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如何让中共专制体制在一年内垮台

已有 3185 次阅读5/23/2016 06:34 |系统分类:哲学| 如何

许多人看到这个标题会很欣喜,但又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笔者认为这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性很大,对所有的专制体制来讲都有可能让其在一年内垮台。随着民主制度在全世界的传播,专制体制会一个接着一个垮台,这是很多人都能看出来的,只是有人会认为可能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甚至于一些投身民主革命的人一方面认为将来不可预测,一方面却有觉得一国的专制体制很稳固要持续很久,这明显的自相矛盾他们却感觉不出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没有明白专制统治的秘诀,所以产生了这样的认知错误。
       那么专制体制统治的秘诀是什么呢?有些人认为是暴力和谎言。确实是这样,而笔者认为暴力也是依靠其谎言的,就是说专制体制统治的核心是宣传,对民众进行洗脑,而且对外也积极宣传制造国际舆论来维护其统治。那么宣传的核心是什么呢?是制造预期。
       为什么预期很重要呢?因为预期能决定很多事情。拿股市来讲,比如说当央行宣布降息,一般来讲股指立刻会上涨。但是仔细想一下,从降息到促进消费,扩大投资,企业盈利增加,这要有一个过程呀,为什么股市一夜之间就上涨了呢?因为这里产生了一个企业盈利增加的预期,而且这个预期基本上是确定的,所以股价就立刻上涨了。这就是预期影响经济的例子。预期同样也决定了政治,比如专制统治的实现就是依靠预期。专制体制要创造一种政权稳固的预期,这样才有可能吸引一帮爪牙为其卖命做帮凶。要是那些爪牙认为那个专制体制明天就会垮台,那些爪牙还会作恶么,他们甚至反戈一击都会觉得太晚。所以说专制体制的暴力也是依靠其宣传所制造出来政权稳固的预期的。其实人类社会的次序也是由预期决定的,因为人的预期决定了人的行为。比如人们遵守法律是因为预期到犯法会受到惩罚的。
       所以专制体制统治的秘诀就是制造各类预期。专制统治首先要制造政权稳固的预期。所以专制体制一些看似愚蠢的行为用预期分析它就很合理了。比如说大撒币,化天量的钱去支持另外的专制体制,因为每倒台一个专制体制对一个现存的专制体制的打击是大的,因为每倒台一个专制体制会大大增强另一个专制体制垮台的预期。花大量的钱支持难兄难弟还是好理解的,那么到民主国家去大撒币是不是愚蠢呢?不是的,其实得到发达的民主国家的好话对专制体制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会使得专制政权稳固的预期很强烈,你看强大的民主国家都对我专制体制毕恭毕敬、唯唯诺诺,都为我站台,可见俺们的政权有多稳固啊。一般来说专制体制的稳固性预期都做得很成功,所以专制的垮台都让人觉得很突然,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一旦稳固性预期被打破,专制体制垮台的速度也是惊人的,看到这里读者们是否对能让专制体制在一年内垮台充满信心了呢。
