的。相反的东西不一定互为因果。但是,中国人相信,相反的东西恰恰是互为因果的。

 

中国人从矛盾点开始思考,结果还是在矛盾之中。比如中医在看病时,按照“八纲辨证”,阴阳、虚实、寒热、表里。八种现象都要考虑进去,不管病人是不是有这八种现象,都要主观性地给每个病人看——阴阳、虚实、寒热、表里。过了这个关才算是看病。四对“矛盾”中,中医会时而这样想,时而那样想。似乎病人是连着宇宙万物——人身虽小,暗合天地。从哲学的无限性中思考此人得的什么病,以及要把他的病从哲学意义上彻底根除。所以考虑来考虑去,反反复复,才能下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不是纯粹单一的,还是包含着新的“矛盾”。而西医不考虑那么多,直接从病毒入手。

 

希腊人也是辩证法家,但希腊没有被辩证法害苦,这是因为希腊人发明了逻辑学,欧洲人因此学会了逻辑。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康德,思考不是制造麻烦,而是在逻辑中进行,解除了思维的矛盾。西方人思考“祸福”现象,祸、福是彼此独立的,祸不是福的原因,福也不一定是祸的原因。没有人真正在祸中得福,幸福也不一定要经过祸。中国没有逻辑学,所以,中国人被辩证法害苦了。顾准强调,思考应该寻找确定性,不应在大而全的影子中晃来晃去;而是要在“具体确定”中思考,不要专门找“矛盾”去思考。

 

四,逻辑使欧洲人避免辩证法的祸害

 

希腊人没被辩证法“害苦了”,是因为古希腊人在以后的发展中,逐渐超越了他们祖先的朴素的辨证思维、朴素的整体主义思维,而发展出分析的方法。他们不再是如中国人那样醉醺醺的“一阴一阳之谓道”,而是“阴”就是“阴”,“阳”就是“阳”;不再是妄图一语说尽世界的真理,而是条分缕析,锱铢必较,不厌其烦,就事论事,得出有限但相对可靠的知识。

 

早在苏格拉底那里,辩证法就不再是积极意义上的世界模式论了,而是消极意义上的一个工具,是通过揭露谈话中的矛盾以获求真知的“助产术”。苏格拉底自知其无知的谦卑、开放的心态与“一阴一阳之谓道”的独断气质已经相当不同,到亚里士多德则发展出很完备的形式逻辑,以严格的逻辑范畴如质、量、关系、模态、时、空等来界定具体事物,这样,原始的辨证思维就被更加数量精确的分析思维取代了。这种就事分析,抓住事物的某一“僵死”、“不动”的环节进行分门别类地研究,而不妄加综合的方法,就是与高明的、圆通的辩证法相对的、呆笨无比的“形而上学”方法。

 

形而上学是认识世界的科学方法顾准说:“‘形而上学’即对于自然的研究,采取分门别类的、一项一项‘孤立’地深入钻研下去,不仅在世界科学史中是必不可缺的阶段;而且中国人正因为没有这个笨劲,所以,中国有天才,而没有科学上系统的步步前进,不停滞、不倒退的前进。中国人善于综合,都是根据不足的综合。”“可以读一下周建人译的《物种起源》。如果没有植物和动物分类学的积累,进化论是产生不出来的,远远达不到分类学精密程度的《本草纲目》,从中肯定产生不出进化论来”(《顾准文集》,第416页)。

 

迄今止,人所有的科学成就都是借助于形而上学逻辑方法取得的。科学的实质就是逻辑”加“实证”。逻辑学保证了人们在确定性中思考。逻辑要把思维的矛盾排除出去,这样的思考才能是清晰的。思维的清晰、确定是科学产生的前提。因为科学就是清晰和确定的。所以西方的科学技术发达。

 

形式逻辑是人唯一可以使用的正确的思方法,辩证逻辑错误的思方法,必须彻底抛弃。有人辩证法提倡“全面”看问题有什道只有“静止孤立片面”看问题世界上的事物都是复杂的,不可能一始就“全面”地看问题辩证法提倡“全面”地看问题,在人不具备这种能力的情况下只能走向反面。既然不可能全面地看,那就“大道至简”地看。于是辩证法提供了所阴阳“二分法”的简单方法,就是把世万物都分成矛盾的两个方面,两个方面互相立,互相一就造就了个美妙的世界。中医把人体分成阳,寒,表里等等多互相立的范畴,简单够简单的了,可是与实际情况相距何止万里?

“形而上学”的方法就是细致入微的分析方法,这种分析精神在西方哲学史上是代代相传的,这恰与中国的整体主义的辨证思维形成鲜明对比。中国传统就是“大道至简”,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一始便从体上提出本点。中医用阳五行”来“全面整体地”描述人体的各种变化,但是因缺乏对细节的了解,只能得到含糊的解,只能借助于想象任意发挥,最后成为纯粹的主臆测。中医展了几千年,到没有一方法,没有一能通科学的明,明了这种整体主义方法完全。形而上学的方法是把医学问题分割成“孤立的、片面的”问题,比如血液循、消毒、麻醉、天花、狂犬病、心病、糖尿病等等,一个一个问题单独去验证去解决,通解决个问题来最后达到人体的整体认识。科学医学展了200年时间就成卓著,明形而上学的方法才是认识世界的正确方法。

 

代科学的各研究方法其就是“形而上学”的方法。科学上研究自由落体,就要排除空气阻力的影响科学上“不受力的物体保持匀速或者静止”,就要排除空气阻力、摩擦力和其他的运形式的影响。科学上是把某个问题孤立起来,静止地去察。事实证明,形而上学的方法才是人们认识世界的确切可行的方法。辩证法从“亦此亦彼”的角度看问题,在起点上就混淆了事物的概念,是反逻辑、反科学的诡辩法。黑格化学里的原子维护古希腊的四元素,反白光是由七色光合成的,等等。黑格“其是普士王室的有学的奴仆而已”(《准文集》413)。黑格些性状又为马承。素的新逻辑实证逻辑原子主和控制基本上承袭亚里士多德以来的逻辑辩证法是抵触的,然而它是算机的哲学基。孟德—摩根理唯物辩证法曾加以指斥和迫害历史事实明了辩证法是科学的死

 

能力判断的问题上,形而上学尽量“孤立地、片面地”把问题变成事判断问题,以便实际操作。比如判断一个人是否任某工作,形而上学的方法通判断个人是否达到法定年,是否有需要的文凭,是否有定的工作经验,是否通定的考等等来合判断他是否辩证法要全面系地去看,比如个人史上有什么问题有什社会系,个人以后会不会反党等等。形而上学出的是事判断,是有客观标准的辩证法的判断是模糊的价判断,去、未来的对这个人的影响不清楚,可以有多种结论,最后只能由领导了算。于是普遍出现谁领导钱位的情况。辩证法在黑白分明的问题上提倡“全面地、展地”看问题就是在偷换概念、视线,达到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果。白岩松好心地骏辩护认为“造假”也有很多“不好不坏”的中这种大道至简的辩证法思想混了事判断和价值判断,是目前假流行的根源。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4/2017 02:54 , Processed in 0.04958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