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王大元:“群众信任原则”的谬误

已有 522 次阅读11/22/2016 01:49 |系统分类:科教

提要:“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要么不可执行,要么就是要整个社会大踏步后退;现有法规在转基因安全管控这方面基本上是有效的,要修改,得讲出道理来。



2016年09月29日,《经济日报》以《转基因主粮商业化要慎之又慎》为题刊发了一篇有关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奇谈怪论。因其言论“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要坚持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过于荒谬,必须正面批判以正视听。


原文引述:
据报道,日前陕西某地约4000亩转基因玉米被当地政府强行铲除。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有人提出,不应强行铲除,而应以此为契机加快转基因玉米成果转化。笔者认为,玉米丰收在望却被铲除实在可惜,但对非法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采取严格监管、措施并无不当,政府对不知情的农民进行补偿也是合理之举。要区分转基因的科研、产业化和产品管理三个层面,鼓励科学家大胆研发,但对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种植要慎之又慎,必须坚持安全第一、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


首先,此文的核心主张是个逻辑病句,请问你的“坚持安全第一、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到底要哪个第一?自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主张。再说,安全可以有明确的客观评判标准,而信任则是一个主观的问题,两者如何平列第一?

没有人反对“安全第一”。但转基因产品安全与否的标准是什么? 就是国内外政府权力机关基于科学方法制定的,并且在不断完善的安全评估框架和规范以及转基因法规。现在指导中国转基因产品安全的法规是《种子法》和国务院授权农业部制定颁发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 

经济日报这篇文章首次提出“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我们暂时不讨论以这一原则决定转基因主粮化与否、以及其他任何重大问题是否合适,先请问:你所谓的群众信任,是要所有群众都信任,还是部分群众、或者是绝大部分群众信任?你该如何确证绝大部分群众是否已经信任?

显然,如果只是要获得部分群众信任,经济日报这篇文章就完全是废话;而“绝大部分”标准又很难执行。如果是需要获得所有群众信任才可以推行,那么我们可以看看坚持这一原则的后果:

在历史上,如果坚持这一原则,铁路与火车或许到今天还不能进入中国(因为“群众”担心其破坏风水),摄影技术必须被“铲除”(迄今农村里还有“群众”担心摄影会摄走灵魂),自来水不知道要延缓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喝上(当年“群众”担心喝了自来水会导致妇女生怪胎、或者不孕不育)。

而在现代社会,高铁与飞机必须全面停止使用(因为还有许多“群众”担心其安全性),电脑、手机、疫苗以及各种治病救人的药物必须全部退出现代社会,因为依然有那么多“群众”担心它们带来辐射及各种副作用;甚至,目前我们所有的食物也必须停止生产和食用,因为每一种食物都有“群众”不信任——不仅仅是出于所有食物都会导致部分人过敏的原因,还因为中国许多“群众”有着各种各样的饮食禁忌。

老实说,如果跟更加安全、健康的转基因食品做比较,笔者就可以成为对所有传统食品“不信任”的“群众”之一!

显然,稍作推论就能发现,“群众信任第一的原则”,客观上就是要我们退回到原始社会去,甚至就是要全人类集体自杀。而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转基因在本质上有别于其他所有先进事物。

改革开放以来,自邓小平以下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致的结论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针对社科领域)。如今经济日报发明了“群众信任是第一原则”的标准,不知道他们要将“实践”这一标准置于何地。在转基因这个问题上,已有的实践是什么? 就是全世界几十亿人吃了20年转基因食品,没有在法律和科学上发现一例安全事件;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几十万亿头禽畜食用了20年、6-20代, 没有一例安全事件的报道。这就是我们判断转基因产品是否安全的唯一实践检测。

当地政府强行铲除4000亩转基因玉米,行为本身的合法性值得推究。众所周知,违法建筑要被铲除,首先要到法院申请铲除令,在没有获得法庭授予铲除违建建筑,谁都不敢去铲除,否则就是非法拆房,要负民事赔偿,严重者(例如非法拆迁时死了人)还要负刑法责任。当地政府强行铲除4000亩转基因玉米,有没有到法院去申请铲除这4000亩转基因玉米的执法令? 如果没有,那就是非法的。即便事后赔偿560万元,也还是非法行为。

严格说来,当地农民种植转基因玉米反而没有“非法”。请看中美欧有关转基因作物被批准商业化种植的程序比较




美国、欧盟和中国都按照有关转基因作物安全法规做完田间释放实验,拿到安全证书,美国和欧盟就可以批准商业化种植。但中国却不然,还要做一个转基因作物的区域化试验才能拿到商业化种植的批文,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和范云六的转基因玉米7年前就拿到了安全证书,要求做区域化试验,但有关单位的种子局说,现在没有转基因作物做区域化试验的法规,一拖7年,仍然没有一个转基因作物区域化试验的法规出台,所以当前所谓的“非法”种植,不是“非法”,而是“无法可依”之下的状况。

为何中国立法机构7年出不了一个转基因作物区域化的法规?宏观上可以解释为转基因产品商业化这个领域存在严重的“落后的生产关系阻止压制先进生产力发展”的矛盾。从微观角度看,国际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转基因作物区域化试验这一法规,中国难以闭门造车。

针对经济日报那篇文章,笔者还得概括起来强调几点:
1、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发展转基因都是国策。转基因作为一种先进育种技术,它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符合科学发展要求。

2、如果非要用“人民群众”这个政治词汇而不是“消费者”这个相应名词,那转基因也是代表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转基因技术尤其给全球低收入群体已经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福利,给环境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益处。第一代转基因作物首先给全球低收入群体带来直接福利-粮食和副食的稳定较低成本,也给环境保护带来直接改善-减少使用农药;第二代转基因作物将会满足消费者旨在补充营养,减少体重带来的风险等等,提高生活品质的需求。