       其实专制体制的洗脑宣传都是围绕预期来做文章的,下面就来分析一些典型的5毛言论来增加认识。比如说素质论,就是说民众素质低,所以不适合民主制度,要是实行民主社会就会乱了,或者说会形成多数人暴政,这样就降低了人们渴望民主的预期。再比如奴性论,民众很奴性所以专制体制是他们该得的,或民众很奴性所以会成为专制体制的帮凶,这样就形成了专制体制是理所当然的、专制体制长盛不衰的预期。再比如暴力循环论,暴力革命必然导致暴政,让人们产生放弃革命推翻暴政的预期。还比如文革再来论,这其实是一种恐吓,就是说当今比毛时代还好很多,还没有实行文革,你们还是安分守己一点,不要有反骨,不然再来一次文革够你们受的了,你们就自求多福安心做奴才吧。不过文革再来论最近被打脸了,就是那个“56朵花唱红歌事件”被红二代批了,被指要复辟文革,组织者被搞得灰头土脸,赶忙撇清干系。原来最害怕文革再来的是红二代,毕竟他们品尝过文革的滋味,知道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恰恰是专制独裁。红二代们最理想的状况是共享权力,不过当他们被迫在被独裁与民主制度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民主制度,事实也证明红二代总是移民到民主国家的而没有选择移民朝鲜的。还有一种5毛言论是贩卖虚假希望,比如说渐进论、寄希望于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先独裁抓牢权力以后才能实施改革等等。其实贩卖虚假希望就是让人们产生安心做奴才、放弃努力推翻专制的预期嘛。看到这里有些读者会不会感觉到以上种种的5毛言论恰恰是公知们的常用话语。确实是这样,其实绝大多数的公知都是5毛。道理很简单,在专制体制之下,能不被封杀,或者能保持影响力的,除非有特殊际遇的,否则不是5毛才怪了。总之5毛言论还有很多种,鉴别它们的方法是看这些言论是不是会产生专制体制很稳固的预期的,若是那就是经典的5毛言论了。
        既然明白专制统治的奥秘了,也就找到了推翻专制体制的方法了。那就是制造专制体制即将垮台的预期。其实严格说来这不叫制造预期,而是通过指出5毛言论来破除谎言,从而让人们知道专制体制其实是很脆弱的,只能依靠谎言来生存。一旦揭穿了专制的谎言就要了专制体制的命。就像前面谈到过的,一旦专制体制即将垮台成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那么专制的垮台是必然的而且是迅速的,因为这种预期一旦形成以后就无法阻挡了,不仅专制体制的爪牙不敢再作恶了,而且体制内也会有人反戈一击以期在新的体制下抢得先机。
       下面就着重分析一下中共专制体制是否即将垮台。先从世界范围内看专制国家越来越少了,每垮台一个专制国家对剩下的专制国家打击是巨大的,因为专制垮台的预期会越强烈。民众们也越来越觉醒了,虽说中共在不停的给民众洗脑,但是一个人一旦知道真相以后再给他洗脑就很难了,这就是启蒙的力量。再者专制体制本身的作恶使很多人受伤害,也就让很多人觉醒。比如说强拆、环境污染、医疗黑幕、金融诈骗等实在举不胜举。也许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就是敲响了中共的丧钟。经济危机已经不可避免了,再滥发货币也无济于事了,一季度滥发了天量的货币却根本拉不动GDP。一种办法是主动去杠杆出清呆坏账,这样会造成大量企业破产,大规模失业,这样很可能会终结专制体制。还一种方法是继续维持僵尸企业,以时间换空间,其实这样还是等死。其实无论哪种情况都打破了中共无所不能的神话,这样神话破灭也使得专制体制垮台的预期非常强烈。再看近年来大量抓捕维权律师、加强舆论控制、打压NGO等,看似专制很强大为所欲为,其实这恰恰证明了专制的脆弱,专制体制需要通过这些的恐吓来苟延残喘,这说明专制统治者最清楚已经走到了末日。
    看到这里读者们能否确认中共即将垮台了呢?也许中共确实即将寿终正寝历史就这样已经决定了的,也许还需要你我再努力一下去结束这个专制体制。该怎么做,就是去创造专制体制即将垮台的预期。创造预期就是创造历史。你可以让跟多的人看到此文,也可以向更多的人宣传,特别是要让体制内的人明白专制即将垮台。亲爱的读者希望你能加入这个人类的伟大的工作中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5/23/2016 06:43
身正不怕影子歪

