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毛泽东整死张国焘的人马

已有 447 次阅读1/31/2017 22:49 |系统分类:团体

共产党这台绞肉机是无所不为。赫鲁晓夫在秘密报告中讲了一个著名笑话:斯大林的烟斗丢了,贝利亚第二天就抓到了10个小偷,全都招供了,而斯大林则在自己的沙发下面找到了他的烟斗。下面谈的是毛共这台绞肉机的故事。

 

张国焘在长征时与毛会师时,拥有红军8万,毛只有残兵1万。但几个月工夫,毛就成功地破坏了张的军队,抢先联系上苏联,被斯大林首肯为中共中央领袖。重逢时张国焘是灰溜溜地来的,军队只剩下一半,但毛仍不放过他。

 

1936年的10月10日,张国焘率领四方面军与贺龙的二方面军抵达甘肃会宁。周恩来赶到同心城“欢迎”张国焘,随后就挟持张国焘于旺堡,再转保安。这时,张国焘的部队仍然有4万人,依然压倒了毛泽东的中央部队。

 这时莫斯科询问中共可不可能改道新疆接收武器,这一路长达1500公里,大部分是杳无人烟的沙漠,控制在凶悍无情的穆斯林马家军手里。毛明知前景无望,但他抓住莫斯科的建议,把这支孤军派去,这就是“西路军”。经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同意,1936年10月11日毛共中央发布《十月作战纲领》即宁夏战役计划,该纲领规定,以红四方面军主力约四万人(也包括部分中央红军)南进西兰通道地区,以5个军的兵力西渡黄河,进入甘肃河西走廊,旨在夺取宁夏、新疆等地区,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建立红军与苏联的战略通道。

然后以成立军委六人团名义,将张国焘支到打拉池,与四方面军主力分开;再下令陈昌浩、徐向前将两个军渡河西进,剩下三个军留在河东。接下来的渡河,毛朝令夕改,两次将奉命已到渡口的九军、三十一军支开,复又令其回渡口过河,白白延宕时日,待国军攻来,西渡中断,四方面军已成功地被一分为二。唯一失算即红五军被阻未能开往打拉池,被迫西渡成为西路军之一部。谁都知道,以红军当时的实力,到河西那地方,一没高山大川做掩护、二没有群众基础、三没马匹重武器、四不了解当地的民情,和马步芳经营了几十年的骑兵相比,那简直是送死。未渡河的四方面军1万人以后成为新组建的由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129师骨干。

 

1936年11月8日毛下令成立西路军,彻底归他指挥。政委陈昌浩,总指挥徐向前。几乎同时,毛在红军大学讲《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道:“为敌人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路线的最后破产。”须知,那时西路军根本未吃败仗!直至西安事变前一日,毛还致电陈、徐、董振堂、黄超,祝贺宁都暴动五周年,并望西路军“粉碎敌人新的进攻,为创河西抗日根据地而奋斗!”

 

还在10月26日,毛命令渡过河的红九军跨越腾格里沙漠奔袭直线距离350千米外的定远营,却下令本该夺取宁夏北部的红一方面军从离定远营不足100千米的灵武一带南下:“一方面军速集结同心城休息”。接下去,毛下令成立西路军当日,就认定“宁夏计划暂时已无执行之可能”,废弃《十月份作战纲领》另定《作战新计划》,这个《新计划》电告了所有部队,唯独不告知徐、陈,使之蒙在鼓里继续执行《作战纲领》。直至几十年后徐向前写回忆录,这才发现有这个《新计划》,目瞪口呆!