3、中国尽管还没有充分推广转基因技术,但已经开始通过转基因科普让更多群众认识转基因。任何阻碍我国自主转基因发展、并试图泛政治化或意识形态化转基因的企图和做法,别有用心,都是对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伤害。

4、当前中国的转基因安全法规以及之后的种植管理法规肯定会随科学的发展而不断修改和完善,但现有的法规管控下,没有出现一例对人畜不安全的实践,说明了现有的法规在安全评估管控这方面基本上是有效的。要修改,得讲出道理来。

5、现有法规在安全评估后如何进入商业化种植阶段确实有严重阻碍压制先进生产力发展的问题,所以有关部门要请科学家和法律等其它领域的人讨论如何消除我们在转基因技术上的落后生产关系的问题,加快落实中央有关转基因作物发展的一系列指示。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11/22/2016 01:53
“愚昧权”论的本质

 2015年 1月18日凤凰网“大学问”沙龙节目录制现场,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
会学学院的田松教授语惊四座,他不仅强调要“警惕科学”“警惕科学家”,还
认为公众应该有“愚昧选择权”,且人类的生活应该回到原始的荒蛮状态去。

  更奇葩的是,对他呼吁的“愚昧权”论,反转阵营居然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似乎是集体认同了这一言论。

  其实在田松之前,微博上已经有人表达过“人应该有选择愚昧的权力”之类
言论。但在聚光灯下如此高调为“愚昧权”辩护,田松应该是第一个。来自清华
大学的赵南元教授将“愚昧权”比喻为“得病权”,以此讽刺其荒唐。

  但我们如果将田松的这个观点与绿色和平等职业反转组织的行为相结合,将
发现“愚昧权”论的真实含义,远比“得病权”的类比更为深刻。

  让我们先看看选择“愚昧”的意味。“愚昧”的孪生兄弟是“野蛮”,它还
有一个朋友是“麻木”。鲁迅奋笔一生,就是期望将中国人从“愚昧”“野蛮”
及“麻木”中唤醒。可惜他只唤醒了极少数人。

  “愚昧”的对立面则是“文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实际上就是逐步
消灭愚昧与野蛮的历程。文明发展到高级阶段,便诞生了科学。毫无疑问,科学
是当前人类文明最杰出的代表,是人类文明的核心部分,是“愚昧”的最大敌人。

  所以,田松提出的“愚昧权”论,与其“反科学文化人”的身份是相符的:
要选择愚昧,必须反对科学;反科学的结果则是回到愚昧。

  而绿色和平、地球之友等职业反转组织及金微、“直言了”等职业反转人士,
以造谣、欺骗的手段成功阻截黄金大米等转基因食品上市,借此每年在全球范围
内间接屠杀数十万维A缺乏症儿童,则是将“愚昧”与“野蛮”的力量发挥到了
极致。

  结合顾秀林之流、崔永元之徒整天在微博与博客上辱骂科学家及科普作家等
行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持续十多年的反转运动,其实质不但是反科学、反
人类,还是在反对整个人类文明。

  因此,尽管田松的“愚昧选择权”论是对整部人类文明史的抹杀,但我们依
然要感谢他:他帮我们一语道破反转天机,最简洁而准确地概括了反转运动的实
质。

  但问题还不止于此。饶毅在节目现场尖锐指出,提倡人们回到荒蛮状态的田
松,自己却选择了现代生活方式,享受着科学与技术带来的便利。这种言行不一
的行为点破了反转人士内心深处的真实企图:他们自己并不拒绝科学,但出于利
益等种种目的,却呼吁和唆使别人,尤其是那些欠发达地区的弱势群体继续生活
在荒蛮、苦难之中。所以方舟子说:你可以选择愚昧,但无权愚弄公众(大意)。

  可悲、可叹、可气、可恨又可笑的是,反转集团策动的这场运动,不仅成功
愚弄了大众,还成功愚弄了部分决策者,我们的政府居然完全被愚昧所裹挟。而
政府对愚昧的妥协和不作为,又反过来助长了愚昧的气焰,由此堕入恶性循环。
这才是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

  最后发几句牢骚。我做科学记者、科学编辑及科普作家已超过十五年,涉及
医学、环境学、天文学、地质学及气候变化等多个领域,坦率地说,做转基因科
普最无趣:在这个领域,我的绝大多数文章(包括这一篇)都是在批驳职业反转
人士的奇谈怪论,解读各种流言、谣言与谎言,以及平复公众被煽动起来的情绪,
却较少涉及到具体的科学知识。科学是美丽的,谣言则是丑陋的,但我们还不得
不跟丑陋的谣言打交道,因为当下转基因科普对于国家和社会都很重要。

  如果一定要说这种工作是在剥夺公众的愚昧权,我承认。

作者:方玄昌

(XYS20150209)
回复 樊梨花 11/23/2016 01:42
你是否接种过乙肝疫苗?你是否知道,保护你不受乙肝病毒侵袭的疫苗就来自转基因技术!

最初,乙肝疫苗的生产需要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血液,这样不仅产量少,而且不安全。而转基因疫苗来自酵母,具有产量大,成本低,纯度高,免疫效果好的优点。

今天全球数亿糖尿病人不可或缺的药物胰岛素,和我们用于对抗病毒的许多种干扰素,也同样来自于转基因技术。

几十年来,转基因疫苗和药物直接进入了我们的身体,实实在在地维护着我们的健康。你还有什么理由担心那些必须接受消化道处理的转基因食品呢?

(题外话:要知道很多疫苗是强化免疫和计划免疫,如果在科学素养不足的社会里给人们完全自由选择接种与否的权利,很可能会给社会造成沉重的健康负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3/2017 11:52 , Processed in 0.05262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