庄晓斌

    在我的老板桂民海(阿海)在泰国被中共特工绑架之后,身在法国的我也确实是战战兢兢,心里曾怀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恐惧。因为阿海所出版的诸多政治禁书中,有二十几本是我撰写的。虽然都是用笔名发表的,阿海为了保护作者,此前是绝不会透露撰稿者的线索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阿海已经被绑架回国,所以就再无秘密可言。世间里根本就没有“铁的杠子木的棒子也撬不开的嘴唇”在“大刑侍候”的淫威之下,阿海一定是会“竹筒子倒豆子”,把一切都供述出来的,因此,我是上当党国的黑名单,这是确凿无疑的。
    反正“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纵然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因此老朽就把恐惧丢到脑后了。在阿海老板出事之后,老朽先后写出了《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从阿海事件:?鞋刷子也能生出乳腺来》、《阿海是为什么被绑架的》等几篇文章,相继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和《北京之春》等刊物上发表。写这些文章的目的,一方面是在表示对阿海遭到绑架的愤懑,另一方面也有点男子汉的“范儿”,既是敢做敢当,既然自己当初为了赚银子,干了这“大逆不道”的事就要勇于承担责任,即便是因此在背后挨了黑枪也无所畏惧。我崇尚的格言就是:“男子汉站起来是一座耸立的高山,倒下去也是一道深邃的峡谷”
    虽然,表面上我是乖乖地向国“认罪”了,其实我的心里是愤愤不平的。从法律的层面上解析,我和我的老板阿海都没有触犯法律,香港基本规定香港有出版自由、言论自由,阿海在香港出版政治禁书,以销售额向香港政府交税,所以他出版禁书是合法的商业行为,这何罪之有?而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也享有中国宪法规定的中国公民有出版、言论的自由。我是一个作家,就是以写作为职业,以写作糊口谋生的。作家卖文、农民卖菜。这天经地义,这何罪之有?
    是的,法律规定,写作不能侵犯隐私权,过去我在中国大陆当记者时,也曾因为侵犯别人的隐私权被人告到法庭,摊上过一场官司,后来还赔偿当事人五万块钱。对于这一点我有过经验教训,所以我懂如何界定为文的原则。我更知道法律保护隐私权,也是有明确界定的。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就不受法律保护。何为公众人物呢?诸如国家政府高官和演艺圈的大明星都是公众人物。理性的民主国家,不仅保护公民的隐私权,而更尊重大众的知情权,在美国,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议论调侃总统,甚至可以辱骂,恶毒攻击,那怕你就投资拍摄一部谋杀总统的电影,出版商和作者都是没有罪,不会被追究的。
    再回过头来审视我和阿海的行为,我们有罪么?退一步讲,即使是由我撰写阿海出版的那些政治禁书真的构成了诬陷和诽谤罪,这也是应该由香港的民事或刑事法庭审判的。假如真得有什么人在香港的法庭起诉我的书籍内容涉嫌诬陷和诽谤,法庭经过审理。判定我应该承担罪责,我当然会义无反顾去接受的。
    “人在作。天在看”,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也是文明理性社会的一个显着特征,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公然申明自己的立场,我写此文就是表明作为一名作家,我愿意为自己的一切作品承担民事或刑事责任。
    由我主笔创作的,由我和另外一名作者共同署名的,也是引起北京当局跨境绑架桂敏海、李波等铜锣湾五子的书籍《2017,中国巨变》即将在台湾的铜锣湾出版社重新出版发行并向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和海外华人社会公开发售。我为此倍感欣慰。
    关于此书创作过程及两度出版夭折的秘辛,我觉得也有必要向广大读者们披露。本书原系铜锣湾书店老板、巨流传媒公司股东桂敏海(阿海)先生向我组稿,由我主笔完成。主题是披露中共高层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三巨头从合作到分裂的内斗轨迹,预言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可能爆发的最终摊牌。本书最初的书名是《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本书初稿完成后我是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将稿件传送阿海的,但却发现阿海已经神秘失踪了,故此书出版搁浅。