 

以后毛一连串电令,亲自指挥西路军同马家军打硬仗,时而西进,时而东返,迫使他们打一场又一场的恶战。西路军最后实在无法支持下去,要求回延安,毛命令他就地坚持下去,1937年2月22日更令他们“奋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滴血”。甘肃西部的最后一场血战下来,1千多人被活埋。2千女战士被强奸,被凌辱后杀掉,或被卖身为奴。只有400人在4月底争扎到了新疆,苏联飞机运给他们武器和粮食。

 

那时毛共的官员对在延安的司马璐等人说:当四方面军从甘肃被国民党军队追得无路可走,到达我们关中苏区的时候,我们首先很客气的接应他们,又举行欢迎招待他们,然后缴下他们的武器,对他们说:“同志,你们辛苦了,调你们来后方休息。”再把他们一批一批骗到山沟里,把这些王八乌龟孙子的四方面军活埋了。

 

活埋的时候,那在好玩呢!开始,我们笑嘻嘻地对他们说:“把坑挖好了,我们要活埋国民党军队了”。他们果然起劲地挖,一揪一揪挖下去,抹抹脸上的汗珠,还笑着说:“再挖深一点,让这些国民党军队躺在里面舒服一点”。他们也笑笑,挖好了,我们把他们一个个推下去,起初他们还以为咱们开玩笑,等到我们提起揪填土的时候,才大声呼叫:“同志,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呀!”我们骂:“妈的,管你是不是国民党军队,老子要你死,你就得死。”

 

那官员说得得意洋洋,听的人愤怒了,大声呵斥他:“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做,你们就错了……你们也太过火了,我相信这绝不是党的命令。”

 

讲故事的人大声反驳:“什么,不是党的命令,是我们过火了?难道我个人与他们过不去?我那时是个支队长,咱们团长要我这样干的,团长说高岗同志的命令,高岗同志又是奉毛主席的命令,咱们只认得毛主席,毛主席叫咱干啥,咱就干啥。”

 

西路军一朝覆灭,毛泽东就对延安的张国焘下手,说西路军失败是“张国焘路线”的结果,在红四方面军干部面前批斗张国焘,毛企图把张国焘赶出政治局,只是莫斯科不同意而没有得逞。用张国焘后来的话说:“我受尽了折磨,是毛泽东在后面掌舵。”一次张国焘看见自己儿子在学校演戏时被派演“托派”张慕陶,扮成奇形怪状的汉奸样子……,等我走到文艺会场的时候,一群人正在捉弄我的儿子,毛泽东也在哪里凑热闹,好笑着说:“张国焘的儿子扮演张慕陶,再适合不过。”我恰恰走进去,目击这种情况,就将儿子戴的假面具撕掉,牵着他离开会场,一面走一面高声申斥说:“野蛮、残忍、禽兽不如”!

 