    在阿海神秘失踪之后,我与身在美国同是阿海老板的主要作者刘路先生联络,询问阿海的行踪,却惊奇地得知,铜锣湾书店的另一名大股东、巨流传媒公司老板李波先生也正在向刘路先生约稿,题材也是披露习近平和王岐山、俞正声三人之间明争暗斗的内容,预言习近平政权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危机,将在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面临严重挑战,中国面临巨变。李波所约刘路撰写的稿件竟然和我已经完稿的书籍《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主题完全一致,因为我和刘路早在十几前就彼此熟悉,我在国内当记者时就曾多次协助当时当律师的刘路到处去“捞人”,当年刘路家乡的一个千万富翁被山西警方以涉嫌诈骗扣押,就是我以记者的身份向山西警方施压,迫使山西警方把人放了的。可以说,早在国内,我就和刘路“同流合污”过了。那么再“合污”一次又何妨?
    于是我和刘路相约,由刘路将两本书稿做了裁剪合并和文字修饰,继续交由李波先生出版。我在当天,就将我的那部《2017习近平政权大崩溃》书稿传给刘路。刘路经过一番裁剪合并和文字修饰,整理成书,发给了李波,最后由李波先生亲自确定书名:《二零一七中国巨变》,并以巨流传媒公司的名头对外发售征订。
    由刘路将我二人所撰写的两稿合并成了一本书,所以本书更显厚重,视野开阔、逻辑严谨、信息资料权威,得出的结论令人信服。由此,本书受到了业界的欢迎,订单纷至踏来。未料此书引起中共高层嫉恨,继桂敏海、吕波、张志平、林荣基四人失踪之后,李波也被跨境绑架回大陆。由于受到了北京当局的胁迫威逼,李波先生通过家属和在铜锣湾书店的委托人将已经印刷装订成书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打成了纸浆。本书出版再度搁浅。
    《二零一七,中国巨变》书籍销毁为香港记者探知,被媒体广泛追踪报导,有分析认为李波先生在香港失踪,可能是因为他在桂敏海被绑架之后,继续“顶风作案”还试图出版此书。由此引起中共高层震怒,导致自己也被绑架。有揣测认为本书是由李波亲自操刀撰稿,并不符合事实。
    然而,李波先生的妥协并没有换来铜锣湾书店五子的自由,北京当局以及居心叵测的某些媒体更是编造了许多离奇的谣言栽赃、泼污桂敏海和李波先生,其中一个最夸张荒谬的谣言是:阿海李波合作出版习近平情史,反复出卖版权骗钱,形同敲诈勒索。习近平、彭丽媛躺着“中枪”。在这些出版物中,阿海李波这些被非法绑架的出版人成了罪有应得的恶棍、罪犯,而践踏人权和法制、破坏一国两制、摧毁香港出版自由的习近平及其政权反而成了受害人,黑白混淆、是非颠倒、其逻辑之荒谬,莫此为甚。他们的嘴脸比北京当局更丑恶、行径更卑劣!而且还充当帮凶,掩盖了北京当局、非法拘捕乃至跨境绑架铜锣湾五子的真实动机——阻止本书的出版。
    为了扞卫出版自由,为了铜锣湾书店薪火相传,他和刘路两位作者决定重新出版《2017中国巨变》一书。该书将于近期在台湾由新注册的铜锣湾出版社隆重推出。
    强权压抑不住正义的声音,凶残暴虐的专制者也没有办法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虽然李波和桂民海都被中共绑架控制了,但并不是香港所有出版商都被吓破了胆,广大的香港市民也绝不会容忍香港的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毁之一旦。日前,铜锣湾出版社已在同台湾注册成功,两度夭折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终于可以正式出版了。
    为什么选择将此书在台湾出版,因为台湾毕竟是至今没有沦陷的唯一一块净土,那里有现在国军保护,想必中共特工还不一定敢像他们在泰国干的那种黑社会丑行一样地肆无忌惮吧?
    有言道:“扯破龙袍是死,杀死太子也是死”老朽早已经是胆敢冒犯天威的“钦犯”了,为了阿海和李波,索性就放手一搏。台湾铜锣湾出版社将继续出版一系列铜锣湾禁书。出版社的同仁们以此表明其立场和态度:桂敏海、李波等开创的自由出版事业,将弦歌不辍,薪火相传。北京当局的强权压制不住出版自由,铜锣湾禁书出版事业必将在心怀良知,情系中华的志士手中发扬光大,也将为在全中国实现出版自由做出历史性贡献。
    在此声明,就台湾铜锣湾出版社重新出版《二零一七中国巨变》一事,老朽愿意接受任何关注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媒体记者的采访,用我撰写在政治禁书里的一句话做结尾吧:“点燃自己,去照亮别人,拼将余生的一切能量都燃成灰烬,索取的就是那一点点的光明……”
回复 樊梨花 5/23/2016 07:07
禁书《2017中国巨变》复活! 铜锣湾出版社在台注册
转发此新闻:
?
台北消息,半岛电视台四月二十一日关于铜锣湾书店的电视节目中披露:引起北京当局跨境绑架桂敏海、李波等铜锣湾五子的书籍曝光,乃是日前被销毁的《2017,中国巨变》。本站记者根据半岛电视台提供的信息,采访到了本书的作者之一、旅居法国的大陆知名囚犯作家、《赤裸人生》作者庄晓斌先生(该书现在自由亚洲电台连载播出)。庄先生提到了此书的出版秘辛,并表示该书将在近日在台湾重新出版,向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和海外华人社会公开发售。



庄先生向记者披露了本书的创作过程,他说,本书原系铜锣湾书店老板、巨流传媒公司股东桂敏海(阿海)先生向他组稿,由他主笔完成。主题是披露中共高层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三巨头从合作到分裂的内斗轨迹,预言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可能爆发的最终摊牌。本书完成后庄先生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将初稿传送阿海,却发现阿海已经神秘失踪了,故此书出版搁浅。

几乎与此同时,铜锣湾书店股东、巨流传媒公司老板李波先生也向身在美国的刘路先生约稿,题材也是披露习近平和王岐山、俞正声三人之间明争暗斗的内容,预言习近平政权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危机,将在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上面临严重挑战,中国面临巨变。这两本书的主题一致,内容各有侧重。

在阿海神秘失踪之后,庄先生与刘路先生联络,于是两位作者相约,由刘路先生将两本书稿做了裁剪合并和文字修饰,继续交由李波先生出版,李波先生亲自确定本书书名:《二零一七,中国巨变》,并以巨流传媒公司的名头对外发售征订。

庄晓斌先生和刘路先生分别是阿海、李波旗下出版集团即铜锣湾书店禁书系列图书的核心作者,为铜锣湾书店贡献了五十多本重要着作。铜锣湾书店出售的畅销上万册的有:《北京三一九枪声》(该书在大陆地下市场被盗印出售三百万册)、《二零一四政变》、《攻打政法委》、《习近平遇刺始末》、《追杀令计划》、《中央军委清洗血案》、《三峡案喋血记》(以上着作系刘路先生所着),以及《母老虎宋祖英》(此书在大陆被疯狂盗版,网上流传深广)、《第一夫人PK第二夫人》(以上系庄晓斌先生所着)。由两位作者强强联合,本书视野开阔、逻辑严谨、信息资料权威,得出的结论令人信服。由此,本书受到了业界的欢迎,订单纷至踏来。未料此书引起中共高层嫉恨,继桂敏海、吕波、张志平、林荣基四人失踪之后,李波也被跨境绑架回大陆。由于受到了北京当局的胁迫威逼,李波先生通过家属和在铜锣湾书店的委托人将已经印刷装订成书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打成了纸浆。本书出版再度搁浅。

《二零一七,中国巨变》书籍销毁为香港记者探知,被媒体广泛追踪报导,有分析认为李波先生在香港失踪,可能是因为他在桂敏海被绑架之后,继续“顶风作案”还试图出版此书。由此引起中共高层震怒,导致自己也被绑架。有揣测认为本书是由李波亲自操刀撰稿,并不符合事实。