1939年6月25日,毛批准叶挺、戴季英等枪毙了诱捕的新四军四支队司令高敬亭。该支队乃张国焘鄂豫皖旧部红二十八军,时为新四军最强大的一支部队,也是首开对日作战并获胜利的部队。仅因高服从项英不愿意东进,认为不打日军专打“顽军”是不对的。杀高后从四支队分出五、六两个支队来,更重要的是,此后直至皖南事变为止,新四军掀起以黄桥战役为标识的一系列作战,歼灭一批国军敌后部队,扩展了苏皖根据地。1977年4月27日,解放军总政治部发出平反通知:“遵照毛主席指示,中央军委对高敬亭同志予以平反,并恢复名誉。”老毛何以临终前忽然想起要给早已不为人知的高敬亭平反了?莫不是孔子那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显灵发威吧。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2/1/2017 07:51
1980年代初,朱玉从文献史料中惊异地发现了毛泽东下令四方面军人马西渡黄河和成立西路军的电文,说明大军西进是领受了党中央的命令、肩负打通国际路线重大使命,以接应共产国际给予党和红军的物资接济,并策应河东红军和友军的战略行动而向西战斗前进。1981年11月22日,陈云同李先念谈起西路军问题,指出:“这个问题不能回避。西路军过河是党中央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决定的,不能说是张国焘分裂路线的产物。”李先念在接到小平批转的朱玉的汇报文件和批示后,派人用一年的时间广为查阅了中央档案中的大量电报文件,并结合自己当年在陈昌浩、徐向前指挥下,率军渡黄河、战“走廊”、过祁连山、出星星峡进入新疆的亲身经历,于1983年2月写出了《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他在文中归纳说:“上述主要历史事实说明,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中央军委领导之下……西路军的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西路军是根据中央指示在甘肃河西走廊创立根据地和打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路线’。”李先念将此《说明》送给了陈云阅看。1983年3月8日,陈云对李先念的《说明》作出文字表态:“先念同志:你写的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和所有附件,我都看了两遍。这些附件都是党内历史电报,我赞成把此件存中央党史研究室和党的中央档案馆。先请小平同志阅后再交中央常委一阅。” 邓小平看了李先念的《说明》和陈云的表态信后,于1983年3月22日批示:“赞成这个《说明》,同意全件存档”(“全件”指包括先念同志选送的一批电报在内)。但不为大众所知,尤其是史学界不知道的。
1991年7月,李先念看到即将出版《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有关西路军一段只讲“奉命过河”,以此含混无宾语的叙述模糊历史真相。李先念于7月8日写信给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杨尚昆和副组长薄一波、胡乔木、胡绳、邓力群,对此提出尖锐批评。他激愤地指出:“‘奉命’,‘奉命’,奉谁的命令?!几十年来一直说‘西路军是奉张国焘之命西渡黄河的’,甚至说‘西路军是张国焘擅自组成的’……现在中央正式出版的党史版本,竟用如此含糊不清的春秋笔法,对得起壮烈牺牲的一万多名西路军将士吗?”有关同志为此作出检讨,已经印刷的书籍拆了重印、重装。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中关于西路军的叙述回到了本应属于它的轨道上:“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于24日夜渡过黄河;随后,第九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第五军也渡过黄河,准备执行宁夏战役计划。”
回复 樊梨花 2/1/2017 07:52
以毛泽东为首的军委是“有意”让西路军覆灭的,已成为大陆党史界的共识。这是因为,中央军委的“指挥”完全失之常理。在短短几个月中,“军委”一会儿要求“东进”,一会儿要求“西进”,一会儿又要求“原地待命”。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当西路军损兵折将,好不容易杀出重围之后,毛泽东竟不顾严峻情势,再次下令“原地坚持”“奋斗到最后一个人”,致使该军失去最后的生机。被紧追而来的敌军团团包围,损失惨重。对于像毛这样的“游击战”高手来说,这样的“指挥”,完全违背了他亲手制订的“敌进我退”的战略战术原则。
当“西路军”还在西北浴血奋战之际,也即距它“覆灭”时刻(1937年3月12日)尚有数月之遥,在1936年12月,毛就开始清算张国焘了。张国焘又是做检查,又是赔不是,只能靠边站。1936年12月毛泽东已在延安发表了他的著名讲演《论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大骂张国焘:“为敌人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路线的最后的破产。”毛如此斩钉截铁地“预言”西路军的失败,在今人看来,是“早有预谋”。1951年出版的经毛泽东本人审定的《毛泽东选集》第1卷中针对这段文字的注释为:“1936年秋季,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会合后,从西康东北部出发,作北上的转移。张国焘这时候仍然坚持反党,坚持他一贯的退却主义和取消主义。同年十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后,张国焘命令红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2万余人,组织西路军,渡黄河向青海西进。西路军1936年12月在战争中受到打击而基本失败,至1937年3月完全失败。”从这里,不难看出毛泽东对西路军的污蔑:其一,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最后破产的产物。其二,组织西路军渡黄河西进,是“张国焘命令”的。由于毛泽东对西路军作了如此权威的“论定”,所以,一直到80年代初一段时间里,几乎所有涉及西路军问题的著述中,都是这种调子和说法。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3/2017 11:53 , Processed in 0.04752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