然而,李波先生的妥协并没有换来铜锣湾书店五子的自由,北京当局以及居心叵测的某些媒体更是编造了许多离奇的谣言栽赃、泼污桂敏海和李波先生,其中一个最夸张荒谬的谣言是:阿海李波合作出版习近平情史,反复出卖版权骗钱,形同敲诈勒索。习近平、彭丽媛躺着“中枪”。在这些出版物中,阿海李波这些被非法绑架的出版人成了罪有应得的恶棍、罪犯,而践踏人权和法制、破坏一国两制、摧毁香港出版自由的习近平及其政权反而成了受害人,黑白混淆、是非颠倒、其逻辑之荒谬,莫此为甚。他们的嘴脸比北京当局更丑恶、行径更卑劣!而且还充当帮凶,掩盖了北京当局、非法拘捕乃至跨境绑架铜锣湾五子的真实动机──阻止本书的出版。

庄先生说,为了捍卫出版自由,为了铜锣湾书店薪火相传,他和刘路两位作者决定重新出版《2017中国巨变》一书。该书将于近期在台湾由新注册的铜锣湾出版社隆重推出。

庄先生认为,强权压抑不住正义的声音,凶残暴虐的专制者也没有办法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虽然李波和桂民海都被中共绑架控制了,但并不是香港所有出版商都被吓破了胆,广大的香港市民也绝不会容忍香港的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毁之一旦。

日前,铜锣湾出版社在同台湾注册成功,并决定出版这本两度夭折的《二零一七、中国巨变》。庄先生披露,铜锣湾出版社将继续出版一系列铜锣湾禁书。出版社的同仁们以此表明其立场和态度:桂敏海、李波等开创的自由出版事业,将弦歌不辍,薪火相传。北京当局的强权压制不住出版自由,铜锣湾禁书出版事业必将在心怀良知,情系中华的志士手中发扬光大,也将为在全中国实现出版自由做出历史性贡献。
回复 樊梨花 5/23/2016 07:50
http://www.molihua.org/2011/05/2_23.html
回复 樊梨花 5/23/2016 17:23
http://blog.boxun.com/hero/whuqngxiqobin/
回复 樊梨花 5/23/2016 17:33
http://m.secretchina.com/node/378976
回复 樊梨花 6/5/2016 01:34
白宫档案:中共8964天安门广场杀死8726人,全北京杀了10454人
【阿波罗新闻网 2016-06-05 讯】

有网友提出总结六四的经验教训,我感觉非常急迫,六四是个悲惨的结局,为什么会发生?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什么?流氓暴政不会总结,用谎言变相让人遗忘。但从89民运的角度,六四的确有很多经验教训可以小结。27年过去了,参与者们应该留下回忆。我不在现场,只能根据见闻、资料来总结。希望海内外民运人士一起总结讨论。以便给未来中国发生的民主运动提供一些借鉴。

一、对中共集团残暴性缺乏足够认识,带着太多和平转型的幻想

89一代付出的代价很惨重,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从5月13日开始宣布绝食,这一绝食行动一直延续到6月3日晚,这段时间刚好给了党卫军以运送武器和子弹到人民大会堂的机会。当然,学生那时候很年轻,不知道政治的凶险,更不知道正义的行动如何走向,支持绝食的知识界也没有预估到形势的严峻和困难,更没有想到中共独裁暴政邪恶的程度,很多人都以为政府会让步,把共党政府想得很好,以为从此中国民主化了。大家抱着太多不切实质的幻想。

在5.17赵紫阳的讲话发布后,大家还对赵紫阳及其政府抱有幻想,而实际上李鹏及其背后的邓小平早已架空了赵紫阳,最后是逼迫赵紫阳下台,赵紫阳在5月19日到达天安门广场和学生讲话后,就被软禁家中。赵紫阳从此连基本的人权也没有,全被监控,直到去世,去世11年后连骨灰也不让安葬。这就是共党邪恶的魔鬼本质:即使对曾经身居总书记高位的自己人,也没有任何人道可讲,更何况普通黎民百姓的大学生、市民的生命了。

这种邪恶的魔鬼遵循的是流氓逻辑:拥护我的,给你一条生路;反对我的,死无葬身之地。1989年6月23日-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对赵紫阳的结论是:“分裂党,支持动乱。”这个结论很可笑:首先,党的总书记分裂党,是人都不会相信的逻辑。其次,动乱是谁一手制造的?是邓小平、李鹏实施“苦肉计”,派6000军人换成百姓衣服,搞打砸抢,嫁祸于学生,以此制造镇压借口。赵紫阳当时就进行过反驳,从来不服这个结论的,才会死后11年无葬身之地。从赵紫阳的被剥夺权力和死后11年无葬身之地看,可以看出中共集团的野蛮。

中国政治运动是残酷的,党的大写就是尚加黑,看不见没有宗教信仰的无神论者、唯物论者、唯权论者、唯钱论者残暴的、做人没有底线的、杀人如麻的邪恶本性,那么,下一次中国民运来临时,走上街头手无寸铁的所谓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也会被武力镇压的。这是过去27年被武警、特警镇压的无数案例,用数十万底层民众的生命代价换来的教训。

89年民运失败,自残绝食没有换来同情,也没有换来民主,换来的是暴政当局的无情镇压,血流成河,换来的是禁止纪念,禁止聚会,禁止发声;不让记忆,不让缅怀,不让追思;每年一到六四,就会限制出行,派人上岗,监控行踪;每年六四,在互联网上雇佣几万几十万至今已达到1千多万人监控、举报、删帖、封号、封群、封网;还会约谈、威胁、恐吓;随意抓捕、关押、判刑;被失踪、被旅游、被各种死法等手段来震慑。从89年开始,警察、武警、特警、公安参与强拆房子、强征土地,无数次镇压致人死亡,全国各地群体事件逐年上升,最多达到每年20多万起,但都被各个击破,“围点打援”式扑灭,民众无法获得游行示威、集会、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全国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整死,为冤假错案、强拆强征而走上访民之路的,全国有上亿人,上访之路上被关黑监狱、被截访、被暴力殴打致残、致死者数以万计吧。

对中共残酷本性认识不足,是89一代的天然缺陷。我不只一次听89一代的人说,没有共产党,天下会大乱的。所以,告别89学生领袖、告别89一代,重新开始理清思路非常重要。当然,89一代还有少数人依然在坚持,包括在狱中的王炳章、郭飞雄、陈云飞等人,重新认定六四的性质,确立未来中国民运需要重启革命的新理念!

二、对六四问题未来是应该清算还是平反?

今年的6月4日已是89民运过去27周年了,回顾那一段同龄人或同辈人经历的历史,感慨万千。我们非常抱歉,对不起流血牺牲的英雄烈士,他们的鲜血换来的是共匪暴政的更加残暴的统治和镇压,草菅人命现象从89年开始,变本加厉,谎言和暴力在信息时代依然横行。

然而在六四烈士被残害的27周年,还有人呼吁“平反六四”,我真为这些所谓的民运大佬们感到悲哀,也为献出年轻生命的同龄人难过伤感。“平反六四”的口号喊了27年了,没有丝毫“平反”迹象,而且每到六四敏感日,北京和全国各地都很紧张,北京很多人会被暴政当局派人维稳,即在家门口上岗2-4人,轮流值守,出外也尾随。对六四不准有任何的追悼、缅怀,在网络上也不行,每到六四就会删帖、封号、封群、断网等封堵真相。如今2016年了,民间的抗争行动已进入低潮:该进去的都进去了,在外面的出国的出国,说话都变得小心谨慎了。

日前有网友说:下午去了香港的六四纪念馆,有一点点遗憾!发现有一张图片上写着“平反六四”四个字,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大开杀戒的行为无疑是有过于纳粹的行为。希特勒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能平反吗?进步学生在履行他们正当的权利!难道有错吗?所以,我们对刽子手们只能是清算,最终接受人民的审判!

平反是什么性质的?我查了《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平反”一词含义是:把判错的案件或做错的政治结论改正过来,词语:平反昭雪、平反冤案。8964事件不是案件,不是法院判决的案件,当然就不存在平反的问题。8964事件的政治定论是“反革命暴乱”、“8964政治风波”等,这样的结论似乎从一开始至今从来也没有改变过,没改变过谈何“平反”?而我看六四是一起有预谋的大屠杀事件,由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下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集团军执行对手无寸铁的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北京居民实行最残酷的法西斯大屠杀的滔天罪行,这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中国人犯下的暴力镇压平民的血腥事件,惨无人道,震惊世界,这是反人类罪。这一事实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法西斯党卫军!绝不是人民的军队,也不是国家的军队。

在2015年六四前夕,美国白宫档案公布一份中共8964的一份文件表明,在天安门广场杀死8726人,在全北京杀了10454人。这个数据是26年来比较靠谱的数据。数以万计的人被中共土匪打死,还能向中共暴政乞求“平反”吗?事实证明,根本不可能!有网友说,“我比较讨厌平反这个词,像是在请求一个刽子手承认自己杀人一样。”又有网友讲,暴政没有资格“平反”。

这27年来,“平反六四”的口号一直没有中断过,是我们太软弱了,还是土匪太强大了?也许这两方面的关系都有吧。对于我们89一代,我认为还是太软弱,陷入被残害致死,还要跪着求饶:“当年八九学运时,跪求中共当局改善人权的三名学生领袖,其中郭海峰和周勇军过去二十多年一直被迫害,数度入狱。另一名学生领袖情况不明。”据英国BBC报道,89民运最后一名反革命罪犯苗德顺今年10月才会获释。

27年来,实际上在我看来,在8964死难者家属看来,中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所谓“进步”可言,而是退步苟活而已。如果我们64镇压后就提出:打倒共产党!废除一党专政!推翻暴政统治!那么,现在的局面会是怎样?我想肯定是另外一种局面了,至少我们有一定的空间和清醒的认识了,至少民间百姓也会更快觉醒,主动抗争,传播六四真相不会中断吧。所以,对六四只能是清算,而不是平反。

三、放下幻想,立足民间

为何不敢直接表达:打倒共匪!推翻法西斯暴政呢?我思来想去20多年,的确认为面对中共暴政,民运大佬的战略思维出现了很大的误导,战略思想误导了我们27年,以致我们思想固化,毫无建树。这种误导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是老一辈的民运知识分子一直到死都对中共自身改良抱有幻想。这就是长期受谎言教育、欺骗教育的结果,认识不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造成的;苟活心理从1957年反右开始占据上风,到文革的斗私批修被整死,基本上看不见文人的风骨,听不见文人的实话了;害怕恐惧被暴力的心理驱使,产生期待明君出现的心态,期待再出现赵紫阳、胡耀邦等有良知的人。事实已经证明,这个体制再也产生不出赵紫阳、胡耀邦了,他们只是那个时代的异数。

有人说,维权意识的崛起就是1989以来抗争的结果,是重大的成果。说实在的,维权意识的增强,觉醒人数的增多,通过互联网信息把全国各地的难民、受害者连接起来了。虽然中国至今抓人杀人吃人依旧,甚至自89以来更变本加厉,警察维稳,强拆强迁,强行征地,警察权的泛滥,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依法治国”不仅没有实现,反而更加快人治的步伐。无所不用其极,就是例证。但是抗争的烽火也已经燃遍中国底层。

中共当局现在执政的一批人就是在50年前文革时期对父母、老师等施加暴力的积极分子,也就是文革时期的造反派头目,“红二代”的本名就是暴力施加者和施暴者,所以,他们不可能对文革有反思,不可能对八九主动平反,他们只有崇尚谎言和暴力,所以,八九问题只能是清算,而不可能是平反。历史证明中共政权的暴力维稳,是越维稳越不稳,民间抗争、抗议浪潮此起彼伏,一年20多万起的群体事件就能说明民间的抗暴运动有多么风起云涌,因此,从根本上清算八九镇压,为期不会太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7 12:00 , Processed in 0.03868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